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38章 天窗

  我從大木梁上跌落,被繩索像那些空空的衣服一樣懸掉在空中,頭上腳下地吊在那里。剛想到這后殿中的水銀機關,有可能是想保存某個秘密,便覺得腰上一緊,Shirley楊和胖子正在動手拽動繩索,緩緩地將我拽回木梁。

  我的大腦在飛速運轉,眼瞅著殿內水銀越來越多,已經沒過了六足銅鼎的鼎腹,只消再有片刻,就會將畫墻、石碑完全覆蓋。那個只要一碰就會引發水銀機關的地方,應該就是藏有“秘密”的所在,而且它一定就在這壁畫、石碑和黑色銅鼎之中的某一處,究竟是在哪里呢?

  大概是由于身體倒轉血液倒流,那殿中的景象看起來也與正面不同,這一刻頭腦異常清醒,一仰頭看到的就是殿中的地面,在半空中看來,殿中最突出的,便是那數堵擺成八卦九宮之形的壁畫墻。其中的一堵格外突出,有只痋人被鼎蓋碾到墻壁上,血肉模糊之下,把那白底畫墻濺得像打翻了墨水,滿壁盡是漆黑深綠的血液肉末。加上鼎蓋的重量,那堵墻壁也被撞裂了一處缺口,四周延伸出數道裂紋。

  八堵磚墻上的壁畫眾多,畫滿了滇國種種詭異行巫儀式的卻只有一堵,正是被鼎蓋撞破的那面,此墻一破,殿中的短廊立刻被封死,又有大量水銀從龍口傾瀉而出。這一切都說明,墻中藏著重要的東西,一旦受到外力侵犯,便觸發殿內機括,躲不及的,就被水銀吞沒,全身變黑而死,倘若入侵者身手靈便,能從殿頂逃脫,那片刻之間,水銀也可注滿后殿,外人絕難發現那墻中藏著東西。

  之所以不做那類絕戶機關,可能是因為日后還要將此物取出來,但為什么獻王入葬的時候,沒有將其帶入地下玄宮,而是藏于明樓寶頂之上?現在當務之急,是在水銀沒過那畫墻裂縫之前,把里面的東西掏出來。

  我并沒有多想,只是在那一瞬間,憑摸金校尉的直覺,認為墻里藏著東西。所謂“直覺”,不過是腦中有若干記憶碎片與五感接受到的信息,綜合在一起,跳過邏輯層次,直接反射到思維之中,其準確程度,取決于一個人的經驗常識和判斷能力。

  這時候我顧不得懸在空中,立刻大喊道:“就在這堵墻里!”我突然的大喊大叫,將正在木梁上拉扯繩索的胖子與Shirley楊嚇了一跳,二人頗為不解,都問:“什么在墻里?”

  我發覺這殿內的汞氣漸濃,已無法再多停留,此時更無暇細說,便讓他們先別把我拽上。我要下降到破裂的壁畫墻處,看還有沒有機會將里面的東西取出來,另外讓胖子用打火機燒了那套鬧鬼的巫衣,并特別對他強調,不論那衣服有何古怪,一概不要理睬,只管點火就是。同時讓Shirley楊抓緊時間先攀上最高處,炸破殿瓦。

  Shirley楊和胖子雖不知我想做什么,但是我們久在一起形成默契,都明白我一定有我的道理,等出去再分說不遲,于是二人從大木梁上分頭行事。

  胖子仗著殿內漆黑,看不清有多高,倒也能夠行動。我見他壯著膽子從木梁上蹭到殿角懸掛的巫衣處,顫顫悠悠地取出打火機,以他這種魯莽狠惡之人,便是鬼神也懼怕他三分,于是我便不再去看他,自行扯動腰間的滑輪,就近蹬踩一座石碑,將身體蕩向那堵壁畫墻。

  蕩到最低處,登山頭盔甚至已經蹭到了地面的水銀,雙手一夠著壁畫墻,趕緊先向上爬了半米。秦漢之時加熱硫化汞技術的發達,還是得自秦皇漢武對煉丹求長生的不懈努力。

  只見壁畫墻被鼎蓋撞裂的地方果然露出半截玉函。函上纏有數匝金繩,不斷上漲的水銀,眼看就將淹沒墻上的裂縫,匆忙中不及細看,先將顛倒的身體反轉過來,忍耐著嗆人的汞臭,立刻動手,用登山鎬猛鑿墻壁,這種拆墻的活我當年還是工兵的時候,便已駕輕就熟。

