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巫峽棺山>第20章 巴山猿狖(下)

  藏在墓穴深處窺探我們的那只巴山猿狖,似乎早就認出了孫九爺,不過開始在防空洞里被胖子用弩箭險些射中,又被我用“狼眼手電筒”晃了眼睛,接連受了不小的驚嚇,再也不敢輕易接近。這時見孫九爺招呼它,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半個身子,探出猿臂一下奪過了孫教授戴在頭頂的登山頭盔。

  可能孫教授以前在勞改農場的時候,常被它奪去帽子眼鏡一類的東西,對此習以為常,并不為忤,又從巴山猿狖手中把登山頭盔拿了回來,對猿狖從頭看到腳下,就象遇到多年的老友一樣,不斷對它念叨著:“老伙計呀,你還記得我???這么多年沒見,我老了,你也老了,怎么樣?今天吃了嗎?好象比以前瘦了呀……”

  我見孫教授竟然跟猿狖說個沒完,不是有特異功能就是精神不正常了,那老猿狖能聽懂人言?剛才在嚇魂臺前,正是這廝險些將咱們置之死地,你知道它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?

  胖子也說:“對啊,一日縱敵,萬世之患,咱們對待敵人,就不能手軟,誰也別攔著我啊我告訴你們,看胖爺怎么剝了它的猿皮!”說罷擼胳膊挽袖子,拔刀就上。

  那巴山猿狖也對胖子呲牙裂嘴毫不示弱,孫教授趕緊勸解:“王胖子要不是你不問青紅皂白就用弩箭射它,它也不會從背后推你落崖,這猿狖什么都懂,別拿它當畜牲看,當年在果園溝采石場,我和封團長連爛菜根子煮的湯都快喝不上了,多虧這家伙時不時的從縣城里偷回來罐頭、香煙、紅糖,一路躲過看守給我們送來,我看它比人都強,這年頭好多人忘恩負義過河拆橋,還不如畜牲呢?!?/p>

  經孫九爺一提,我才想起這巴山猿狖是封團長馴養多年的,心頭的無名業火便熄了八分,勸胖子就此算了,咱們是何等胸襟?不應該跟只猿狖一般見識。

  胖子恨恨地說:“要不是看在它主子也是軍人的份上,我肯定輕饒不了這家伙,不過還是不能便宜它,把咱那些最他媽難吃的美國通心粉都給它吃了,讓它慢性自殺?!?/p>

  這時Shirley楊和幺妹兒看那巴山猿狖極通人性,都覺得有趣,就拿出糖果來喂它,巴山猿狖吃了幾塊糖,大概它也知道孫九爺是熟人,沒危險了,逐漸寧定了許多,隨后又學著人的模樣討香煙抽。

  我摸出香煙來點著了遞給它一根,看著猿狖噴云吐霧的古怪模樣對眾人道:“這賊猴子雖通靈性,卻是沒學會什么好東西,除了偷摸盜竊,竟然還會抽煙,另外你們有沒有想過,它怎么會出現在這處懸棺墓穴的巖縫中?從龍門對面的隧道口應該是下不來的,莫非懸棺附近有秘道?如果山中真有暗道相通,它又是從何處得知?”

  Shirley楊將手電筒向巖隙深處照了一照:“里面的確有條狹窄的暗道,不知通向哪里,也許是猿狖的主人,將他引到這里的。如果墓碑上所刻的觀山指迷賦是假,那通向古墓入口的正確路線,也只有封團長才知道,時隔多年,他是否還在人世?”

  我聞聽Shirley楊所言,心想多半正是如此,于是拿著一整包香煙,在那巴山猿狖面前晃了幾晃:“你地良心,大大地好,快快地,給太君帶路地干活……”

  孫教授見狀,對我說:“你不要跟它講外語啊,它哪聽得明白?躲開躲開,我來說?!闭f著話把我推在一旁,用手在自己頭頂做了個戴軍帽的動作,連比劃帶說的問那巴山猿狖:“老封在哪?你知道封團長在哪嗎?帶著我們去找他吧……我們都是可以信任的朋友?!?/p>

  巴山猿狖好一陣抓耳撓腮,似乎是想了半天才打定主意,隨即它就扭頭就鉆進了暗道,我心中大喜,立刻叫眾人緊緊跟上,只要找到封團長,那座“地仙村古墓”就算有著落了,否則真不知道還要找到什么時候才有結果。

  我也暗中期盼那位封團長依然活著,在深山老林里過了十多年與世隔絕的生活,現在也該回去了。他雖是“大明觀山太?!钡暮笕?,“地仙村古墓”相當于他家的祖墳,可我如果跟他通容通容,多半也能問他要來墓中所藏丹鼎,畢竟是在部隊上打過仗的人,絕不會見死不救,又都是同行,說不定還能批發一些明器給我們。

  我腦中胡思亂想著,跟那巴山猿狖在暗道中越鉆越深,發現這條“暗道”,實際就是人工將山體深處的裂痕相互貫通,不知內情的人,在巖隙懸棺處根本看不出來,這一側的峭壁,正是有墓碑隧道的一面,可能在古隧道中有條非常隱蔽的秘道,與懸棺群所在的崖壁相連。

  我們跟隨著巴山猿狖,沿著嵌在峭壁深處的曲折暗道前行,接連穿過幾處置有懸棺的墓穴,來到一處有一半暴露在懸崖絕壁外的巖洞之中,這洞穴大如斗室,外邊仍是那道深澗,地上橫倒著一具古松皮棺木,地面的零亂浮土中,則顯露出一口極大的石槨,看那槨蓋上面好象雕刻著精細山川圖案,并有九只青銅螭虎緊緊瑣扣。巴山猿狖縱身跳到石槨上,便蹲住了盯著我們,目光炯炯閃爍,說什么都不肯再往前邊走了,用爪子指著槨蓋上所繪的一座高山吱吱怪叫。

  我用“狼眼”照在石槨表面的山川松柏浮雕看了一看,云煙繚繞之下的山川雄奇壯闊,頗有高山仰止之意,遍布日月星辰和四方靈獸,寫意色彩非常濃重,卻不象是某地某處的地圖。

  我抬頭看向那巴山猿狖,莫名其妙的問道:“這算什么?不是讓你帶我們找人嗎?封團長在哪呢?”

  巴山猿狖對我呲牙擠眉的怪叫,我實在猜不出來它的意思,這時身后一陣腳步聲響起,孫九爺和胖子等人,陸續都從暗道里鉆了出來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wuxiaguanshan/442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