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夜行者:平妖二十年>第四十三章 大、大、大

    如果說先前的魔潮來襲,宛如噴涌,那么此時此刻,卻如同大壩泄洪一般,那恐怖的力量將我給直接推到了幾十米遠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回,那些黑氣不再四處晃蕩,而是直接注入到了百盛魔君的身體里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已經有一丈多高,渾身都是黑色毛發,站在那裂開的鼎爐之上,腳踩鐵索,腦袋上的一對牛角差不多有半米長,頂天立地,無數的黑色氣息從他口鼻之中吸入,然后各種各樣的扭曲臉孔,在他的頭頂上,走馬燈一樣的變幻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我在半空中,重重滾落在地,人在地上打了七八個滾兒,方才真正落地。

    而這一下,我卻感覺到了渾身酸麻,臟腑疼痛,顯然是受到了內傷。

    我勉強爬起來,感覺胸口之間,牽扯得有些疼痛,忍不住張口,卻有一大口的鮮血直接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力量,已經將我震得渾身是傷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馬一岙不知道從哪兒過來,一把拉著我的手,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一邊走,一邊說道:“全盤皆輸了,走,能走多遠,走多遠吧?!?/p>

    我在他的拉扯下,以金箍棒為拐,朝著原來的出口處艱難走了幾步,瞧見旁邊走來一個衣衫襤褸、全身是血的人,那人竟然是白虎,她有些絕望地發笑,說走?走到哪里去?等百盛變成了真正的大魔王,不管你們留在秘境之中,還是逃到了外面去,你們的生死,都不過是他的一念之間而已,完了,完了……

    說到這里,她走也不走了,矗立在那里,看著百盛魔君的周身變幻,苦嘆道:“可憐我十世輪回,機關算盡太聰明,卻是落了個這樣的結局……”

    心灰意冷的白虎臉色暗淡,而馬一岙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,不去關注她胸前春光,而是認真地問道:“這兒既然是你建立的,那么你當年建府的時候,就沒有一點兒布置?這可是你的洞府啊,你難道就一點兒防備都沒有,任由那幫家伙恣意妄為?你好好想一想,說不定,我們能夠……重新翻盤過來!”

    馬一岙知曉我們逃脫不得之后,開始將希望寄托于白虎的身上。

    誠然,她作為此間曾經的主宰,難道一點兒辦法都沒有?

    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被馬一岙連續逼問,原本眼神有些恍惚、認命的白虎突然說道:“我想起來了,這里的洞穴是整體的,只要將此處給弄塌了,上面布置的法陣就會自行啟動,以整個秘境的轟塌為代價,的確能夠封印住這兒的魔潮出口……”

    馬一岙瞧見那百盛魔君越發強盛,整個人容身于一片黑色迷霧之中,忍不住說道:“那你還愣著干嘛?趕緊行動???”

    白虎搖頭,說若是可以,我何必坐以待斃——那機關早已被那幫人給破壞掉,憑我個人之力,無法將這洞穴轟塌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兒,馬一岙長嘆一聲,覺得走入了死胡同,而這個時候,我卻突然問道:“轟塌?如何轟塌?”

    白虎指著洞穴穹頂之上的某一處說道:“在那里,有一個連接了秘境所有結構的地方,按照我以前的規劃,只要撤掉里面的結構石,整個秘境,除了藏身之所,其它地方皆轟塌而下。只不過我剛才去檢查的時候,機關已經被撤銷了,這秘密,顯然已經被那幫人知曉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瞇眼望去,瞧見那穹頂之上,繪了許多的圖案,其中最大的,卻是白虎本人宛如天仙一般的壁畫,而她指的地方,卻是丹田的下三寸。

    我問道:“沒有機關,用外力,可以打破里面的結構石么?”

    白虎點頭,說可以,不過……很難。

    我沒有再廢話,說道:“行了,馬兄,你跟她先走,這件事情我來辦?!?/p>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兩人都驚訝萬分,齊聲說起,而我卻沒有任何猶豫地開口說道:“前后都是一個死,不如讓我來試一試——你們趕緊走!白虎,我來做這件事情,而你,將我馬哥,和科考隊的人救出去,沒有問題吧?”

    白虎點頭,說好。

    馬一岙卻說道:“我跟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說我有自保之策,你別擔心;另外她身邊得有人監督,不然誰能保證她承諾的事情呢?

