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45章 奪魂

  我見胖子用“縛尸索”將那古尸的脖子勾住,掄圓了胳膊“啪啪啪啪啪”,狠抽了古尸五個響亮的大耳光,我趕緊將他攔下,聽他說得古怪,便繼續問道:“你是不是吃多了撐的,打死人做什么?”但是隨即想到,先前胖子中了“舌降”,莫非仍沒徹底清除,還留下些什么,想來那套“巫衣”的主人,也是被獻王殘害而死,是不是她化為厲鬼,附在胖子身上,就為了潛入陰宮,學好當年伍子胥的行徑,鞭尸以泄心頭之恨?

  想到這里,立刻抬手將胖子的防毒面具扒掉,看他的眼神,倒也沒什么特異之處,這時卻聽胖子說:“這里潮氣熏人,你為什么扒我防毒面具?”說著搶了回去,又戴在臉上,繼續說道:“我說胡司令,楊參謀長,你們難道沒瞧出來么?你們看這……”

  胖子一指這棺中古尸的頭顱,話剛說了一半,只見那具無眼古尸的腦袋,忽然在尸身上晃了三晃,搖了三搖,只聽“咯噔”一聲,竟然掉了下來,剛好落到“石精鬼棺”的邊緣,石精光滑如冰,稍一停留,旋即又滾到了木槨的地上。

  三人都是一驚,這石精所制的鬼棺封閉甚嚴,而且非比尋常棺槨,陰氣極重的“石精”,雖然被視為不祥之物,但其特有的陰涼屬性,能極其完好的保存尸體原貌,開棺時見那古尸須眉如生,肌肉都不曾萎縮蹋陷,尸體中的大部分水份也都被鎖在其中,毫無腐爛干枯的跡象,怎么這人頭如此的不結實,胖子這幾個耳光抽得雖猛,也決不可能竟把腦袋打掉?

  胖子也甚覺奇怪,立刻把掉在地上的頭顱捧了起來。只見那顆頭的皮膚正開始逐漸變黑,這應該是由于“木槨”中的潮濕的空氣環境,對長期放至于封閉環境中的古尸,產生了急劇氧化作用。

  胖子說:“怎么如此不勁打?便是往下揪,應該也揪不掉???”

  Shirley楊從胖子手中接過那顆古尸地頭顱:“讓我看看?!彪S即又問胖子:“你剛才想說什么?我們沒瞧出來什么?”

  胖子對Shirley楊說道:“噢,那個……我說難道你們沒瞧出來我剛才在做什么嗎?據那算命瞎子說,當年他們倒斗的時候,遇到新鮮的尸體,都要用捆尸繩將其纏上,狠狠的抽它幾個嘴巴。不這樣做的話,尸體的斂服,還有棺中的明器,就都拿不出來,當時他講這些地時候,咱們是在一起吃飯,你們應當也聽到了,我本想讓你們瞧瞧,這粽子的腦袋跟活人一般無二,理應先抽它一頓,誰又能想到竟然如同是紙糊的。輕輕一碰就掉了。

  我點頭道:“原來你是說這件事,算命瞎子是這么說過沒錯,不過那是他們那些人地手段,那樣做是為了給自己壯膽,鎮住死尸,至于不抽死人耳光,臉服明器便取不到地說活,那多少有點自欺欺人,而且其對象多是剛埋進墳里的新死之人,你這么做真是多此一舉,我宣布從現在開始撤消你副司令的職務?!?/p>

  胖子欲待爭辯,卻聽Shirley楊捧著古尸的頭顱說:“你們別爭了,快來看看這顆人頭……”說著把那顆頭顱放在棺蓋上,讓我們觀看。

  我過去看了兩眼,古尸的腦袋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中,又比之前更黑了一層,顯得極為恐怖,尤其是兩眼深陷,使得看上去如同一個漆黑的骷髏頭,眼窩的邊緣,有一圈圈螺旋狀的深紅血痕,由于這顆頭顱正在不斷變黑干枯,我只看了一眼,那些痕跡就都不見了。

  古墓棺槨里的尸體,我也沒見過多少,滿打滿算,也只有黑風口地金人墓,蟲谷入口叢林中的玉棺,那其中有具浸泡在身液中的尸體,我見這古尸的頭顱,除了眼睛被挖掉了以外,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,問Shirley楊道:“驗看古尸,我不在行,你覺得這有沒有可能,就是獻王的人頭?”

