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怒晴湘西>第56章 拜訪解讀謎文暗示的專家

  我指著筆記本對Shirley楊說:“如今事實俱在,也不用把陳教授找來與他當面對質,只要把這本工作記錄拿到他面前,諒他也不敢不說實話,還能有什么隱情?”

  Shirley楊況:“孫教授在事業上始終都不順利,他暗中研究卦鏡卦符,多半是無奈之舉,恐怕只是不想讓旁人插手他的研究成果。另外博物館展出的古物皆為仿制品,此事你我當初雖然并不知道,可孫教授應該早就知情,他趁深夜無人,潛入博物館看看贗品,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銅人銅鬼兩枚真正的古符,都已被文物部門收入倉庫了,我想即便是孫教授這種身份的學者,在沒有正式授權的情況下,也很難接觸到那些國寶,想用四符一鏡探尋地仙村的構想終究不能實現,他遲早會將手中的銅鏡銅符完壁歸趙?!?/p>

  我苦笑著搖頭道:“你專把人往好處想,我看卻未必。從孫教授這本工作記錄里可以看出來,他暗中調查地仙村古墓的時間已不短了,對此傾注的精力和心血都不是常人所及,甚至說著了魔也不為過,所以他絕不會半途而廢?!?/p>

  Shirley楊奇道:“依你看來,孫教授還會到湖南博物館的珍寶庫里竊取國寶不成?我雖然不知道中國珍寶庫的嚴密程度,但料來也不會比銀行的金庫防衛薄弱。孫教授快六十歲的人了,又沒什么勢力和背景,怎敢去犯此彌天大罪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他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去偷竊館藏文物,卻也沒有飛檐走壁的手段。但他手中畢竟已有了魚龍兩枚青銅古符,還有一面歸墟卦鏡,我看他在筆記本中所繪的鏡背圖案紋路,皆是先天古卦圖形,中間有日月紋分為兩儀,合著周天三百六十五刻的河圖之數,其中千變萬化,有神鬼難測之機?!?/p>

  我曾從南海龍戶古猜口中,知道了先天古卦之數,現在流傳下來的易經八卦,也有陰陽兩極,始于震,終于艮,然而古卦并非單以“乾坎艮震”為符,與歸墟卦鏡合為一套的魚、龍、人、鬼,都是周天十六卦的卦符,將卦符分別裝在周天卦盤上,可以生出無窮之機,機數合而生象。

  魚、龍、人、鬼可能是古卦中表示空間、生命的符號,是古時候占卜、山川地脈的神秘暗示,全部的卦符應該有一十六枚,至少有四個機數,才可生成一個特定的卦象,神機越多,呈現出的卦象也就越準確。

  只有魚、龍兩枚卦符,其實也能夠推演出—個簡單的卦象,只不過卦象中的暗示更加隱晦。對先天卦數有所了解的人,大多明白此理。孫教授研究龍骨天書多年,自然曉得其中奧秘,他湊齊了兩符一鏡,只要找出使用古符在卦鏡上推演卦象的辦法,就隨時可能動身入川尋找那座古墓博物館。

  但以我這些年來接觸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,以及結識張贏川、古猜等了解一些周天古卦奧秘的人,深知此事絕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。十六數老卦窮通宇宙之變、洞悉造化之謎,正如清代摸金大師張三爺所言“誰解其中秘,洪荒或有仙”,根本就不是凡夫俗子可以參悟的玄機,即便把所謂的“天機”擺在眼前,看上一輩子也未必能夠領悟其中的深意。據我所知,周天老卦中分別包含“卦圖、卦數、卦符、卦辭”四項,如今繪有卦圖的古鏡,以及卦符都有了下落;我在南海發現的歸墟遺民古猜,又知道古代流傳下的卦數古訣,唯獨只差最重要的卦詞,沒有卦辭就談不上解讀卦象。