  壁畫墻全是以草土磚壘成,是以并不堅固。藏在墻中的玉函不小,需要鑿掉好大一片草土磚,才能將之取出。正當我忙于鑿墻之際,忽聽頭上轟隆一聲,掉下來不少磚瓦,一道刺眼的陽光射進了陰森的宮殿。

  我抬頭向殿頂一望,原來Shirley楊已經給殿頂開了個天窗。這天宮的琉璃頂不厚,并沒有用到炸藥,直接用工兵鏟和登山鎬破出了個大洞。陽光斜射進殿,恰好照在墻角那套巫衣之上,而胖子也剛好點著了火。那件像是染滿了鮮血的紅色巫衣,燃燒著掉落下來,化為了一團灰燼,頃刻便被水銀蓋住。

  我見他們二人都已得手,當下也奮起全力,鑿掉最后兩塊礙事的土磚,伸手將藏在墻壁中的玉函取出,一掂分量,也不甚沉重,現下也沒工夫去猜想里面裝的何物,隨手將玉函夾在腋下,轉動滑輪升上主梁。殿中的數只獸頭,仍不斷噴出水銀,正沒過了壁畫墻上破洞的高度,倘若剛才慢個半分鐘,就永遠也沒機會得到這只玉函了。

  我一上主梁,立時與胖子匯合到一處,匆匆忙忙地攀著木椽,從天窗爬出了這危機四伏的天宮。

  外邊日光已斜,由于特殊地形的關系,蟲谷深處每天受到日光照射的時間極短,日頭一偏,就被大山遮蓋,谷內便會逐漸陷入黑暗之中。站在溜滑的大片琉璃瓦上,見天宮下的龍暈已由日照充足時的七彩,變為了一抹昏暗的金光,深處的漏斗狀水潭,已經黑得看不清水面了,似是與深潭底部的黑色漩渦融為了一體。

  回想剛才在天宮中的一幕幕,最讓我費解的仍然是那些銅獸銅人。至于那滿殿高懸的古怪衣裝,如冰似霜的女人尖笑,激瀉而出的大量水銀,藏在壁畫墻中的玉函,反都并不掛心,滿腦子都是那動作服飾都異乎尋常的銅像,一定有什么不尋常的事我還沒想起來,但是越想越是抓不住半點頭緒。

  這時Shirley楊輕輕推了我一下,我才從苦苦思索中回過神來,定了定神,將那只從畫墻里掏出來的玉函取出來給胖子和Shirley楊看,并將當時的情形簡要說了一遍。

  玉函上纏繞著數匝金繩,玉色古樸,有點點殷紅斑跡,一看便是數千年前的古物。不過這玉函是扁平長方的,看起來應該不是存放鳳凰膽的。如此機密地藏在天宮后殿,其中的事物一定非同小可,我當下便想打開觀看,但那玉函閉合甚嚴,如果沒有特殊工具,若想將其打開,就只有毀掉外邊這塊古玉。

  Shirley楊說:“古玉是小,里面的物品是大,還是等咱們回去之后,再細看不遲,現下時間緊迫,也不爭早看這幾時?!?/p>

  我點頭稱是,便讓胖子將玉函包好,先裝進他的背包之中。我問胖子:“你燒那件紅衣服的時候,可覺得有什么古怪之處嗎?”

  胖子裝好玉函后,便將大背囊放在身旁,對我抱怨道:“你還有臉問啊,那件衣服真他媽邪門,若是胖爺我膽量稍遜那么幾分,此刻你就得給我收尸了。下次再有這種要命的差事,還是胡司令你親自出馬比較合適,連算命的瞎子都說你命大?!?/p>

  眼看天色漸黑,我們下一步便打算立刻下到潭底,探明墓道的位置,于是我一邊忙著同Shirley楊打點裝備,一邊問胖子道:“那瞎子不是也說過你嗎,說你是三國時呂布呂奉先轉世投胎,有萬夫不擋之勇,又有什么東西能嚇住你?你倒跟我仔細說說,衣服里的半截女尸是怎么個樣子?”