  Shirley楊說:“是不是獻王還難以確定,你剛才也看到了頭顱的眼框處,有被施過碗刑地痕跡,古時有種刑具,形狀象是酒杯,內有旋轉刀齒,放在人的眼睛處一轉,就能活生生的將眼球全部剜出來?!?/p>

  我和胖子同時點頭,前兩年在北京看過一個古代藏俗展覽,其中就有一個剜活人眼珠子的碗,不過那些文物都是西藏的,原來內地在古代也有相同地刑具,但是這具古尸為什么會在生前被剜掉雙目?又為什么會裝斂在一口陰氣沉重的“鬼棺”之中?王墓中決不會埋著王室成員以外的人,那這古尸究竟是誰?

  另外我還發現,這顆古尸的頭顱下,還有被利器切割的痕跡,但不象是被斬首,而是死后被割掉的,看來這不是胖子手重,將古尸的子抽打斷的,人頭本來就是被人拼接到尸身上的,這么做又是處于什么原因?難道古滇國有這種死后切掉腦袋,再重新按上的風俗嗎?

  我突然想到一種可能,只是暫時還無法斷言,必須先看看“鬼棺”里的尸身才好進一步確認,于是我們又圍攏在棺前,我讓胖子舉著手電筒照明,由我和Shirley楊動手,用伴兵刀割開纏繞著尸身的層層白錦,漢時王者有玉衣(又稱玉匣)的習俗,用涼潤的美玉防腐,而這具古尸是用白錦嚴密裹纏,卻把腦袋露面外邊,這就顯得十分離譜了。那些白錦也開始受到潮濕霉氣的侵蝕,越到里面,越是難剝,在悶熱的防毒面具中,我的鼻尖都冒了汗,總算是有Shirley楊協助,終于將層怪疊疊的裹尸布徹底拆剝開來。

  在剝那好幾層的白錦之時,我已察覺到手感有異,但是看到里面的情況,手電筒的光束照進棺中,將無數金光反射到光滑的石精表面。耀眼的金光勾人魂魄,心中更是頗為驚奇,怎么會是這樣?

  裹尸地白錦中,是一副金燦燦的骨架,除了脊肯和腰胯處,還留著幾塊人類的肯頭之外,其余的部分,都是用黃金補齊,沒有一絲一毫的皮肉,這半骨半金的腔架,似乎是由于尸骨的腐爛程度太高,幾乎全變成了泥土空氣,又被人為地再將整理拼湊,造了一套黃金骨。

  這金光閃爍的骨頭,與那顆被胖子打落的頭顱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一身快爛沒了需要用黃金填補地骨頭,怎么那人頭卻又絲毫不腐?若說由于我們拆開裹尸白錦,導致身體急速尸解,頃刻便消失于空氣之中,也決無此理。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老胡,你看這具黃金骨的脖頸處,有個玉箍,是用來連接著頭顱的,剛才被胖子一頓耳光,把玉箍打掉了,才導致頭顱落地?!?/p>

  胖子立刻說:“楊參謀長還是你明戲,若不是本司令手勁拿捏得恰到好處,可就不那么容易發現這具古尸的秘密了,這一身的黃金骨,凡人哪里消受得起,我看這就是獻王那老東西了?!?/p>

  Shirley楊不至可否,只是指著那金燦燦的骨架說:“左側的肋骨缺了幾根,似乎是故意沒有補齊……”

