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40章 水眼

  胖子解釋道:“其實……當時……當時我也就隱瞞了一件事,不對不對,不是想隱瞞,是沒得空說,而且我考慮到咱們最近開銷比較大,光出不進也不是事兒……好好,我撿有用的說,我爬過房梁,去燒吊在墻角的那套衣服,開始也被那好像腦袋一般的人皮頭套唬得夠嗆,但是我一想到董存瑞和黃繼光那些英雄,我腦袋里就沒有我個人了,一把將那頭套扯了下來,想作為火源,先點著了,再扔過去燎下面的衣服,怎知那死人皮里掉出一塊石頭,我撿起來一看,又黑又滑,像是玉的,我跟大金牙那孫子學的,習慣性地用鼻子聞了聞,又用舌頭舔了一下,就甭提多苦了,可能還不是玉,我以為就是塊茅坑里的臭石頭,但在咱們潘家園吃藥的(購假貨)很多,我想這塊黑石八成也能冒充黑玉賣個好價錢,就順手塞進了百寶囊里,再后來我自己都把這件事給忘了,從棧道上下來的時候,便忽然覺得舌頭上癢得鉆心,直等進了墓道,已經是有口不能言了,必須捂著嘴,否則它就自己發笑,把我也嚇得不輕,而且非常想吃人肉,自己都管不住自己了……”

  Shirley楊聽到這里,插口道:“我想咱們所推測的完全正確,確實中了舌降或舌蠱一類的滇南邪術,殿頂懸掛的那些服裝,百分之百就是六足火鼎里眾多尸體的主人,他們都是夷人中的首腦,落此下場,也著實可悲。這獻王墓的地上地下。都處處透著古怪詭異,獻王臨死前,一定是在準備一個龐大的儀式,但是未等完成,便盡了陽壽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這些巫蠱邪術雖然詭異,畢竟還有跡可尋,我看王墓里不尋常的東西實在太多,天宮中的銅獸銅人便令人費解,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見到過,但是說什么也回想不起來了,另外你們再看看這地宮墓道里的銅車馬,還有那盡頭處的土丘邊,有上百具身受酷刑的干尸,即使全是殉葬的奴隸,也不應如此殘忍地殺害,這哪里還有半分像王墓,分明就是個刑場?!?/p>

  我們休息了這片刻,便按捺不住,一同起身查看那些干尸以及石臺上的銅車馬,由于干尸被蠟裹住,胖子剛才用舌頭舔了半天,也沒舔破那層硬蠟,這樣還好,至少想起來還能讓我們心里稍微舒服一些,否則真沒人愿意和他一起吃飯了。

  這時凝神細看,發現眾多死狀恐怖的干尸。老幼青壯都有,看來都是些奴隸,不知為何被施以如此重刑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古時活人殉葬。絕不會如此熱蠟灌頂,削耳剜目,如果他們并非奴隸,就一定是犯了滔天大罪的犯人。

  再看那些銅人銅馬,果然是少了點什么,首先是人未持器,馬不及鞭,其次數量也不對,古代人對二、三、六、七、九五個數字極為看重,尤其是六,按制王侯級貴胄出行,至少有三十六騎開道,次一級的為十六騎,而這隊銅人馬數量尚不足三十。

  最重要的是除了銅馬還好之外,這些銅人朽爛得十分嚴重,甚至有些地方已經軟化剝籂,我曾經看過一些資料,很多漢墓中。都曾出土過青銅器陪葬品,雖然受到空氣和水的侵蝕,生出銅花,但是絕不如這些銅人馬,所受的侵蝕嚴重。

