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巫峽棺山>第40章 天地無門

  此時進關圣廟時間已久,胖子和幺妹兒這兩個心寬膽大的,又都疲乏了,早都依著殿中墻壁睡著了,只有我和Shinley楊還在聽孫九爺說話,他此言一出,我如同“渾身潑涼水、懷里抱著冰”,看了一眼Shinley楊,她聽了孫教授最后這番話也是滿臉茫然。

  這件事對我來說,既是情理之中,又是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是孫九爺身上確實有些詭異的變化,如果僅是像我們一樣出現并不明顯的尸斑也就罷了,只有死人身上才會有的“尸蟲”竟然會在他身上出現;但若說他已經死了多時了,它究竟是什么時候死的?一具行尸走肉又如何能跟我們徹夜密談?

  孫九爺似乎看出我們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便說:“其實我和你們一樣,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死的,甚至就連我自己是什么時候死的都想不起來了,身上不斷有尸蟲爬進爬出,知道過了棺材山外圍埋設的斷蟲道,我身上才不再有尸蟲鉆出來,我完全無法理解在我身上究競發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,你們能不能相信世界上還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存在?”

  孫九爺見我們滿臉疑惑,就低下頭來,讓我解開他胸前的衣扣,這一看之下,我和Shirley楊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  只見孫九爺身上滿是被尸蟲啃噬的窟窿。在進入棺材山的隧道中,設有防蟲道,所以他身上的尸蟲都已死盡了,滿是尸斑的胸口上,只剩下百十個黑洞,傷口沒有愈合,更不見有鮮血流出,整個人就如一具被蛆蟲啃咬過的腐尸一般。

  眼見為實,終是不由人不信了,但我即便是信了他的話,也如身在五里霧中,看來孫教授真是一具“行尸走肉”,可死尸怎么能與人說話?這件事越往深里想,就越讓人覺得恐怖,因為我們的一切常識和經驗,都無法解釋這一現象,難道真有借尸還魂?

  孫九爺對我說:“在進入烏羊王古墓的時候,我就發覺身子不對勁,但為時已晚,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發生的。當年觀山封家也沒遇上過這種可怕的情形,所以我當時就下了決心,只要這次進了地仙村古墓找到尸仙,我是雖死無憾了。但我最后并沒有想拖著你們下水,偏偏你胡八一這個投機分子自作聰明,到頭來卻是害了你們自己。這回咱們都別出去了,這棺材山地仙村號稱天地無門,生門一關,誰也別想離開?!?/p>

  我聽得不以為然,對他說:“您真不愧是觀山封家的嫡傳,現在里外都是你的理了,我們被你糊弄了大半年,到最后反而說我們是自己害了自己?就算是死人擠兌活人也不帶這樣的吧?!?/p>

  shirley楊攔下我的話頭說:“現在先別爭這些了,既然大明觀山太保能將這個古鎮建在棺材山中,那這深藏地底的棺材山形勢想必不小,除了九死驚陵甲的生門之外,未必就沒有別的出口了?!?/p>

  那九死驚陵甲是一種守墓防盜的犀利機關,在我那半本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的殘書,以及當年鷓鴣哨傳下的搬山分甲術里都有記載。但將近一千多年來,卻是從沒有盜墓者撞到過驚陵甲,據陵譜一類的方外古籍中說,在南越王墓和漢武帝劉徹的茂陵里都埋了此甲。

  在古方術中,“甲”是一種特殊的道具,可以是青銅器,也可以是紙俑甲馬。而九死驚陵甲更為特殊神秘,它是春秋戰國年間的產物,其實巫法正盛,盜墓之事也剛剛出現,為了應付盜毀古冢的行為,大貴族的墓葬都要用木槨疊層壓封閉,并在陵墓周圍的土中埋設驚陵甲拱衛。此甲必須是用三代年間的古老青銅器,用尸血浸出一種特殊的銅蝕,其狀好似銅性受侵所生的銅花。

  這種蒼綠色的銅花為積血多年侵蝕而化,埋在有龍脈的地底時間一久,就會借著地氣變成了一種半金屬半植物的東西,呈珊瑚刺或蛛網狀生長,它能圍著陰氣凝結的陵墓不斷擴散。那些布滿倒刺的銅蝕花,近似于食人草,象植物的根須一樣扎到泥土巖層里,有知有覺,平時都藏在土里,遇著活人就會受驚暴起,將接近陵墓的一切生物絞殺飲血,最是無法防范。因為其物不僅極為堅韌,能避水火,更含有尸血毒,刺中了活人立刻見血封喉。只要埋了此甲護陵,便可以使古墓外圍無隙可乘。

  但三代青銅古器,在后世已經非常罕見,使得造甲之術逐漸失傳,在兩晉及南北朝之后,世上的盜墓之徒久沒再遇到過九死驚陵甲,所以也從未有人懂得破此妖甲的辦法,我和shirley楊也僅聞其名而已。

