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巫峽棺山>第19章 隱士之棺(下)

  還沒等我回答,幺妹兒就在后面說:“死人也是躺著才巴適呦?!蔽倚Φ溃骸皼]錯,我就是這意思,坐著不如倒著,先前那伙盜墓賊干活不地道,倒斗之后就任由古尸坐著,我看著都替這位隱士累得慌?!?/p>

  我知道以孫九爺的性格,只要一談起他自身的歷史問題,就能隨時隨的開起“訴苦座談大會”,不把肚子里的苦水倒痛快了就沒個停,其實他那點倒霉事多半都是自找的,現在我們落在“金絲燕子”窟下的峭壁之間,還不知要困上多久,根本不是扯閑篇的時候,于是趕緊岔開話頭:“這峽谷里云霧繚繞,懸棺墓穴的位置又十分隱秘,不是普通盜墓賊能輕易找到的所在,十有八九是觀山太保所為?!?/p>

  孫教授聽到我的話,從黑梁上站起來看了看懸棺所藏的巖隙,搖頭道:“自古盜墓之輩多如牛毛,所盜發之丘冢數不勝數,在這里無依無據的,難說……難說啊?!?/p>

  Shirley楊卻同意我的看法:“懸棺中不納金寶玉器,很少會有盜墓賊打它們的主意,觀山太保擅長古之異術,那燕子橋和洞中滋生不絕的金甲茅仙,咱們都已經親眼見到了,看來這傳說絕不是假的。崖葬懸棺里有很多古籍,竹簡、龜甲之物都有,也許觀山太保的奇門方術都是得自于此?!?/p>

  孫教授蹙著眉頭想了想,對此也不置可否,看樣子是默認了,卻不肯從嘴里說出來,只是說:“倒也巧了,怎么黑木梁不上不下,偏偏就被卡在這懸棺巖隙之處?”

  Shirley楊說:“只怕并非單純的巧合,你們看看四周……”說著話她將“狼眼手電筒”的光束掃向峭壁深處,我們放眼望過去,只見在薄霧輕煙中,還有許多巖縫,里面半隱半現,都是鱗紋古松木的棺材,原來金絲燕子窟下,竟然是極大一片巖隙懸棺群。

  只是峽谷間云霧升騰,隱約可見身周兩道絕壁上藏有不少懸棺,可是其分布的范圍和數量,在此還都難以判斷,料來規??捎^,我們隨著黑木巨粱滑落到此地,恰好被一處巖縫卡住,那巖縫中正是懷抱青銅劍的古尸,而這里僅僅是懸棺群中的一個墓穴,相比四周幾處懸棺,也并無特別之處。

  眾人滿心疑惑,倘若墓中真是隱逸山林的修仙求道之士,必定應該是孤高淡薄地人物,總不該有如此密集的懸棺群,葬在此地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?

  我坐在黑梁上思前想后,猛然靈機一動,找到了一些頭緒,拍了拍那根木梁,對眾人說道:“這條粱就是答案……”

  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雖以“形、勢、理、氣”為主體,但其中涵蓋涉及的風水之術,無不脫身于古法,根據青溪當地流傳的民間傳說,這片神秘的“棺材峽”,不僅在峽谷山間有許多被遺棄的古代礦坑隧道,而且曾經是“烏羊王”疏通洪水的浩大工程遺址。

  我們進山以來,首先見到密如繁星的一片懸棺群,幾乎有上萬之數,按照“烏羊王石碑”上的記載,那些人都是在開山過程中死亡的奴隸工匠,而烏羊王,也就是移山巫陵王的古墓就藏在“棺材峽”內的一處古礦坑里。

  巫山一帶除了上古巫咸和移山巫陵王之墓以外,再也沒有其它更加著名龐大的陵墓,巫咸墓幾乎完全是一個傳說,而移山巫陵王盡管同樣比較神秘,但在山中畢竟留有遺跡可見,而且按照封團長所留下的半段“觀山指迷賦”來看,觀山太保的那座“的仙村古墓”,百分之九十九是造在了巫陵王的陵寢之中。

  巴山之的以群龍為脈,而且是行云暮雨、龍氣縹緲,巫陵王既然能疏通洪水,肯定是懂得陰陽脈向之理,所以他的墓穴附近,有許多纏鎖龍脈,使生氣不散的布置,近萬具懸棺組成的無頭巨像,有足踏山川之勢,千百條鑿在壁上的凌空鳥徑,也是九轉纏龍的高明設計,而無影仙橋那片“藏風納氣”的所在,應該就是這一片巨大陵區的中樞。

  而金絲燕子窟下的懸棺群,所葬之士都不是普通工匠奴隸,似乎是一片貴族或者近臣的陪葬陵區,按照陵制和這附近的陪葬格局來推斷,“地仙村古墓”所在的巫陵王地宮,就應該藏在“風眼”前后左右的四條峽谷之間,不會超出這個范圍。

  我估計在“觀山太?!北I發巫陵王古墓之前,這條峽谷的山頂,應該還有一座祭祀懸棺群的殿堂廟宇,說不定里面還有石龜托負的高大墓碑。

  在懂得風水秘術的摸金校尉眼中看來,祭祀墓中死者的饗殿,有明暗之分,暗處的沒什么價值,可明處的在倒斗行喚做“墓眼”,有的朝代比較早的陵墓有,晚期的知道墓眼是個禍害,就不再設置了,即便有也是虛的,只要古墓有真正的墓眼,能教人找到了“眼睛”,又何愁找不到入口?

  雖然摸金的手段在“棺材峽”中受云霧所阻,沒有機會施展“分金定穴”,但只要能找到山頂的殿址墓眼,便可以順藤摸瓜找到地宮,那樣的話,“地仙村古墓”就算找到一半了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wuxiaguanshan/439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