  雖然這墓道被潭水侵入,但是這里絕對濕度并不很大,出現這種現象,十分難以理解,我一時沒了頭緒。

  Shirley楊腦子轉得很快,稍加思索便對我說:“如果換個角度,就不難理解了,咱們先入為主,一直認為這里是安置獻王棺槨的地宮,但咱們可能從一開始就搞錯了,這里根本不是地宮,而是一處為王墓鑄造銅人、雕刻石獸的加工廠,這些銅人腐朽得如此嚴重,我想這可能與銅錫合金的比例失調有關,這王墓規模頗巨,想必單憑滇國之力很難建造,工程中一定大量使用了俘虜周邊國家的奴隸,其中必然也從中訓練了一些技術型工種,但這批從俘虜中選出的工匠把配料比例搞錯了,導致浪費了不少時間和原料,自古銅錫便有六齊(劑)之說,金有六齊,六分其金而錫居一,謂之鐘鼎之齊,五分其金而錫居一,謂之斧戈之齊等等……雖然同樣是銅器,但是比例不同,制造出來的物品性能毫不相同,如果失去六齊的基準,鑄造出來的東西就是廢品,所以這些犯了錯的奴隸們,被殘酷地處死,殺一儆百,而后封閉了這處作坊。

  我一拍自己的登山頭盔:“對啊,我剛要想到卻被你說了出來,難怪這里根本不像是古墓的玄宮,不過既然這里不是,那王墓的墓道又在哪里呢?”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普天下懂得分金定穴秘術之人,再無能出你之右者……當然,這是你自我標榜的,所以這就要問你了,咱們時間不多了,一定要盡快找到墓道的入口?!?/p>

  所謂“分金定穴”,是只有少數摸金校尉才掌握的秘術,可以通過分辨“形勢理氣,龍沙穴水”這些風水元素,用羅盤金針,確認古墓棺槨放置的精確位置,其誤差最多不超過一枚金針的直徑,故名“分金定穴”。

  但現在的情況實在是讓我為難,倘若能直接用分金定穴找那王墓的墓室,我早就直接找了,但問題是羅盤一進“蟲谷”便已失靈,而且這種“水龍暈”只在傳說中才有,我的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也只是略微提及了一些,而且書中只是以后人的觀點,從一個側面分析了一下其形勢布局,未曾詳論。

  經過我多年的研讀,我判斷家里祖傳的這本殘卷出自晚清年間,而其理論主要是基于唐代的風水星位之說,但這蟲谷深處的“水龍暈”,則是屬于上古風水中提及的仙穴,后世風水高手多半認為世間并不存在這種仙穴,所以我一直仰仗的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殘卷,在這里已經派不上多大用場了。

  若想盜墓,必先找墓,但是有些帝陵王墓就在那擺著,一直沒有遭盜掘,這主要是有兩方面的原因,其一,自古以來盜發帝陵等超大古墓,多是軍閥農民軍等團體所為,想那些帝陵都是開山鑿嶺,深藏地下,由數十萬人,窮數十年精力才建成,那都是何等堅固深厚,不起大軍,難以發掘,因為它不是挖挖土那么簡單,其工程量和從大山里開條隧道出來差不多,而且這還是在能挖出墓道的前提下,找不到墓道,把山挖走一半,也不一定能找到墓門在哪,見過真正大山的人,都應該知道山脈和土坡有多大差別。

  其二,帝陵再堅固,也對付不了盜墓賊,它再怎么堅固,怎么隱蔽,畢竟沒長腿,跑不了,永遠只能在一個地方藏著,即便是沒有大隊人馬發掘,這撥人挖不了,還有下一撥人,豁出去挖個十年二十年的,早晚能給它盜了,但是能使分金定穴的人,都知道地脈縱橫,祖脈中重要的支岔,影響著大自然的格局和平衡,所以他們絕不肯輕易去碰那些建在重要龍脈上的帝陵,以免破了大風水,導致世間有大的災難發生。

  在這“獻王墓”中,我們無法直接確認棺木的位置,只好用最土的法子,也就是軍閥或農民軍的手段,找“墓道”,帝陵墓道中一重接一重的千斤大石門,就是用來對付這個土法子的,因為只要找到墓道,就能順藤摸瓜找出墓門墓室,但是我開始的時候,發現的這個被墜機撞破的山體缺口中,竟然不是墓道,那么這墓道究竟藏在哪里呢?