  胖子身在最高的天宮寶頂,望了望下面漆黑的深谷,發覺足下大瓦滑溜異常,心中正怯,聽我這么一問,便隨口答道:“什么什么古怪,他媽的不過是在腦袋那里繃著張人皮,還有假發,是個頭套。我堵上了耳朵,便聽不到那鬼笑的聲音,就按你所說,直接揪了人皮頭套,一把火連頭套帶衣服燒個精光?!?/p>

  我奇道:“那厲鬼的尖笑聲又從何而來?莫不是有鬼魂附在那件巫衣上了?”

  胖子嘬著后槽牙對我小聲說道:“你是沒離近了看,人皮頭套畫得白底紅唇,跟張死人臉也差不了太多。我現在想想還覺得腿肚子大筋發顫,若是再有什么鬼魂,此時又哪里還有命在這里與你述說?那鬼笑聲我看八成是人皮頭套上有幾個窟窿,被那殿頂的小風一吹,那殿上又全是能發沉龍音的大棵楠木,所以咱們大概是聽差了,你就不用胡思亂想疑神疑鬼了?!?/p>

  我聽了胖子所講的經過與理由,一時不置可否,陷入了沉默,心中暗想:“這胖廝一貫糊涂倒賬,說起話來也著三不著兩,雖然看著他將那巫衣燒毀,卻不能放心。那厲鬼的尖笑能讓人汗毛上長一層寒霜,新疆魔鬼城也有奇異風聲,卻絕無這般厲害。向毛主席保證,那衣服和人皮頭套絕沒那么簡單,現在我們身處絕險之地,萬事都需謹慎小心,還是再試他一試,才能安心,別再一個大意,釀成遺恨?!?/p>

  我擔心胖子中了邪,便準備用辟邪的東西在他身上試試驗,這時日光西斜,堪堪將落入西邊的大山之后,要動手也只在這一時三刻。

  我將方案在腦中轉了三轉,便放下手中正在檢點的裝備,從天宮的琉璃頂上站起身來,假裝伸個懶腰,活動活動筋骨,就勢繞到胖子身后。

  不料這一來顯得有些做作了,胖子倒未察覺正在大口啃著巧克力充饑,反倒是讓Shirley楊看我不太對勁。她立刻問我:“老胡你又發什么瘋?這不早不晚的,為什么要抻你的懶筋?琉璃瓦很滑,你小心一些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連使眼色,讓她先不要說話,心想:“你平時也是鬼靈精的,怎么今日卻這般不開竅?片刻之后,你恐怕就要見識我胡某人料事如神了,管教你佩服得五體投地?!?/p>

  Shirley楊雖然不明白我為什么對她擠眉弄眼,卻也見機極快,立刻便不再說話,低頭繼續更換狼眼手電筒的電池。

  胖子卻塞了滿口的巧克力和牛肉干,扭過頭來看我,嗚里嗚嚕地問道:“胡司令,是不是從木梁上掉下去的時候把腰扭了?要我說咱也都是三十啷當歲的人了,比不得從前,凡事都得悠著點了,回去讓瞎子給你按摩一道。嘿,你還別說瞎子這手藝還真靈,上回我這肉都打擰兒了……”

  我趕緊對胖子說:“三十啷當歲就很老嗎?你別忘了革命人永遠年輕啊。再說我根本不是閃了腰,而是在天宮的絕頂之上,居高臨下,飽覽了祖國的大好河山,心懷中激情澎湃,所以特意站起來,想吟詩一首留作紀念?!?/p>

  胖子笑噴了,將口中的食物都吐了出來:“胡司令你可別拿我們糟改了,就你認識那倆半字兒還吟詩呢?趕緊歇著吧你,留點精神頭兒,一會兒咱還得下到玄宮里摸明器呢?!?/p>

  我見胖子神態如常,心中也安了一些,不過既然已經站起來了,還是按事先盤算的方案行事,多上一道保險,終歸是有好處沒壞處。

  于是一邊信口開河,一邊踩著琉璃瓦繞到胖子背后:“王司令你不要用老眼光看待新問題,古代很多大詩人也都是目不識丁游手好閑之徒,不是照樣留下千古佳句嗎?我承認我小時候是不如你愛學習,因為那時候我光忙著響應號召,天天關心國家大事去了,不過我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之情,可一點也不輸給你,我……”