  孫九爺說封師古通過盜墓得到了不少上古青銅器,封家祖上又從棺材峽懸棺中盜得奇書,里面正好記載有如何布置驚陵甲的方法。這種半是銅蝕半是血肉的妖甲,根據棺材峽地脈中的龍氣流轉,每逢地鼠年便會在地底蟄伏數日,只要地底的棺材山風水不破,它就會遵循這一規律,唯有這段時間進山才是安全的。

  地仙村古墓本來就是迷蹤難尋,但封師古還是不能放心,又布了九死驚陵甲為最后一道屏障,如果有不知底細的盜墓賊進來,不論是摸金校尉還是搬山卸嶺,都要在隧道中稀里糊涂地送掉性命,恐怕連死都不知究竟是撞上了什么。

  按孫九爺推算天干地支的時間來看,驚陵甲很快會封死隧道,現在想離開棺材山地仙村已經不可能了。

  我先前在隧道中,確實看到巖土層中有一簇簇的蒼綠銅蝕,還以為是存在于地底的某種珊瑚狀溶解巖,卻是萬沒想到會有早已絕跡的九死驚陵甲。雖然不知道孫教授推算的時間是否準確,但根據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所載,世間確有此物。如果這十二年的生門一過,在地底看見驚陵甲的一瞬間,就是死亡來臨之際。

  我認為對待這種事情,應該是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,一時想不出怎么才能全身而退,但肯定是得找個生門出去,誰能耐得住性子在這不見天日的棺材山里困上十二年?

  shirley楊問我說:“現在形勢如此,你有什么計劃?”我腦中一轉,知道現在應該立刻重新部署計劃了。在關圣廟里停留的時間已經不短了,聽四周靜得出奇,還不知地仙村里會有什么情形,估計那尋仙的封師古早就歸位了,于是把胖子和么妹都招呼起來,讓他們趕緊收拾整頓,拿了金丹之后再想辦法尋找出口。

  這時我忽然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來。我馬上問孫九爺,“雖然這個事件大部分都是你故布疑陣,但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的是,這棺材山里到底有沒有周天卦圖和古尸金丹?!?/p>

  孫九爺拿出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神態說道:“實不相瞞,地仙村古墓藏有丹鼎天書之事也是我誑你們的。不過觀山太保祖上所盜的骨甲秘器,確實都藏在這山里。另外……另外地仙封師古是方外奇人,精于化形煉丹之法,他要真成了尸仙,倒是有可能會有金丹?!?/p>

  我聽他竟然說連這件事都是做不得準的,真恨得咬牙切齒:“你這只由地主階級安插在我們工農兵內部的黑手!等這事完了我再跟你算總帳……”說完讓胖子給孫九爺松綁?,F在棺材山里吉兇難料,一切恩怨都要暫且放下,眼下首要之事,是在地仙村里找到封師古,甭管有棗沒棗,都得先去拍它一竿子。

  胖子雖沒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,卻堅決反對給孫教授松綁,義憤填膺地說道:“縱虎容易伏虎難,這孫老九哪有什么好心眼子?我看他掛了個教授的虛名,卻簡直是人面獸心,簡直是衣冠禽獸;說他是衣冠禽獸都抬舉他了,牛馬騾子哪有他這么陰險?他根本就是禽獸中的豺狼……”

  我告訴胖子你剛才睡著了,根本不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,孫教授已經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,他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主動要求帶咱們進地仙村倒斗,并且他還對他封家的列祖列宗發了毒誓,即便沒信仰的壞人,應該也會尊重自家先人,所以應該可以暫時信任他。誰又沒犯過錯誤呢?西方人怎么說的來著,“年輕人犯了錯誤,上帝都會原諒”,雖然孫九爺已經不太“年輕”了,但王司令這回你就大人有大量吧,量大福才大,福大命大才能造化大。

  胖子“哼”了一聲,一面拿刀子挑斷了繩索將孫九爺放開,一面對他說:“孫老九你再敢有二心,就算上帝肯饒你,胖爺我也輕饒不了你??煺f,村里的明器都藏哪兒了?”