  歷史上發現周天卦圖、卦數、卦符、卦辭最完整的,當數清朝末年,有摸金校尉從西周古墓中挖出來一次,也許是怕泄露天機招災惹禍,不久后便將這些古物毀了。

  按孫教授筆記中的信息,明代盜墓賊觀山太保,也曾穴開一處古冢,并將其中陪葬的周天古卦藏在地仙村里,所以才會有明末流寇入川后盜發古墓,意圖尋找丹鼎龍骨、金書玉祿的傳說。

  我根據孫教授筆記中的記錄,推測他完全不了解周天老卦,但他自恃多少知道些古代盜墓賊的土方子,可能只會根據后天八卦的機數卦辭,以及常年研究龍骨秘文的經驗,用他手里的銅鏡銅符去找地仙村,只怕越找離目標越遠,弄不好還得把身家性命搭進去。

  Shirley楊聽罷我的分析,也不禁憂心起來:“倘若真是如此,咱們應該盡快找到孫教授,勸他趁早回頭才是?!?/p>

  我說:“孫教授脾氣很倔,做事極其執著,他研究龍骨天書多年,看樣子不顯山不露水,其實野心實在是不小,不肯默默無聞地當一輩子專家。想想也是這么個理兒,現在滿世界的專家多如牛毛,掛個虛名又有什么稀罕了?他這次大概是鐵了心揚名立萬,要通過破解周天老卦的千古之謎,做一番轟動效應出來,搏個遠鄉異域盡皆知聞的高名,傳之不朽。別說是你和我了,我看就算是陳教授出面也勸不住他?!?/p>

  Shirley楊道:“聽你這么說,肯定早已有了打算,是不是想趁機做些什么?你出起餿主意來,也算得上是半個專家?!?/p>

  我說:“我可沒動歪腦筋,只不過那地仙村里藏有丹鼎秘器,似乎正是咱們想找的那種古墓。孫教授研究多年的詳細記錄,到頭來讓咱們撿了個現成的便宜。我的意思是咱們何不去四川走上一回?用分金定穴跟觀山指迷較量一番,做回府中求玄的勾當,盜了墓中丹鼎出來,也好救多鈴的性命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此事怕不易做,觀山太保是明代盜墓巨魁,而且憑孫教授的筆記,根本不知道地仙村的位置所在。從古到今,哪有以村莊為墓的做法?我想地仙村會不會和武陵捕魚人發現的桃花源一樣,是一處與世隔絕的神秘村落?在民間傳說中提到的妖術和銀屏鐵壁機關又是什么?”

  我抬眼看了看窗外,不知不覺間天已亮了,便對Shirley楊說:“這都是后話,眼下暫且不管地仙村是住活人的還是埋死人的,咱們今天必須趕緊回北京,去孫教授家里掏他。那面古鏡,即便不是秦王照骨鏡,也是一件稀世珍寶,怎能任其落在孫教授手中,他要是帶著古鏡進山尋找古墓,說不定此鏡就要跟他一道失蹤了?!?/p>

  說完我帶上工作記錄本,也顧不上吃早飯,就和Shirley楊匆匆趕早班長途車回到北京。

  我進家后,先把還沒起床的胖子從背窩里揪出來。胖子正睡得迷迷糊糊,抱怨道:“老胡你太缺德了,你不知道春困秋乏夏打盹兒睡不醒的冬三月,這十冬臘月的還不讓人睡個安穩覺?太不人道了,當年法西斯都沒給猶太人下這損招……”

  我說你趕緊起來吧,咱又有活兒了,我帶你吃滿漢全席去。胖子一聽這話,立刻精神了:“我剛做夢正吃一半呢,既然都這情況了,咱麻利兒地趕緊接著吃去吧,誰請客???喬二爺?”