  我說著說著便已繞至胖子背后,口中依然不停說話,手中卻已從攜行袋里摸了一大把糯米。這些糯米還是去年置辦的,放得久了一些,米色有些發陳,不過糯米祛陰,過了期的糯米也照樣能用。

  我立刻將著一大把糯米,像天女散花一般從胖子后邊狠狠撒落。胖子正坐著和我說話,不想突然有大量糯米從后潑至,嚇了一跳,忙扭頭問我:“你吃多了撐的???不是說吟詩嗎?怎么又撒米?又想捉鳥探那古墓地宮里的空氣質量是怎么著!”

  Shirley楊也在一旁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我,我見糯米沒從胖子身上砸出什么厲鬼,只好解釋道:“我本來是想出來了幾句高詞兒,也都是千古絕句,不過突然想起來小胖剛剛碰了那人皮頭套,便替他驅驅晦氣。不過按古老相傳的規矩,這事不能提前打招呼,必須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才起作用。去凈了這古舊的晦氣,日后你肯定是升官發財,大展宏圖。你看我為了你的前途,都把我那好幾句能流芳百世的絕句,給忘到九霄云外去了,現在再想卻想不起來了,沒靈感了?!?/p>

  我胡編了一些理由,暫時將胖子與Shirley楊的疑問搪塞過去,也不知這么說他們能否接受。正當我繼續自圓其說之際,Shirley楊忽然指著天空對我們說:“你們看那天空的云,可有多奇怪?!?/p>

  胖子舉頭一望,也連連稱奇:“胡司令,莫不是龍王爺亮翅兒了?”

  只見山際那片仍有亮光的天空中,伸出一大條長長的厚重黑云,宛如一條橫在空中的黑龍,又似乎是一條黑色天河懸于天際,逐漸與山這邊已陷入黑暗的天空連為一體,立時將谷中的天宮和水龍暈,籠上了一層陰影。

  尋常在野外空氣清新之處,或是空氣稀薄的高山之上,如果空中云少,夜晚都可以看到璀璨的銀河。不過與星空中的銀河相比,此刻籠罩在我們頭上的這條“黑河”卻顯得十分不祥,蕭煞陰郁。幽谷中的陵區本來就靜,此刻更是又黑又靜,好像我們此時已經置身于陰森黑暗的地下冥宮一般。

 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這種天象在古風水中有過記載,天漢間黑氣貫穿相連,此天兆謂之黑豬過天河;天星秘術中稱此為雨候犯境;而青竹地氣論中則說,黑豬渡河必主此地有古尸作祟,是以尸氣由陰沖陽,遮蔽星月?!?/p>

  胖子不解其意,問我道:“照這么說不是什么好兆頭了,究竟是雨候還是尸氣?對了,那雨候又是什么?可是要擋咱們的財路?”

  我對胖子說:“雨候是指洪水暴漲。咱們前趕后錯,今夜就要動手倒那獻王墓,而又碰上這種百年不遇的罕見天象,不知這是否和獻王改動地脈格局有關。也許這里在最近一些年中,經常會出現這種異象,這場暴雨憋著下不出來,遲早要釀成大變,說不定過不多久,這蟲谷天宮就都要被大山洪吞了。咱們事不宜遲,現在立刻下潭?!?/p>

  說話間天已經變成了黑鍋底,伸手不見五指。三人連忙將登山頭盔上的射燈打開,這才有了些許光亮,將裝備器械稍做分配,仍將那些怕水的武器炸藥放在背囊中,從殿側垂著繩子降下,找準了棧道的石板,沿途盤旋而下。這一路漆黑無比,只好一步一蹭地走,遇到殘道,還要攀藤向下,三束光柱在這漫無邊際的黑暗中,顯得微不足道,只能勉強看清腳下,就連五六米開外的地形輪廓都難以辨認。

  我們摸著黑,終于到了谷底棧道的盡頭,但是我估計此時也就是剛剛下午五點來鐘,漏斗上的圓形天空,已經和其余的景物一同溶入了黑暗之中。這黑豬渡河,來得好快。

  突然想到今天是七月十九,這可大事不妙了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16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