  孫九爺毫無懼色地瞪了胖子一眼,對我們說道:“據我觀山封家祖輩相傳,這棺材山地仙村的格局,基本上都是按照清溪鎮而建,地仙封師古應該就躲在封家大宅里?,F在的巫山青溪鎮雖然荒廢了,但它大致保持著明清時代的古老風貌,大的變動幾乎沒有?!?/p>

  我們進青溪古鎮之時,曾到過被遺棄的封氏老宅,對封宅附近的街道布局還留有一些印象。因為棺材山深處群山之底,到處都是漆黑一片,照明裝備范圍非常有限,容易迷路。于是就讓孫教授和么妹兒在紙上,粗略地畫了一張建筑布局地圖,然后再與瓷屏地圖相對照,讓眾人預先對地仙村的形勢有個大致概念,以免走進那黑燈瞎火的地下建筑群里會迷失路線。

  隨后把攜帶的裝備重新分配,手電筒與戰術射燈已經損壞了一部分,冷煙火和熒光照明棒所剩無多,電池和食物最多僅夠維持三天,如果真被九死驚陵甲困在棺材山里,根本支撐不了多久。

  么妹兒自小多曾聽說過封家古墓之事,連他們蜂窩山里也知道驚陵甲的厲害,她對我們說:“反正是妖仙墳里肯定遇上鬼,但能見到藏在山里的封家老宅,也算是開過眼了,死也算死得硬翹,就別多想啥子退路了?!?/p>

  我和胖子從來都不缺乏樂觀主義精神,便對他說:“妹子你別說喪氣話,咱們誰也死不了。這棺材山又不是銅墻鐵壁,它就真是生鐵澆鑄也得有個縫,等待咱們的必將是勝利的曙光……”

  那“曙光”二字剛剛出口,忽然一片暗紅色和光芒從廟堂外透將進來,好像是天空突然出現了朝霞。但此刻距離地面少說也有一兩千米,怎么可能天光放亮?而且時間也不對,剛過十二點,即使是在山外,也正是天黑的時候。

  孫九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歷代祖先可都沒提過棺材山在地下面,現在他對這里的了解其實并不比我們多,同樣驚詫莫名。

  我示意眾人先別急著出去,這關老爺廟最為神圣莊嚴,至少是個辟邪擋煞的地方,不論山里有什么邪崇的東西,都不可能進入這座殿閣。

  shirley楊指著殿上二層說:“先到上面的窗格子里看看?!蔽覀兾迦瞬恢缽R外發生了什么,都輕手輕腳地沿木梯上到殿堂高處,從窗格子縫里往外觀看。只見原本黑漆漆的高處,出現了一道斷斷續續的光亮,有些像是熔巖涌動,卻沒有任何熱量和硫磺氣息,反倒是使人感到全身陰冷。

  這時整個地底都仿佛被籠罩在了一片朦朧昏暗的血色之中,可以看到那片形狀酷似無頭尸首的丘陵,鱗次櫛比的一幢幢房舍樓閣,都綿延排布在其上。那些明代的古老建筑紅瓦粉墻、高低錯落,規模十分龐大,最近的一處院落,距離我們所處的廟堂并不算遠,借著那猩紅的血光,甚至可以看到門前所貼的門神畫像。

  隱約能看到建筑群當中聳立著幾座古牌樓,比周圍的房舍院落要高出一籌。我暗自猜測,那里應該就是位于地仙村最核心的封家大宅了。

  整個村鎮好似一片陰宅鬼府,不見半點人影,家家門戶緊閉,哪里有什么神仙窟宅的樣子,真想不出封師古躲在這里能尋得什么真仙。

  山丘上遍布草木藤蘿,植被很是茂密,但都非常低矮,而且顏色極深。環著四周則是極高極陡的石墻,斧砍刀削般平滑,東西長南北窄,象棺材板子一樣整整齊齊地插在四面。峭壁上密密麻麻的,全都是攀龍落鳳似的紋路,那些圖騰壁畫般的繁復花紋,都是由古壁上所生的苔蘚和植物天然勾勒而成。

  正待再看,那半空中的血光卻突然消失了,棺材山里又陷入了一片漆黑,極高極遠處隱隱有一陣陣銅鐵金屬摩擦轉動的聲音。這種響聲雖然不大,卻似乎可以蹂躪折磨人腦中的每一根神經,令人心慌不已,過了良久方才停止。

  眾人如釋重負,松了口氣回轉神來,在一片漆黑中,重新打開了頭盔上的戰術射燈。我問孫九爺剛才半空里出現的血光是什么。

  孫九爺搖頭道:“難說啊,封師古的手段神仙都難猜到,當年就連同宗同族的至親之人,也多是不知他心腹中所藏的秘密??赡苁枪拍股戏接凶f年燈的青銅陽髓忽明忽滅,不過血氣如此沉重……也可能是九死驚陵甲的銅蝕穿破了土層。從現在開始,咱們每一步都要格外謹慎小心,否則絕對進不了封家老宅?!?/p>

  胖子毫不在乎,摩拳擦掌地說:“就連皇陵王墓咱爺們兒都曾七進七出了,一個地主頭子能有什么大不了?在胖爺眼里,他就是屎殼郎上馬路――愣充美國進口小吉普??!老胡你們把地形搞清楚了沒有?那明器都放哪兒了?擺著還是埋著?咱趕緊趁黑摸進去,參觀參觀這地主老頭子藏在陰宅里的古墓博物館?!?/p>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wuxiaguanshan/462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