  雖然知道肯定就在這山谷最深處,不會超出“凌云天宮”之下一里的范圍,但是就這么個綠色大漏斗的四面絕壁深潭,只憑我們三人慢慢找起來,怕是十年也找不到。

  我忽然靈機一動,想到了一個地方,我立刻對Shirley楊說:“水眼,那個黑色的大漩渦,我想那里最有可能是安放獻王尸骨的所在,最有可能被忽視的就是那里,地宮一定是在山體中,但是入口是好似鬼洞一樣的水眼?!?/p>

  Shirley楊奇道:“你是說那水眼下有棺???你最好能明確的告訴我,這個判斷有幾成把握?那里的潛流和暗涌非常危險,咱們有沒有必要冒這個險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即便獻王不在水眼中,那里也應該是墓道的入口,我至少有七成把握,這次孤注一擲,倒也值得搏上一搏,不過咱們三人雖然都水性精熟,但我已領教過那口水眼的厲害了,縱然愿意冒十成的風險,卻也不易下去?!?/p>

  Shirley楊看了看四周的銅人說:“我有個辦法能增加安全系數,現在還有三根最粗的加固長繩,每一根都足能承受咱們三個人的重量,為了確保安全,可以分三處固定,即使斷了一根,也還有兩根,咱們在潭底拖上只沉重的銅馬,就不會輕易被暗流卷動,這樣要下到水眼中,收工后再退出來,也并非不可能?!?/p>

 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那咱們就依計行事,讓胖子戴罪立功,第一個去塞那水眼。

  獻王的棺槨,有很大的可能就在潭底的“水眼”中。我記得剛在潭底見到一條巨大的石梁,那時我以為是建造王墓時掉下去的石料,現在想想,說不定那就是墓道的石頂。

  我們分頭著手難備,將三條最粗的長索,分別固定在水下那架重形轟炸機的殘骸上,沒有比這架“空中堡壘”的遺體更合適的固定栓了,它不僅具有極高的自重,而且龐大的軀殼,遠遠超出了“水眼”的直徑與吸力。

  然后我門就著手搬動銅馬,那銅馬極位沉重,好在這里的地形是個斜坡,三人使出全力,終于將銅馬推進水里,再把那潛水袋上的充氣氣囊,固定在銅馬的腹部,這樣做是為了從“水眼”中回來的時候,可以利用氣囊的浮力,抵消一些旋渦中巨大的吸力。

  從那破口出來的時候,外邊依然是黑云壓空,星月無光,白天那譚壁上古木叢生,藤蔓纏繞,大瀑布飛珠搗玉,銀沫翻涌玉練掛碧峰的神秘絢麗氛圍,則全都看不見了,瀑部群巨大的水流聲,完全象是一頭躲在黑暗中咆哮如雷的怪獸,聽得人心驚動魄。

  我們三個人踩著水浮在譚中,我對胖子和Shinley 楊說:“成功與否,就在此一舉了,千萬要注意,不能讓銅馬沉到水眼底下,否則咱們可就再也上不來了?!?/p>

  Shinley 楊說:“水性無常,水底的事最是難以預測,如果從旋渦處難以進入墓道,一定不要勉強硬來,可以先退回來,再從常計議。

  我對Shinley 楊說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不過天時一過,恐怕就再也沒機會進這王墓了,咱們今天務必要盡全力。假如還不能成功,便是天意?!闭f罷甩手敲了敲自己的登山頭盔,讓戰術射燈亮起來。放下潛水鏡,戴上氧氣罩,做了個下潛的手勢,當先沉入潭底。

