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35章 凌云宮 會仙殿

  站在天宮般宏偉華麗的宮殿正下方,只覺整個人都無比渺小。宮殿這種特殊的建筑,凝結了中國古典建筑風格與技術的全部精髓,是帝王政治與倫理觀念的直接折射,早在夏代,便有了宮殿的雛形,至隋唐為巔峰,后世明清等朝莫能超越,只不過是在細微處更加精細而已。

  古滇國雖然偏安西南荒夷之地,自居化外之國,但最初時乃是秦國的一部分,王權也始終掌握在秦人之手,直到漢武帝時期。所建造的這座獻王墓,自然脫不出秦漢建筑的整體框架,外觀與布局都按秦制,而建筑材料則吸取了大量漢代的先進經驗。

  正殿下有長長的玉階,上合星數,共計九十九階,由于地形的關系,這道玉階雖然寬闊,卻極為陡峭,最下面剛好從道道虹光中延伸向上,直通殿門。大殿由一百六十根楠木為主體構成,只見層層秦磚漢瓦,紫柱金梁,極盡奢華之能事。

  這些完全都與鎮陵譜上的描述相同,在這危崖的絕險之處,盤巖重疊,層層宮闕都揳進絕壁之中,逐漸升高,憑虛凌煙之中,有一種欲附不附之險。我們三人看得目眩心駭。沿山凹的石板棧道登上玉階,放眼一望,但見得金頂上聳巖含閣,懸崖古道處飛瀑垂簾,深潭周遭古木怪藤,四下里虹光異彩浮動,遙聽鳥鳴幽谷,一派與世隔絕的脫俗景象。若不是事先見了不少藏在這深谷中令人毛骨聳然的事物,恐怕還真會拿這里當作一處仙境。

  而現在不管這天宮景象如何神妙,總是先入為主地感覺里面透著一股子邪氣,不管再怎么裝飾,再如何奢華,它都是一座給死人住的宮殿,是一座大墳。而為了修這座大墳,更不知死了多少人。有道是:萬人伐木,一人升天。

  白玉臺階懸在深潭幽谷之上,又陡又滑,可能由于重心的偏移,整座宮殿向深潭一面斜出來幾度,似乎隨時可能翻進深淵。胖子在棧道上便已嚇得臉上變色,半句話也說不出來,此刻在絕高處,雙腳踏著這險上之險的白玉階,更是魂不附體,只好由我和Shirley楊兩人架著他,閉起眼來才能緩緩上行。

  走到玉階的盡頭,我突然發現,這里的空氣與龍暈之下截然不同,龍暈下水汽橫生,一切都是濕漉漉的,而我們現在所在的天宮卻極其的涼爽干燥。想不到這一高一低之間,濕度差了那么多,這應該是龍暈隔絕了下面水汽,在清濁不分明環境中,才讓宮殿建筑保持到如今,依然如新。不愧是微妙通玄,善狀第一的神仙穴,那天輪龍暈的神仙形勢,確是非同凡俗。

  這段玉階本就很難行走,又要架著胖子,更是十足艱難。三人連拖帶爬,好不容易蹭到闕臺上。我問Shirley楊要了金剛傘,來至殿門前,見那門旁立著一塊石碑,碑下是個跪著的怪獸,做出在云端負碑的姿態,石碑上書幾個大字,筆畫繁雜,我一個也識不得,只知道可能是古篆。

  只好又讓Shirley楊過來辨認,Shirley楊只看了一遍,便指著那些字一個一個地念道:“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,凌云天宮,會仙寶殿?!痹瓉磉@座古墓的明樓是有名目的,叫作“凌云宮”,而這頭一間殿閣,叫什么“會仙殿”。

  我忍不住笑罵:“獻王大概想做神仙想瘋了,以為在懸崖絕壁上蓋座宮殿,便能請神仙前來相會,陪他下棋彈琴,再傳他些長生不死的仙術?!?/p>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又有哪個帝王不追求長生呢?不過自秦皇漢武之后,后世的君主們大多都明白了那只不過是一場如光似影的夢,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規律,縱然貴為真命天子,也難以逆天行事。但即便是明白了這一點,他們仍希望死后能享受生前的榮華富貴,所以才如此看重王陵的布置格局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他們若不窮奢極欲、淫逸無度地置辦這么多陪葬品,這世上又哪里會有什么摸金校尉?”口中說著話,抬腿便踢開殿門。那殿門只是關著,并沒有鎖,十分沉重,連踹了三腳,也只被我踹開一條細縫,連一人都難進去,里面黑燈瞎火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  雖說按以往的經驗,在明樓中極少有機關暗器,但我不愿意冒無謂的風險,剛將殿門開啟,立刻閃身躲到一邊,撐起金剛傘遮住要害,等了一陣,見殿中沒有什么異常動靜,才再次過去又把殿門的縫隙推大了一些。