  我看到這里已經有了頭緒,便對Shirley楊說:“這就很明顯了,這是保持著尸骨生前受到掏心極刑的樣子,看來鬼棺中的古尸,是用墓室中三具棺槨的棺主,拼成地一具尸體,咱們先前已經想到了,三套不同時期的異形棺中,封著三位被處極刑的大貴人,他們雖然被處死,卻仍被恩賜享受與生產地位相同的葬制,他們都被認定是獻王的前世,表示他歷經三獄,是他成仙前留在冥世的影骨?!?/p>

  自古“孔子有仁,老子有道”,道教專門煉養氣,以求證道成仙,脫離凡人的生老病死之苦,但是長生不死自然不是等閑就能得到地,若想脫胎換骨,不是扒層皮那么簡單的,必須經歷幾次重大的劫難,而這些劫難也不是強求得來的,所以有些在道門的人,就找自己前三世地尸骨做代,埋進陰穴之內當做影骨,以便向天地表明,自己已經歷經三獄,足能脫胎換骨了,這樣一來,此生化仙便有指望了。

  看來獻王就是這么做的,這陰宮墓室下的“木槨”就代表了冥間,將三具尸骸受刑的部分,拼湊成一個完整的替身在此,而那三具殘尸,由于被認做是獻王的前三生,所以和他本人沒什么區別,也被安放進了主墓室。

  Shirley楊和我想的差不多,對我說:“可能這墓室每一層所象征的意義也有不同,中間那層代表人了間,下面的木槨則代表虛無的幽冥,墓室上面應該還有另一層墓室,代表側山,而獻王的真正尸骨就躺在仙山上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咱們剛才所說的都只是一種假設,還是應當再進一步確認,向這樣修仙求長生的王墓,沒幾個人見過,似乎處處都有率機,不如先找找棺中還有沒有其他有信息價值的東西,現在已經把頭和身體都看完了,石精能保尸體千年不朽,所以尸骨的狀態,應該與各自棺槨中的原貌一致,我想頭部保存如此完好,它必定是來自那口極品八寸板的窨子棺,中間這段,骨頭都快爛沒了,才不得不用黃金補上,多半是那石棺中的殘骨,而石棺外的漆則是后來才封上的。

  胖子說道:“這拼湊的替身尸骨,僅剩下腿部咱們還沒看,可能又是什么值錢的行貨?!?/p>

  我想那倒不太可能,腿部是來自于那巨大的青銅槨,前面的兩獄分別是“剜眼”和“掏心”,那么第三獄一定就是最可怕的“奪魂”了,所以那青銅槨里的主兒,才會如此猛惡,我邊剝去裹在尸骨腿上的白錦,邊問Shirley楊和胖子:“你們可知什么是奪魂?”

  Shirley楊道:“似乎在商湯時期,有種巫刑可以抽去活人的魂魄,剩下的軀體,便成了一具既不生又不死的行尸走肉,但具體是怎樣做的,在歷史上沒有任何記載,至今仍是個迷,那種神秘的巫刑就是奪魂嗎?”

  我一邊拆剝裹尸白錦,一邊對Shirley楊簡略說了一件發生在不久以前的事,“奪魂”的巫刑一直到戰國時期才絕跡,有一次在潘家園古玩市場,突然冒出來幾件東西,是河南安陽的一個老農,他拿了一百多枚奇形怪狀的骨器要尋下家,那些東西有點象是“骨針”,不過更粗更長,中間是空心的,都裝在一個全是古字的古瓦罐里。

  那老農說是在地里挖出來的,由于上邊有甲骨文,當然他并不認識,但他家那一帶地區,出土過很多有價值的文物,他只是覺得這些“骨針”能拿到北京來賣大錢,當時我們有不少人看見,但是當時假貨太多,誰都吃不準,畢竟這東西的年頭太古老,誰也沒見過,甚至不清楚那是什么。

  結果正好有倆日本人看上眼了,當時就要全部包了,沒想到這時假雷子來了,連人帶東西全扣了,原來是這老農的老家,有人見他挖出古物覺得眼紅,把這件事捅了出去,一直追到北京,后來聽說他挖出來的一罐子“骨針”,就是商代用來施行“奪魂”巫刑的刑具,現在這東西,就落在河南當地的博物館了。

  胖子在旁補充道:“我琮特意打聽來著,這套奪魂針擱現在,一根就能換一輛進口汽車,當初我們眼力不夠,要不然……要不然現在進去蹲土窯的就是我們那伙人了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這么說來,奪魂,是一種放盡人血的酷刑了?”