  Shinley 楊和胖子也隨即潛入水中,三人在水底找到銅馬,還有綁在上邊的繩索,把脖上的安全鎖與之牢牢栓在一起,都互相鎖定。加上了三重保險,我舉起“波塞東之炫”水下探照燈,用強烈的光束向四周一掃,發現在潭邊,根本看不到位于中央的黑色旋渦,上下左右。全是漆黑一片。

  但是這譚底的地形,我已經十分熟悉。當下先我到轟炸機的機體,巨大地暗綠色機身,此時就是一只大型路標,機尾正對著的方向。就是那十神秘的‘水眼“,機尾和”水眼’中間,還有一條天青石相聯,沿著這些譚底地記號,即便是能見度再差,也能找準方位。

  水下無法交談,只好用手語交流。我們使用的手語名禰叫做“海豹”,而并非世界通用的德式手語,這主要是因為美國海軍的手語更為簡便易懂,學起來很快,我對Shinley 楊和胖子二人指了指重型轟炸機的殘骸,向著那十方向,做了個切入的手勢。

  胖子嘴邊冒著一串串的氧氣白泡,沖我點了點頭。Shinley 楊也已會意,立刻將銅馬上的氣囊浮標解開,使它升到水面,這樣我們在中途如果氧氣耗盡,或是氣瓶出了問題,仍可以借與浮標連接地氣管,暫時換氣。

  大約一分鐘后,浮標的氣嘴已經為氣囊充了大約三分之一的空氣,減輕了銅馬的一部分重量,我們在水底推著銅馬,不斷向著潭底的旋渦推進。

  我們經過的地方,潭底地泥藻和蜉蜷都漂浮了來,在水中雜亂的飛舞,原本就漆黑的水底,能見度更加低了,我感覺腳下的泥藻并沒有多厚,下面十分堅實,好象都是平整的大石,看來“獻王墓”的墓穴果然是隱藏在潭底,至此又多了幾分把握。

  這時位置稍微靠前地Shinley 楊停了下來,左右握拳,手肘向下一壓,這是“停止”的信號,我和胖號急忙停下,不再用力推動銅馬。

  Shinley 楊回過頭來,不甩她再做手勢,我也已經察覺到了,水底開始出觀了潛流,看來我們已經到了“水眼”的邊緣了。按事先預定的方案,我對胖子做可了手勢,伸出雙指,反指自己的雙眼,然后指向胖子,“你在前,我們來掩護你?!?/p>

  胖子拇指食指圈攏,其余三指伸直:“收到?!彪S即移動到銅馬的前邊,由于他的體型在我們只中最壯,所以他要在前邊確保銅馬不被卷進旋渦深處。

  有了沉重地青銅馬,三人有結成一回,我們就不會被旋渦卷起的水流力量帶動,但仍然感覺到潛流的吸力越來越大,等到那黑洞洞的旋渦近在眼前之時,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身體了,那銅馬并非一體,而是多個部位分別鑄就啟拼接而成,不知照這樣下去,會不會被水流攪碎。

  我趕緊舉起一條胳膊,張開五指劃了個圈,攥成拳頭,對Shinley 楊和胖子做了個“迅速靠攏”的手勢。

  三個人加上一個沉重地背囊,和那匹青銅馬的重量總和,將近千斤,這才稍稍穩住重心,我慢慢開安全鎖,使長繩保持一厘米一厘米的逐漸放出。

  胖子拽出兩枚冷煙火,在登山頭盔上一撞,立刻在水中冒出不燃煙和冷火花,先讓這兩杖冷煙火在手中燃了五秒,然后一撤手,兩團亮光立刻被卷進了旋渦深處。

  我在銅馬后邊,元法看到冷煙火的光芒,在旋渦中是什么樣子,只見胖子回過頭,將右手平伸,遮住眉骨,又指了指下面的旋渦,最后豎起大拇指:“看見了,就在下面?!?/p>

  我用力固定住身體,分別指了指Shinley 楊和胖子,拍力量自己的登山頭盔:“注意安全?!比缓笕司o緊抱任銅馬,借著旋竭的吸力,慢慢沉了下去,多虧有這銅馬的重量,否則人一下去,就難免被水流卷得暈頭轉向。