 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點了點頭,示意可以進去了,三人都拿了武器和照明設備,合力將殿門完全推開。雖然是白天,陽光卻也只能照到門口,寬廣的宮殿深處仍然是黑暗陰森,只好舉起手電筒探路。

  剛邁過殿門那道高大的紅木門檻,便見門后兩側,矗立著數十尊巨像,首先是兩只威武的僻邪銅獅,都有一人多高。左邊那只是雄獅,爪下按著個金球,象征著統一宇宙的無上權力;右邊的那只爪下踩著幼獅,象征子孫綿延無窮,此乃雌獅。

  獅子所蹲伏的銅臺,刻著鳳凰和牡丹,三者合起來象征著“王”———獸中之王、鳥中之王、花中之王。

  雖然世間多是石獅,銅獅比較罕見,卻也不是沒有,所以這并沒什么奇怪的,奇怪就奇怪這對銅獅不擺在殿門前,而是放置在里側,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總之是非常不合常理。

  銅獅后邊依次是獬、犼、象、麒麟、駱駝、馬各一對,銅獸后則有武將、文臣、勛臣共計三十六尊。銅人的姿態服飾都十分奇特,與其說是在朝中侍奉王道,不如說是在舉行某種奇怪的儀式。大群的銅獸銅人如眾星捧月般,拱衛著殿中最深處的王座。

  胖子說:“這宮殿怎么跟咱們參觀過的十三陵明樓完全不同?十三陵的寶頂金蓋中,雖然也是宮殿形式,卻沒有這些古怪的銅人銅獸?!?/p>

  我對胖子說:“倒也沒什么奇怪,反正都是追求侍死如侍生,朝代不同,所以形式有異,但是其宗旨完全一樣。咱們去陜西倒……旅游的時候,不是也在漢陵區見過滿地的大瓦片嗎?那都是倒塌的漢墓地上宮殿遺留下的,木梁經不住千年歲月的消磨,早就朽為空氣,而磚瓦卻一直保存到現在?!?/p>

  所謂“朝代不同,形制有異”,只不過是我自己說出來安慰自己的言語,至于這些靜靜矗立在宮殿中千年的銅像有什么名堂,我還半點摸不著頭腦,不過我不希望把這種狐疑的心理,轉化為胖子與Shirley楊的心理壓力,但愿是我多慮了。

  Shirley楊見了殿中的非凡氣象,也說這滇國為西南夷地,其王墓已有這般排場,相比之下,那些代表著中央集權的唐宗漢武之墓,其中寶物都是以數千噸為單位來計算,更不知有多大規模??上Ш茉缇捅粐乐仄茐?,咱們現代人是永遠都沒有機會見到,只能神馳想象了。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也不是所有的王墓都有這獻王墓的氣派,獻王根本就沒為他的后人打算,可能他畢生追求的就是死后埋在龍暈里,以便成仙?!?/p>

  因為這凌云宮是古墓地宮的地上設施,并非放置棺槨的墓室,所以我們還算放松,并未像是進了玄宮般緊張。這殿中靜得出奇,越是沒什么動靜,越顯得陰森可怖。

  我手心里也開始出汗了,這地方少說也有兩千年沒活人進來過了,但是絲毫沒有潮濕的霉氣,所有的物體都蒙有一層厚厚的灰塵。這些落灰也都是從殿中磚瓦中來的,沒有半點外界的雜塵,覆蓋著兩千年前的歷史。

  鑲金嵌玉的王座,就在會仙殿的最深處,前邊有個金水池阻隔,中間卻沒有白玉橋相聯。這水池不窄,里面的水早已干涸了,從這里隔著水池用狼眼照過去,只能隱約看到王座上盤著一條紅色玉龍,看不清是否有獻王的坐像。

  胖子見狀罵道:“是不是當了領導的人,都喜歡脫離群眾?和群臣離得那么遠,還他媽商議個蛋朝政啊,走走,咱們過去瞧瞧?!笨钙鹬ゼ痈绱蜃謾C當先跳下了一米多深的池中。

  我和Shirley楊也跟著他跳下干涸的金水池,見池中有只木船,造得如同荷葉形狀,原來以前要過這水池還必須要踏舟而行,看來這獻王倒也會玩些花樣。

  沒等從金水池的另一端上去,我們就沉不住氣了,拿著狼眼向對面亂照,王座上似乎沒有人像,但是后邊卻非同尋常。我們三人越看越奇,急不可待地爬上對面,我心中變得忐忑起來:“難道憑我胡某人料事如神的頭腦,竟把天崩這件事理解錯了不成?從這里看來天崩與墜機應該是毫無關聯的,那獻王的尸體如今還在不在墓中?”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13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