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巫峽棺山>第56章 在劫難逃

  我心想:“這些人真是烏合之眾,沒半點倒斗摸金的模樣,與那些胡同串子組成的西單縱隊差不多,暗道里吉兇未卜,哪能說停就停?”但看他們確實是體力透支過度了,也只好讓大伙在此稍作喘息。

  我問Shirley楊,九死驚陵甲已經撕開了棺材山底部的欞星殿,料來周圍也都是這種情況,這座深埋地底的棺材山還能存在多久?

  Shirley楊說,“我估計不出。驚陵銅甲隨時都可能絞碎山體,到時必然玉石俱焚,這場毀滅性的災難,也許下一秒鐘就會發生,也許還要拖上一兩個小時,但留給咱們的時間一定是不會太多了?!?

  孫九爺似乎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了,根本不關心如何逃出棺材山,忽然開口問我們,“你們有沒有看清楚,從地仙尸體里鉆出來的究竟是什么?”

  當時在墓室中發生地裂,封師古被驚陵甲吸盡了血髓腦漿,但在地底火光熄滅之前,眾人親眼看見從封師古口中鉆出一個黑影,似乎滿身都是霉變的尸毛,具體的樣子卻沒有看清。

 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東西不懼水火,在吸血刮髓的九死驚陵甲銅刺穿身的情況下,依然可以行動,除了大羅金仙,誰能在刀山火海中毫發無損?難不成是封師古的真元出竅,當真化為仙人了?

  幺妹兒和孫九爺對此深信不疑,我和胖子雖然不相信,但連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都找不出來,只有Shirley楊沒有表態。

  我們這五個人里,就屬Shirley楊和孫九爺學問最高,可偏偏這兩個人一個是有神論者,另一個滿腦子家傳的迷信思想,事到如今,我只好由著Shirley楊和孫九爺盡量客觀地分析地仙村里的情況,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仙。

  孫九爺嘆了口氣說,“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,凡事沒有絕對。封師古的尸體遇火不焚,被那么多銅刺釘住后依然能動,金木水火土一類的物理生克現象,在它身上已經完全失去作用了,這說明什么?這只能說明它是超出了五行之屬的尸仙?!?

  Shirley楊卻有著不同的見解,“世界上肯定是有神存在,哪怕只是存在于精神信仰中,至于尸仙是否存在……我想所謂尸仙,可能只是古代人對某些超自然現象的描述,明代雖然距今只有幾百年,但當時世間仍然盛行燒丹煉藥,以求長生不死,或許觀山太保在棺材山發現了一些特殊的東西,可以讓人死后不腐不僵,被現代人稱為尸仙。舉個例子來說,就好比古代人眼中的天狗吃月亮,被現代人稱為月食,然而不分古今,當時的人們都自認為掌握了這一天文現象的奧秘,這就是時代的局限性,其實即使是以當代科學日新月異的發展速度,對宇宙和世界深入的探索也是非常渺小的?!?

  孫九爺聽罷點頭說,“尸仙的存在,也許正如楊小姐所言,是類似于古代人眼中天狗吃月亮的神秘現象,但咱們至今也不了解真相,更有可能永遠也解不開古尸成仙的謎團了。而且由于封師古的所作所為,這些東西如今確實出現在了棺材山里,倘若尸仙逃出這地底世界,會造成多大的危害也不好說??傊蹅冞€得想辦法,趕在山崩地裂之前,把它徹底除掉?!?

  胖子插口說,“既然那老地主頭子已經修煉的水火不侵了,咱還能有什么招?總不能一人一口把他嚼碎吃了吧?依胖爺所見,這活不是咱們不想干,而是實在干不了,不如隨便卷點明器,趁著腿腳還能動喚,撒開丫子跑返出去才是正路?!?

  孫九爺冷哼一聲說,“王胖子你還在做夢?九死驚陵甲的厲害你又不是沒瞧見,我先前反復說過了,只要這座棺材山一完,咱們連具囫圇尸首都留不下,竟然還指望逃命?不如聽我一句勸,人的一生,活得有沒有價值,不在于他生命的長短,而是取決于他這一生做過什么……”

  不等孫九爺說完,胖子就惱了起來,罵道,“放你封家老祖宗的狗臭屁,那老地主頭子燒都燒不化,你有種自己下去跟他拿板磚菜刀單練,別他媽拽著大伙給你墊背。反正胖爺是死活也得逃出去,咱是光榮的無產階級,死也不能死在棺材山給地主當陪葬品?!?

  幺妹兒看胖子和孫九爺快要掐起來,趕緊勸阻,但她哪勸得住這兩位,Shirley楊見狀趕緊在身后推了我一把,我剛才正在考慮如何克服眼下面臨的種種困境,經她提醒,立即回過神來對眾人說,“又都歇過勁來了是不是?都別練嘴皮子了,先聽我說,我看棺材山里發生的事情,已經遠遠超出了咱們事先的預想,盤古脈中的地形比迷宮還復雜,到目前為止我想不出有什么辦法可以逃出地仙村,至于想除掉古墓中的尸仙,更是有心無力。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歩,這條暗道里,多半藏著封師古不可告人的秘密,大伙先在這喘口氣,然后再沿著這條暗道走下去,看看能否找到脫身之策?!?