  剛一沉八旋惜,Shinley 楊立刻將拉動充氣繩,將氣囊充滿,以免向下的吸力太強,直接被暗流卷入深處,若說這潭底象個大鍋底,那這中間的“水眼”,就鍋底上的一個大洞,就連“波塞東之炫”這種先進的水底照明設備,在水眼中也好象成了一棵小火柴,能見度急劇的下降,這時就如同置身于那中恐怖的鬼洞中,被惡鬼拽進無邊的黑暗之中。

  好在抱著那匹青銅馬,感覺到一種沉穩的重量,心跳才逐漸平穩下來,胖子最先看見的墓道入口,并不在旋渦的豫處,幾乎是貼著潭底,不過上面有條石遮擋,若非進到“水眼”中,根本無法見到。

  我見已發現墓道了,忙和胖號與Shinley 楊一齊發力,使我們這一團人馬脫離旋渦的中心,掙扎著游進了墓道里面。

  墓道并沒有石門,里面也全是漆黑冰冷的潭水,不過一進墓道,便感覺不到暗流的吸卷之力,這條青石墓道入口的大石,是反斜面收縮排列,絲毫不受與之一米之隔的“水眼”力場影響,雖然如此,我們仍然不敢怠慢,又向墓道深處游了二十多迷,方才停下。

  剛才在“水眼”中全力掙扎,完全沒來得及害怕,現在稍微回想一下,然后一個環節上稍有差遲,此時巳不免成為潭底的怨魂了,不過總算是找到了墓道,冒這么大的風險,倒也值了。

  我們解開身上的繩索,在被水淹沒的墓道中繼續向深處游去,對四周的環境稍作打量,只見這墓道還算寬闊平整,兩壁和地下,均是方大的石磚,只有頭頂是大青條石,也沒有壁畫和提刻的銘文,甚至連鎮墓的造像都沒有,最奇怪的是沒有石門,看來我們準備的炸藥也用不到了。

  但是我立別想明白了,這里絕對可以通往王墓的“玄宮‘,因為獻王沉迷修仙長生之術,所以他認為他死后是可以登天的,而且自信這座墓不會有外人進入,所以墓道不設石門攔檔,對盜墓賊來說,石門確實是最笨的東西,有石門與沒有石門的區別,只不過是多廢些力氣時間而巳。

  墓道又薄又長,向里游了很久,始終都在水下,我對胖子和Shinley 楊做了個繼續向前推進的手勢,從這里的地形規模來判斷,放棺槨明器的“玄宮”,應該已經不遠了。

  果然再向前數十米,前方的水底出觀了一道石坡,墓道也變得比之前寬闊了數倍,順著石坡向上,很快就超出了譚水的水平面,三人頭部一出水,立刻看見墓道石坡的盡頭,聳立著一道青灰色的千斤石門。

 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水,驚喜交集:“總算是到地方了?!焙薏坏昧r破門而入,胖子在水中指著大石門上面說:“哎,老胡你看那上邊……怎么還有個小門?”

  胖子所說的那扇小門,是個在最高處的銅造門樓,整體都是黑色,構造極為精巧,門洞剛好可以容一人穿過,門樓上還有滴水搪,四周鑄著云霞飛鳥,似于象征著高在云天之上。

  我對胖子說道:“那個地方叫天門,是給墓主人尸解仙化后登天用的,只有在道門的人墓中才有,但是成仙登天的美事,那些干尸就連想都別想了,這天門,正好可以給咱們這伙摸金校尉當做現成的盜洞?!?/p>

  我們歷盡千難萬險,總算是摸到了王墓“玄宮”的大門,心中不禁十分興奮,Shinley 楊卻仍然擔心里面沒有那枚“雮塵珠”,突然問我道:“古時候的中國,當真有神仙嗎?”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18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