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34章 黑色漩渦

  獻王墓所在的墨綠色水窟,其地形地貌,在地理學上被名副其實地稱作漏斗。其形成的原因不外乎兩種,其一是強烈的水流沖毀了溶巖巖洞,造成了大面積的塌陷;其二,也許是在億萬年前,墜落的隕石沖擊所致。

  我背著兩只沒頭的半蟲人,從陡峭的絕壁上翻滾落下,心中卻鎮定下來,身體雖然快速地在空中墜落,手中卻一刻沒閑著,將登山頭盔上的潛水鏡罩到眼睛上,甩脫掉了身后兩具無頭尸體,深吸了一口氣,將嘴張開,以避免從高處入水的巨大沖擊力壓破耳鼓。

  剛想將身體完全伸展開,來個飛魚入水,但卻沒等做出來,身體便已經落到了水面。被巨大的沖擊力一拍,五臟六腑都翻了幾翻,胸腔中氣血翻騰,嗓子眼發甜。練武術的人常說“胸如井,背如餅”,后背比起前胸更為脆弱,這一下后背先入水,搞不好已經受了內傷。

  所幸潭水夠深,落水的力量雖然大,卻沒戳到潭底,帶著無數白色的水花直沉下數米方止。我睜眼一看,這潭水雖然在上面看起來幽深碧綠,但是身處水中清澈見底,陽光照在水面上,亮閃閃波光蕩漾,便像是來到了水晶宮里一般。潭中有無數的大魚,其中很多是裂腹鯉,此魚肉味鮮美,蓋世無雙,等閑也難見到如此肥大的。

  不過我此刻沒時間去回味這大頭裂腹鯉的美味,急于浮上水面游到潭邊的棧道上匯合胖子與Shirley楊二人,當下便雙手分水,向水面游去。

  但是手分足踩,半天也不見動地方,這才感覺到身處一股漩渦狀的潛流之中。那是個巨大的漩渦,帶動潭中的潛流,將潭水無休無止地抽吸其中。

  正是因為潭底有這么個大漩渦,所以瀑布群縱然日夜不停地傾瀉下來,也難以將水潭注滿??蛋屠龅牟粌鋈乱灿羞@么個大漩渦,據說直通萬里之外的東海。所以這潭中的漩渦可能也是處大水眼,通著江河湖海等大川大水。

  如果被卷進漩渦,恐怕都沒人給我收尸了,想到這里心中頓時打了個突,急忙使盡全身的力氣向漩渦外游動,但是欲速則不達,越是焦急手足越是僵硬,不但沒游到外圍,反而被暗流帶動,離那潭底的大漩渦又近了幾米。

  從我閉氣入水到現在,不過十幾秒鐘,肺里的空氣還能再維持一陣,不過要是被漩渦的暗流吸住,用不了多一會兒,氣息耗盡,肯定會被漩渦卷進深處。

  但此時我已經身不由己,完全無法抵擋漩渦的強烈吸力,轉瞬間便已被涌動著的暗流卷到了潭底,慌急之下,見得身旁有一叢茂密的水草,這大片水草也被漩渦邊緣的潛流帶動,都朝一個方向偏著頭。水草是長在潭底一塊條形大石的石縫中,那石縫的間隙很窄,手指都難伸進去。

  我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,趕緊伸手去抓那些水草,想暫時穩定下來,不過正應了胖子常說的那句話了,趕上摸金校尉燒香,連佛爺都掉腚。好不容易揪住一把水草,誰知那水草上有很多蜉蝣卵,滑不溜手,用力一抓竟然攥了個空。

  我對準那大叢水草,接連伸手揪了幾次,都沒有抓到,每一次抓空,心就跟著沉下去一截,隨手拔出俄式傘兵刀,倒轉了插進那生長水草的石縫中,傘兵刀刀刃上的倒鉤使刀身固定在水草根部與石縫的交接處。