  我趁胖子穿衣服的時候,問他跟喬二爺的生意做得怎么樣了。那喬二爺在琉璃廠是個有聲望的資深人士,其實多半是煽起來的浮名,沒有幾分真本事,年輕時挖了座元代的虛墓疑冢,竟以為自己找了塊移尸地風水寶穴,不過只要他肯出錢,我還是愿意同他做生意的。

  胖子說:“二爺人不錯啊,挺給胖爺面子,關鍵咱在潘家園也是一號人物了……”說著話胡亂穿上衣服,披了一件大衣,就跟我出了門。

  這時Shirley楊已經打電話向陳教授問到了地址,我對她說:“昨天一夜沒睡,你趕緊回去歇著,找孫教授談心的事,有我和胖子就足夠了。我們一定以說服教育為主,向他曉以大義,讓他務必認清形勢,老老實實地歸還國寶?!?/p>

  但Shirley楊不放心,執意要一同去拜訪孫教授,她最多一言不發也就是了,卻要盯著我們別做出格的事情。

  我沒辦法只好同意,路上又把此事的經過對胖子簡略說了一遍,讓他不可冒失莽撞,別跟當初抄家似的進去就砸,一切看我眼色行事。

  胖子咬牙切齒:“老胡你瞧我這暴脾氣的,胖爺在南海折戟沉沙,差點兒就喂了魚,忙活這么半天,合著銅鏡最后落到這條老狐貍手里了。絕不能便宜了他,一會兒他要是肯坦白交代,主動請咱們去正陽居撮一頓滿漢全席還則罷了,否則你們倆還真得攔著點我,攔不住就等著給姓孫的老小子收尸吧?!?/p>

  孫學武教授住在校區的一座筒子樓里,所謂“筒子樓”,就是每層樓有若干單元,廁所和廚房以及上下水,都在每層樓道的盡頭,是共用的公共設施。樓道里都被煤煙熏黑了,堆滿了各家的雜物,環境和大雜院差不多,居住條件不算太好。

  文革結束后落實政策,許多知識分子和老干部都重新參加工作,也補發了工資,可孫學武雖然蹲過牛棚下過勞改農場,可他有些問題還沒交代清楚,據說他為了自保,出賣嫁禍過某些人,他卻一口咬定沒做過那種事?,F在暫時工作恢復了,待遇卻還遲遲沒有落實,仍和一些資歷較淺還沒分房的教職員工混住在筒子樓內。

  我們到他家門口的時候,門上了鎖,可能是他還沒從天津回來。我打定了主意要守株待兔,讓胖子去外邊買了幾套煎餅回來,坐在樓道里邊吃邊等。到中午的時候,就聽樓道里有個四川口音的人說:“孫教授你回來嘍,你來看看我中午買的帶魚,這是啥子嘛?還沒得我屋里頭的褲腰帶寬。虧得你們北京那么大呦,連條像樣的帶魚都買不到?!?/p>

  又聽到另一個有幾分熟悉的聲音答道:“噢,老宋啊,改善生活了,晚上吃紅燒帶魚?我看看,這不算窄嘛,有得吃就別抱怨了?!?/p>

  我們三人聽得清楚,知道是孫教授回來了。果然從漆黑的樓道里走過來一個老頭,頭發謝頂比較嚴重,僅剩的一撮頭發,一面倒地梳在額頂,正是專業研究古代謎文天書的專家孫學武。他顯然不知道在天津博物館遇到的人是我,見我們在門前等他,只是有些詫異,問道:“潘家園的胡八一,你怎么知道我的地址?你小子找我肯定沒好事?!彼坪醪辉敢庾屶従觽兛吹剿臀覀冋勗?,不等我答話,便掏出鑰匙開了房門,將我們讓到屋里。

  我也不跟他客氣,帶著Shirley楊和胖子大搖大擺地進去,四F里一打量,滿屋子除了書就是書,沒什么過多的生活用品,甚至連坐的地方也沒幾處,我只好坐在書堆上。

  孫教授關好了房門,轉身告訴我們:“沒熱水,喝自來水自己去倒。屋里古籍圖書很多,不可以吸煙,有話快說,說完快走?!?/p>

  胖子一聽如此怠慢,忍不住就要發飆。我按住他對孫教授說:“我們沒別的意思,就是順路來看看您。以前在陜西古藍縣,還承蒙您指點過一場。來得太匆忙,沒帶什么禮物,就給您買了套煎餅,倆雞蛋的,略表寸心,不成敬意?!?/p>