    關鍵時刻,我遠比馬一岙要決絕許多。

    好在馬一岙并非黏糊之人,聽到我說完理由之后,與白虎轉身撤離了此處,離開之前,白虎告訴我,她將人救出,并且躲到安全室里面去,最多不超過兩分鐘的時間。

    而我,則需要在這兩分鐘之后,將整個洞府給弄塌掉。

    我點頭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這兩人離開之后,我拄著金箍棒,打量場中,發現原本一片混亂的場面,其實已經開始稍微平靜了一些,所有的黑色魔氣,都圍繞著百盛魔君旋轉,而場中的其他人,除了角落里還有小貓三兩只之外,就只剩下了百眼魔君,以及……我。

    我沒有瞧見長戟妖姬,也不知道那個機靈的小娘們兒是不是感覺到了事情不妙,早早離開。

    如果她離開了,而我們的計劃又成功了的話,說不定,她也能夠活下來。

    可惜啊……

    這一地的妖魔鬼怪,看得我無比膩煩,要是有那么一個特別的小美人兒陪著,黃泉路上,也就不算寂寞了。

    盡管剛才我安慰了馬一岙,說我自有辦法,但事實上,我已經能夠預見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,而在這樣的情況下,想要活下來,還真的是一種過分的奢望。

    我心里無比明白,所以在這有限的時間里,我的思想,不由得越過了當前的局勢,蔓延到了很遠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我瞧見了我的快樂的童年時光,艱苦的求學生涯,以及踏入社會之后的各種跌跌撞撞……

    隨后畫風一轉,當秦梨落在我體內種下了啟明蠱之后,我的人生,突然之間就變得與眾不同起來。

    在這短短的幾年時間里,發生的事情,仿佛比我前面的二十年,要更加精彩和繁復。

    我才知道,原來這世間,居然有那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這些,是先前的我,所從未有想到過的。

    說句實話,我并不怨恨將我領上這條道路的秦梨落,不但不怨恨,而且相當感激。

    她讓我的生命,變得如此的精彩。

    更何況,她還變成了我的愛人——時至如今,我依舊還記得在醫院時的那一個吻,是如此的甜蜜和動人,在沒有了漂亮的皮囊之后,那是兩個有趣的靈魂,在相互吸引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只不過,后來我對于那個有趣的靈魂,記憶有些淡薄,與之相對的,是另外一個人,出現在了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朱雀。

    一個藏身在秦梨落身體里面的洪荒大妖。

    她,為什么不把秦梨落給放回來呢?

    我的思維有些發散、恍惚,而隨后,有一個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。

    是百眼魔君。

    他渾身皆是黑氣,只不過遠沒有百盛魔君那般強盛,不過即便如此,比起之前的三角眼,此時此刻的他,顯得格外強大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我的面前,得意地說道:“你怎么不跑?”

    我平靜地說道:“跑,有用么?”

    這三角眼男子嘿然笑道:“跑,當然沒有什么鳥用!哈哈哈,小子,你倒是識趣——我瞧你也是夜行者,而且能夠在這樣的深淵魔潮面前,還保持著清醒,是個可造之材,而我大哥大功告成之后,必然需要一些得力助手,你可想活命?若是想,我做主,代我大哥將你收下,如何?”

    我說道:“聽著挺有趣的樣子,需要我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百眼魔君冷笑,說道:“當然。你跟白虎在一起,我對你的底細一點兒都不知道,你總得表示些忠誠,我們方才能夠接納你,對吧?”

    我說有話直說,你需要我干什么?

    百眼魔君說道:“將你的妖丹吐出來,我讓大哥幫你煉化一番,再還給你?!?/p>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,說道:“妖丹?我沒有!”

    百眼魔君的臉色頓時就不太好看了,說道:“沒有?是沒有,還是不愿意拿出來?小子,你要知道,這妖丹雖然給了大哥,但我們是不會要的,修為依舊是你的,只不過給你栓上一根繩子而已,只要你全心全意,盡忠職守,一切都沒有變化……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,說我一個都沒有完全覺醒的小妖,哪里能夠凝練出妖丹來???

    敢情他以為我是一大妖,甚至達到妖王境界的夜行者。

    百眼魔君一副智商受到了侮辱的表情,完全不信:“小妖?天底下,有你這般的小妖么?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時間到了。

    我抬起頭來,笑著說道:“對呀,我其實就是一個小人物。只不過,很多時候,改變這個世界的人,可不就都是一些小人物么?你說對吧?!?/p>

    說罷,我深吸了一口氣,隨后將全身所有的妖力,都灌注到了手中的金箍棒之中來。

    我力量涌動,隨后瘋狂地大聲喊道:“大、大、大……”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pingyaoershinian/18525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