  這塊潭底的條形大石,似乎是人工鑿成的,也許是建造獻王墓時掉落下來的,由于條石沉重,所以沒被漩渦吸進去。我終于找到了能夠固定身體的地方,更不敢有任何怠慢,抓著條石在潭底向遠處爬行,漸漸脫離了漩渦的吸力。

  忽然覺得手中觸感冰冷堅硬,似乎是一層鋼鐵外殼,生有大量的斑駁銹跡。借著碧波中閃爍的水光,我看到這條石盡頭連接著一個巨大的圓柱,橫倒在潭底,上面全是水草,一群群小魚在水草中穿梭游動。

  巨大圓柱一端稍稍有些傾斜,撞進了潭邊的石壁上,竟然撞破了一個大洞,洞中極黑,好似另有洞天,我心念一動:“是了,被我們埋葬的那個轟炸機飛行員,原來他的轟炸機是墜毀在了這水潭里。他跳傘降落到了遮龍山的邊緣,不幸被那大祭司的玉棺纏住,枉死在了密林邊緣?!?/p>

  再看那被機頭撞穿的石壁上,破損的石窟里,隱現著很多異獸的石像,這個方向剛好與深潭正上方,建在絕壁危崖中的王墓寶頂宮殿一致,難道獻王墓的地宮已被墜毀的飛機撞破了?

  我在水下已無法再多停留,只好迅速浮上去換氣,頭一出水,便被上空的萬道虹光晃得眼睛發花。登山頭盔上雖然有潛水時用來保護頭部的排水孔,但是仍然覺得非常沉重,只好暫時把登山頭盔摘了下來。

  漏斗形大水潭像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擴音器,把瀑布群水流激瀉的聲音來回傳遞,只在這絕壁之內轟鳴回響,下方什么也聽不到。我看見高處的棧道上,有兩個人影飛快地向下奔來,遇到被瀑布沖毀的殘道,便利用藤蘿向絕壁下爬,正是胖子和Shirley楊。

  我將登山頭盔拿到手里,在水面上對他們揮動手臂。果然胖子和Shirley楊立刻發現了我,也在棧道上對著我揮手。

  我仰起頭來,四周絕壁如斧劈刀削一般,藍天高高在上,遙不可及,頓生身陷絕境之懼。那大批半蟲人卻正在退回瀑布邊的洞口,可能是因為這里是王墓的主陵區,設有大量的斷蟲道,所以它們無法適應,竟如潮退卻。這些怪胎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,不知它們會否卷土重來,不過總算是能暫時平靜下來喘口氣了。

  我對著棧道上的Shirley楊和胖子打手勢,示意他們不用下來接我,我自己可以爬上去,讓他二人到獻王墓的明樓寶頂上等我。

  然而那兩人就像是沒看懂一樣,對我又跳又喊,拼命地指指點點,顯得很是急躁,我雖然聽不到他們喊話的內容,但是從他們的動作中可以知道,在這水潭中正有一個潛伏的危險在向我逼近。我立刻以游泳比賽撞線的速度,迅速游向潭邊的棧道。

  胖子與Shirley楊見我會意,馬上沖下了棧道,胖子懼高,只能沿著寬闊的石階,遇到斷裂處才撅著屁股一點點蹭下來,而Shirley楊幾乎是一層一層地往下跳,他們越是這么匆忙,我越是清楚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。

  好在離那潭邊的棧道甚近,頃刻就到,我此時已經精疲力竭,使出最后的幾分力氣,爬上了棧道的石板??茨潜叹G的潭水,平如明鏡,只有對面大瀑布激起的一圈圈波紋,實在看不出有什么險惡之處,頂多也就是些被打成頭破腸穿的痋人,落入了水底,估計都被卷進了大漩渦里。