  孫教授莫名其妙:“煎餅?”隨即一擺手,說道:“別套近乎,我可不會指點你們這伙人去盜墓。有什么話就快說吧,我工作很忙,沒時間應酬你們這伙文物販子?!?/p>

  我茫然不解:“教授您是不是對我有誤解???跟您沒接觸過幾回,怎么每次見了我,都說我是倒騰文物的?您是拿哪只眼睛看見我有文物了?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這么說,未免太傷害我們業余考古愛好者的感情了?!?/p>

  孫教授臉若冰霜,對我說道:“我也偶爾去潘家園古玩市場逛逛,如今滿耳朵里全是胡爺你的大名,誰不知道胡爺手里全是明器中的硬貨?念在咱們相識一場,我也不瞞你,你的事我早就已經掌握了,之所以不給你點破了,是想給你個坦白從寬的機會,你非讓我替你說出來,回頭廣大人民群眾就算想寬大你,都找不著借口了,只好從嚴處理了?!?/p>

  我不屑一顧地說:“您老可真是憂國憂民,都把您自己家當衙門口了?可千萬別對我寬大,寬大了我容易找不著北。我這人從小就處處對自己嚴格要求,能從嚴的咱絕不從寬。我是在潘家園做些小本生意,可這有錯嗎?不就是因為我業余時間愛好考古,而且買賣公平不拿假貨騙人,才讓同行們稱道幾句嗎?難道這也不行?”

  胖子聽到這也來脾氣了:“老胡你甭跟他廢話,倒騰幾件小玩意兒算什么?低級趣味無罪。你就把咱們倒斗的事跟他說說,說出來嚇不死他?!?/p>

  孫教授聞言忙說:“你看看,你的同伙都已經承認了吧,你還嘴硬?”我欲擒故縱,笑道:“胖子要不說我還真忘了,不就是倒斗嗎?根本不值一提,您要真想聽,我就給您念叨念叨。當年我親手在房山縣挖出來一口大棺材,那座古墓可有年頭了,不是金代的就是遼代的,我當時一點都沒猶豫,三下五除二就把它砸開了,一看里面東西還真不少,就把棺材里的尸體先拿麻繩揪到外頭,發現那死尸身子底下,竟然還有兩只拳頭一般大的金蟾,都是純金的?!?/p>

  孫教授沒想到我會這么說,顯然吃驚不?。骸澳阈∽舆@膽子也太大了,在北京也敢盜墓?趕緊老實交代,后來怎么樣了?墓中的文物走私到哪去了?”

  我一聳肩膀,嘆道:“后來睜眼一看,原來是南柯一夢,夢醒了就沒后來了,此夢做得真有點意猶未盡……”

  孫教授被我氣得臉色更難看了,站起身來就要送客,我忙說:“且慢,您先容我把話說完。就因為我做了個盜墓的夢,又覺得意猶未盡,所以才特地跑去天津參觀文物展覽過過干癮,想不到還在自然博物館里遇到一位熟人,這回可不是做夢了?!?/p>

  孫教授被我的話一下子戳中軟肋,已是隱隱感到不妙,盛氣凌人的態度沒了一多半,頹然坐回椅中,試探著問道:“你……你說什么?什么……什么熟人?”

  我收起笑容,正色說道:“我是在半夜里由工作人員帶著,走后門進的博物館,不料撞見了館中有賊,還在現場撿到了一本工作記錄。封面是天安門城樓的紅色塑料皮,里面的內容,我一字不漏地看了整晚,越看越覺得眼熟,原來其中提到的那面銅鏡,正是我們這三個人,還有一伙南洋采青頭的疍民,舍著命從海眼里撈回的,為此不僅搭上了一條人命,還有一個同伴至今仍是生死難料?,F在這面卦鏡被人私吞了,此人就算破解了周天卦象的秘密,他頭頂的學術光環,也是拿南海蛋民的鮮血染紅的。我趕上十年動亂,沒正經上過幾年學,知道的事理也不如您這當教授的多,我到這來就是想問問你,這筆賬我們該怎么算?”