  我終于將眾人說服,這種處境別無他策,誰也想不出什么高招,可以說目前我們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,也只有這條暗道,是最后一條行動路線,究竟是生路還是死路,要先押上五條人命才能知道結果。

  原地發愁干著急于事無補,俗話說的好,“要吃辣子栽辣秧,想吃鯉魚走長江”,要想逃出生天,也許只有挖掘出棺材山所埋藏的真正秘密??蓵r間一分一秒地流逝,九死驚陵甲緊緊箍住山體,塌方和地震不斷發生,我們稍微歇了幾分鐘,就不得不匆匆起身,繼續沿著地仙的暗道往最深處探尋。

  這段暗道的地形并不規則,有的地方開闊,有的地方狹窄,就在這地下暗道中,仿佛真有一股無影無形的恐怖力量緊緊包圍在眾人身邊,也許那是一種冥冥之中傳來的巨大震懾力,使得進來的人們,不由自主的呼吸粗重起來,不得不對古人的遺跡產生一種畏懼心理。

  暗道后面的凹墻里都是些古老的青銅神像,看形貌便知是極古之物,但連孫九爺都分辨不出具體是什么朝代和文化背景的,只見那些搞大的銅人面貌更加猙獰,個個窮發凸眼,青面獠牙,低著頭對暗道中怒目而視,好似修羅惡鬼現出原形,銅人手中都抱著鑌鐵兵器,身上的服飾也十分奇特,像是一種造型古老的皮鎧。

  銅人腳下還踩踏著一些銅獸,大多是熊羆一類的猛獸,那些巨熊全部掙扎嘶號堪堪廢命,或是肢體殘斷,或是顫栗拜伏,無論是人是獸,神態皆是栩栩如生,甚至能讓人感到,這是親眼目睹怒目金剛屠殺巨熊時那血流成河的一幕,銅人銅獸身體上都鑄著殘缺不全的粗重鎖鏈和銅環,像是某禁錮囚徒的刑具。

  我遠遠的用工兵鏟敲了敲那些銅人,聲音沉悶渾厚,不像是藏著空心的機括陷阱,這才稍微放心,眾人順這地上鋪設著鐵鏈的暗道,又向前摸索著走出了十幾歩,發現地上又橫臥著一具尸體。這具死尸十分奇怪,看起來生前應該是個瘦骨嶙峋的老者,臉上披頭散發,身著的衣衫破爛不堪,幾近半裸,裸露的胸膛上一條條肋骨都突顯出來。

  因為棺材山是條藏風納水的靈脈,所以地仙村的死者皆是面容如生,全部死者的皮肉容貌都還保存完好,絕不會形成干尸。而暗道中的這具尸體,不僅被鎖在粗重的鐵鏈上,而且干癟枯瘦,猶如惡鬼一般,手腳皆被鐐銬鎖住,不出我先前所料,應該是個被關押在密道里的囚徒。

 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部關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記錄片,片子里有幾個鏡頭是被德國納粹關押在集中營里的猶太人,都是瘦的皮包骨頭,可以說那情形十足得觸目驚心,甚至讓人難以想象——人類可以因為長期缺乏營養食物而瘦成那副模樣,看到眼前這具囚犯的尸體,就讓我想起了戰爭記錄片里的那一幕。

  不過為什么地仙封師古,竟會用如此沉重的刑具,來鎖住這樣一個枯瘦的老者?這個關押在地仙村里的囚徒會是什么人?

  胖子一向是見怪不怪,看了兩眼便說道,“這種事,連沒看過福爾摩斯的人都能分析出來,肯定是反對封師古的人,結果都遭了那老地主頭子的黑手,鎖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底活活餓死了?!?

  Shirley楊和孫教授都說不像,看那囚犯的尸身上,衣服的樣子非常古怪,不像是明代百姓的穿著,也不像地仙村里觀山太保的詭異裝束,被如此秘密地關在地道里,絕不會是普通人,但是關于囚徒尸體的身份,根本無從判斷。

  眾人滿腹狐疑往前走了幾步,赫然是間寬闊的洞室,石室中的鐵索鐐銬更多,鐵鏈上還拷著上百具狼藉的死尸,老少婦孺都有,全部是骨瘦如柴,而且有不少尸首斷肢缺足,死狀凄慘難言。室內更有幾尊青銅巨獸森嚴陳列,大部分的尸骸,都被牢牢鎖在其中一尊高大古老的銅龜周圍。