  這時Shirley楊已經趕了下來,見我無事,方才安心。我想問她究竟怎么回事,但是這里水聲太大,沒辦法交流,于是我指了指絕壁上的獻王墓寶頂,那里看起來還比較安全。

  抬眼望了望險壁危崖上的宮殿,正在虹光水汽中發出異樣的光彩,如夢又似幻,一時之間也無法多做思量,當下便舉步踏著千年古棧道,向著天宮前進。

  我忽然想到他們二人方才驚慌焦急的神態,忍不住出口相詢。Shirley楊聽我問起,便對我說道:“我們看見潭水深處有只巨大的怪爪,足有房屋大小,而你就在那只手的掌心邊緣,好像隨時都會被那只巨掌捉住,所以才急于下去接應?!?/p>

  怎么我自己在水中一點都沒察覺?低頭從棧道向下觀看,除卻瀑布群傾瀉的邊際外,碧綠幽深的水潭恬靜安謐,其深邃處那幽絕的氣息足能隔絕人的心神,從我們所在的高度,甚至可以看到水中的魚群穿梭來去。

  再仔細端詳,潭底的溝壑起伏之處,也都可以分辨出來,包括那架墜毀在水底的美國轟炸機殘骸,種種輪廓都隱約可見。水潭中部有個黑色的圓點,那應該就是險些將我吞沒的漩渦,在漩渦形水眼的外邊,有數只突起的弧形錐狀物,粗細長短不等,環繞著潭底的漩渦,剛好圍成一圈。

  從高處看下去,真如同一只超大的異獸之爪,捧著潭底的漩渦。

  我看得出神,心中只是反復在想:“這只異獸的巨爪如此形象,剛好在水眼的邊緣,難道是建獻王墓時有意而為?”

  胖子見我站著不走,便連聲催促,我也只好不再細想,繼續踏著天梯般的棧道,拾階而上。

  我走出沒幾步,忽然想到,對了,是Shirley楊曾經說這深綠的漏斗地形,有幾分像扎格拉瑪神山下的無底鬼洞。

  于是我邊向上走,邊對Shirley楊把我在水下所見的情形,揀緊要的講了一遍,最后說道:“潭底的漩渦,與咱們要找的那枚雮塵珠,在某種程度上看起來,有幾處特征都是不謀而合。圍著水眼下的獸爪也似乎是人工造的,這說明潭底也是王墓的一部分?!?/p>

  Shirley楊點頭道:“這深綠的大水潭,一定有很多古怪之處,但水下水草茂盛,憑咱們三個人,很難摸清下面的情況,只能從高處看那凹凸起伏的輪廓,憑空猜測而已?!?/p>

  我們又說起水下的墜機,我大致描述了一下形狀,Shirley楊說那可能是一架B24遠程轟炸機。

  墜毀的飛機一定與蟲谷入口處的兩塊隕石有關,那隕石本是一個整體,而且至少還有數塊,以葫蘆洞為中心,呈環形分布在周邊。在茂密的叢林中,很難找全它們的蹤跡。隕石中強烈的電磁干擾波,又受到葫蘆洞里鎮山的神物,也就是那只被放置在蟾宮中的藍色三足怪蟾的牽制。

  藍色怪蟾的材料非常特殊,可能是一塊具有夸克粒子與膠克粒子等稀有元素的礌性炙密礦石。這種東西使含有電磁輻射的隕石增輻,使電子設備失靈,甚至一些具有生物導航系統的候鳥,都會受到影響,以至于經過蟲谷上空的時候,從空中落下跌死。

  Shirley楊認為,這塊稀有的炙密礦石,本身就有強烈的輻射。它可能最早存在于一片三疊紀的古老森林中,在造成古森林變成化石的那次大災難中,由于它被高溫加熱,產生了更多的放射性物質,在四周形成了暗紅色半透明疊生巖,而且使其化為了葫蘆的形狀。

  甚至就連那只霍氏不死蟲,也都是由于它的存在,才躲過了那場毀滅性的災難,否則任憑那蟲子的生命力有多頑強,也適應不了大氣中含氧量的變化。礌性炙密礦石周邊的特殊環境,才使這只巨大的老蟲子,茍活至今,至于洞穴中大量的巨大昆蟲和植物,也肯定都是受其長期影響形成的。