  孫學武聽到最后面色如灰,知道事到如今已是瞞不住了,甚至可能會搞到身敗名裂的地步。他半晌無言以對,最后實在扛不住了,嘴也軟了,不敢再兜圈子,央求道:“請你把……把筆記還……還給我吧,你們想要我……做什么?只要是我力所能及,我都答應?!?/p>

  我神色略有緩和,對孫教授說:“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,知錯能改,還是好同志?,F在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了吧?就給你個將功折罪的機會,我要你帶著我們,去四川找到地仙村古墓,然后還要把古鏡卦符原樣不動地交還給陳教授?!?/p>

  胖子補充道:“為了讓你懸崖勒馬迷途知返,胖爺我操碎了心,使盡了力,這些天最起碼瘦了十斤,所以你還要請我們去正陽居吃滿漢全席,并且挖出錯誤思想的根源,對照當前的大好形勢,寫成書面檢查,當眾宣讀,表示改正錯誤的決心。你知道胖爺我讓你這老小子氣死多少腦細胞?”

  孫教授此刻已是外強中干,又是做賊心虛,在被揭穿了老底之后,再沒了那臉嚴肅的表情和義正詞嚴的官腔,低著頭從床底下找出幾個鞋盒子,把銅鏡和兩枚銅符取了出來,遞到我面前。

  我把青銅龍符接在手中,心中止不住思潮翻涌,想不到隔了十幾年,竟然再次陰錯陽差地見到此物。龍符依舊,世事卻是無常,當年一同大串聯的革命戰友丁思甜,此時已和我們人鬼殊途,一想到她和老羊皮都去見馬克思了,我心中便猶如打翻了五味瓶,再看身旁的胖子,也早在看到那枚龍符的一瞬間淚流滿面了。

  這時就聽孫教授說:“寫檢查、正陽居……沒問題,可地仙村找不到……不論是誰都找不到。魚、龍、人、鬼這四枚無目古符中藏著謎一般的暗示,我絞盡腦汁也參悟不透。解不開無眼銅符的暗示,卦鏡卦符就沒有任何實際用途?!?/p>

  我用衣袖在眼睛上抹了一把,略微定了定神,問孫教授道:“銅符的眼部中空,應該是用來推演卦象所用。自古照燭卜卦的方式,多稱龜卜,占驗古術實則分為龜、鏡兩種,燭光透過銅孔,光線漏到鏡背卦圖之中,就是所謂的照燭演鏡之法。這在你的筆記中也有描述,你當我看不懂嗎?”

  孫教授趕緊解釋說:“方法就是這么個方法,要測龍脈風水,需用人油蠟燭,只有兩枚銅符亦可演出卦象,但真是如此簡單也就好了。鏡背卦圖上有周天三百六十五個銅匭,每一匭皆分陰陽以設兩儀,設四方以呈四象,其中都有特定的隱意,要是想不出魚龍人鬼的銅符為何沒有眼睛,咱們又談何使用它推演卦象?我本以為湖南出土的那尊丹爐上會有線索,可在昨天夜里親眼看過之后,仍然是毫無所獲,面對這千古之謎,我算是徹底死心了。因為卦鏡與地仙古墓之間的關系,就像是循環往復的因果圓周——沒有卦鏡找不出隱秘難尋的地仙古墓,沒有這座古墓中所藏的周天卦象卦辭,又無法使用卦鏡。所以你們也別指望能找地仙村古墓了。其實地仙村本身更是撲朔迷離,如同是一個存在于天方夜譚中的傳說,而且最關鍵的是——你們已經沒有時間了?!?/p>

  鬼吹燈II 第三卷 湘西尸王 完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nuqingxiangxi/416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