  尸體旁散落著無數人指粗細的死魚,形如梭箭,早都已成了魚干,只見那無數小魚都長得十分奇特,身子圓圓滾滾,周身魚鱗都像是刀片,而且全都是一動不動的死魚。幺妹兒是本地山里人,她知道,在清溪鎮的一條河流中,生長著一種名為“彈涂”的小魚,形如鰍而多鱗,長寸許,山里人曾用其制作暗器,彈涂小魚晾干后浸蛇毒,魚干一見油腥,便會立刻膨脹崩射,鱗片如刀,能夠見血封喉。

  把灘涂小魚的魚干,裝進吹箭用的竹筒,用的時候竹管前端抹豬油,鼓氣一吹,彈出小魚,能夠擊射數十步之外的敵人,只是彈涂雖利,卻不易捕捉??赡苊苁抑械乃廊?,當年都是被人用彈涂屠殺。

  我如墜五里云霧,棺材山地仙村怎么會有這么個地方?既不像用活人殉葬的墓室,又不像普通關押囚犯的地牢,但這間密室已經是暗道的盡頭,只有來路一個出口,前面再也無路可行。

  其余幾個人也都覺茫然失措,眼下只能推測出一點,這些被關押在地仙村古墓的囚徒,不會是普通的奴隸和罪犯。Shirley楊眼明心細,她很快發現在所有死者的身體上,都有一個酷似烏羊的紋身。尸骸中有一位蒼髯老者,看那頭發胡須和服色,身份顯得與眾不同,我上前一翻,果然在尸體的衣襟內發現了一些字跡。

  孫九爺奇道,“還是與烏羊王的傳說有關?這是不是說明,這些囚徒不是地仙村的人,他們也許都是巫楚時代的遺民,為什么會被封師古抓來關在此地?”說著話,他便迫不及待的躋身過來,觀看那些寫在殘破衣襟上的字跡。

  我點了支蠟燭照亮,眾人定睛細辨那片字跡,確實符合孫九爺的猜測,原來這些密室中的尸骸,原本都是棺材峽中一支古老的遺族,世世代代守護著棺材山的秘密。封師古建造地仙村古墓時,在棺材山遇到了這些巫者的后裔,曾殺了他們許多人,后來得知這批人掌握著巫邪時代的占星演卦之術,便將他們秘密關押,日以繼夜的施以酷刑折磨,逼著他們為地仙演卦推象。

  由于深藏地底的棺材山,是巫邪時期的祭死之地,埋了無數裝有死者尸器的小棺材,年深日久,陰氣沉積之下,竟在腐尸殘骨里生出尸丹。凡是死后藏了尸丹一同下葬之人,即使入棺時腐爛僵化,埋在土中百年之后,也會漸漸變得和活人一樣,于是巫者就從土中掘出古尸,以顯靈異之能。

  但是后來發現,那些死而不化的尸體一旦出土,就會引發大規模的瘟疫,因其死亡的人畜不計其數,當時巫風也從此衰落。所以在烏羊王死后,棺材山便被視為禁地,平時在當地人口中,連相關一個字都不敢輕易提及。

  封師古在盜發烏羊王古墓之時,發現早已沒了腦袋的烏羊王竟然鮮活如生,便動了邪念,知道山里有條盤古神脈,就打算借此度練成仙。他認為此前發生的事情,那是由于古人不明究竟,不能善用,反遭其害,于是窮盡所能修造地仙村古墓。

  但是封師古是個疑心很重的人,為求萬無一失,便強逼著那些巫者的后裔為其推演象數。封氏祖先是在棺材峽盜掘懸棺發跡,盜出了許多載有星相異術的龍骨,也從中得了一些推算占驗的本事,可都是后天所學,許多奧秘之處不得傳授,畢竟不如烏羊王遺民掌握的精妙廣博。

  古代占星觀象,不一定是直接仰望星辰,更準確的辦法是借助銅器龜甲占卜,因為古人認為龜殼紋路就是天星征兆的直接反應,現代科學雖然發達,但對人類精神領域的探索,反而不如古代人的理解來的直觀,對于許多古老的語言和啟示的精準難以理解,其實那正是占星演卦的玄妙所在。

  地仙封師古從陜西盜掘了幾件西周古銅器,都是推演占星的銅獸,暗中藏在地仙村古墓的密室中,并將這些囚徒關在里面。開始那些巫者還不肯觸犯祖宗留下的禁忌,但后來吃不消嚴刑拷打,加上封師古不斷殺人相逼,只好為其推算。

  得出的天啟是,九死驚陵甲會逐漸吞噬棺材山,而在有盜墓者進入古墓倒斗的時候,地仙的棺槨會遭刀山火海諸劫。自古以來,傳說凡是成仙者必須要經歷若干劫數,隨后成了尸仙的封師古,將在地仙村毀滅之時,帶著全部殉葬者,跟隨那些盜墓者一同逃出棺材山,然后這世上便會是尸山血海,在天兆星法中稱此為“破山出殺”之象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wuxiaguanshan/478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