  我們邊走邊商量這些事情,把所見到的種種跡象,綜合起來對比分析,再加上一些主觀的推測,如此一來那些零亂的信息,被逐漸拉成了一條直線。

  Shirley楊已經下定了決心,要在這次的行動中,增加一個分支任務:毀滅遮龍山的神器。

  這種放射性物質非常不穩定,時強時弱,可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是放射性元素比較活躍的一個時期,所以我們所見的墜機殘骸都是那個時期的。但是根據我們身上電子設備受干擾的程度,最近它又開始活躍了。如今不同于古代,空中交通越來越發達,為了避免以后再有慘劇發生,只有再想辦法冒險回到山洞中,設法毀掉這件神器。

  我忽然想起那張人皮地圖背面的話來,連忙讓胖子取出來觀看,只見其背面對獻王墓的注釋中有一大段寫道:“神魂莽莽歸何處,碧水生玄顯真形。龍山入云,蟲谷深陷,覆壓百里,隔天斷世,三水膴膴①,堇荼聚首,各守形勢。中鎮天心有龍暈,龍暈生處相牽連,隱隱微微繞仙穴,奧妙玄通在此中。隱隱是謂有中之無也,微微是謂無中之有也,其狀猶如盞中酥,云中雁,灰中路,草中蛇。仙氣行乎其間,微妙隱伏,然善形吉勢無以復加。獻王殪,殯于水龍暈中,尸解升仙,龍暈無形,若非天崩,殊難為外人所破?!?/p>

  人皮地圖背面這些近似于青烏風水中的言語,是說那獻王墓所在仙穴的好處,最后一句卻出人意料,提到了“天崩”一詞。當時我們無人能解其意,甚至猜測有可能是指有星墜發生的特殊時刻,才有機會進入王墓的玄宮,但是自入遮龍山以來,見到了很多墜毀飛機的殘骸,也許“天崩”是指落下來的飛機撞破了墓墻?

  我以前并不認為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仙穴,覺得那只是夸大其詞,危言聳聽,因為就連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中,都只說神仙穴不可遇,不可求,僅僅只在理論上存在。

  現實中當然不會有千年不散的百道七彩水虹聚集一處,但是身臨其境,才知道原來統治階級除了長生不老以外,沒有什么是做不到的,那獻王竟然能改格局,硬是改出這么個“龍暈”來。從風水學的角度來看,所謂“龍暈”是指清濁陰陽二氣相交之處一層明顯的界限,這層界限不是互相融合的區域,而更像是天地未分時的混沌狀態,正是常人說的“低一分是水,高一分是氣”?!褒垥灐闭遣桓卟坏?,非水非氣,而是光,凝固且有形無質,千年不散的虹光。

  聽Shirley楊說這附近有礌性炙密物,我才想到,正是這塊石頭,使蟲谷內負離子增大,幾乎無云無雨,讓瀑布群升騰的水汽難以揮發,在綠色大漏斗上空,形成了一層只在傳說中才有的“龍暈”,原來這是一種“人造”的光學現象。

  說話間我們恰好穿過天宮下的龍暈,以前只覺得彩虹遠在天邊,此時竟然從中穿過,只覺得像是進入了太虛幻境,自己則變成了仙人一樣。三人都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四周的虹光,當然是都抓了個空,一個個都咧著嘴傻笑,突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念頭:如果這是夢境,最好永遠也不要醒來。

  不過那片七彩虹光極薄,很快美妙的感覺蕩然無存,只是爬這棧道爬得腿腳酸疼,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,才算是繞到了天宮的殿門之前。

  我指著面前的殿門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如果天乩中所描述的天崩,就是那些發生空難的飛機,那么我想這應該是符合的。潭底的石壁已經被機頭撞出一個大洞,只是還不能肯定那洞中是否就是玄宮。摸金校尉縱然能分金定穴,卻定不出這神仙穴的規模。不過咱們在王墓的寶頂中來個地毯式搜索,倒也不愁查不明白,里面一定隱藏著很多秘密?!?/p>

 ?、?膴,音wǔ;膴膴,美也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12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