  我已經將棺中尸骨上裹的白錦全部拆掉,一雙人腿赫然露了出來,干癟的皮膚都是紫褐色,上面全是點點斑斑的圓形黑痕,這大量黑斑應該就是被奪魂針刺進血脈的位置,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放盡血的同時還不算完,據說還要給受刑的人灌服大量牛、羊、雞之類,混合在一起的畜牲血,這些血都被加入過雀眼和尸鼠那類早就絕跡的東西,反正就是把活人變成僵尸,待咱們清查徹底之后,為了防止尸變,最好將這兩條干尸腿,還有那青銅槨里的棺木,都一并燒毀?!?/p>

  “尸變”可分為數種,有些是尸起。新死不久的死人,突然起來撲著陽氣追人;有些則是尸體亡而不腐,雖然死亡已久,但是頭發指甲還在緩慢生長;還有些尸體由于風水不好,埋在地脈滯塞的所在,身體生出細毛,在墓穴內化而為兇;另有一種尸體埋進地下后,被些成了精的老狐貍、黃鼠狼或者瘟神、旱魃、惡煞所付著,更是能為禍一方,危害極大。

  在這王墓青銅槨中的尸首,就完全具備了“尸變”的跡象,我想既然遇上這種情況,如果有條件的話,應該想方設法將有尸變跡象的尸體銷毀,這樣做于人于已,都有好入,算是補回些虧損地陰德,當然若是遇到僵尸中地“兇”,那還是趁早溜之大吉為上。

  三段尸體都已驗明,棺內沒有任何多余的事物,只要再燒毀青銅槨里的尸體,并確認棺內只有上半身,那就完全可以證實我們的推斷了,上面墓室里剩余的兩具棺槨,就都沒有再開啟的必要了。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現在我可以打保票,雖然獻王墓布局奇詭,但既然下層有影骨,那必定是分為天門、地戶,使龍勢潛伏待起,這是一個蝦尾、蟹身、金魚眼構成的三層水墓,獻王真正尸骨的位置,一定是與木槨中的影骨完全重合,既然已經確認了影骨,就可以直接須藤摸瓜去掏獻王了?!?/p>

  我們自從入葫蘆洞開始,一直到現在,差不多已經連續行動了十幾個小時,精力和體力消耗掉了不少,不過目前總算是有了些眉目,想到這里精神均是為之一振。

  我進行了簡短的部署,讓Shirley楊和胖子先留在“木槨”燒掉這兩具尸體,一則破了“獻王墓”地布局,二則免得將來這青銅槨里的尸體發生“尸變”,當然還可以順手把那面銅鏡取走,以后總會用得到的。

  而我則先上去找一找“金魚眼”,上去前我特意叮囑Shirley楊讓她看好胖子,務必要先點燃了青銅槨里的棺木,然后再取走銅鏡,Shirley楊點頭答應,將“飛虎爪”交給了我:“你自己也多加小心,別總那么冒失?!?/p>

  隨后我攀著腐爛的“木枋”爬回了中間的墓室,那九藍幽幽的“長生燭”尚未熄滅,東南角地三支蠟燭,也仍在正常的燃燒著,光亮雖弱,卻令人頓覺安心。

  抬頭看那墓頂那里斷裂的銅梁,由于光線不足,一時難以看清上面是否有空間,只是在斷梁處,隱隱有一大片白色的事物,我見頭盔上的射燈不管用,又取出“狼眼”這才看清楚,原來墓頂暴露出來地部分,是一種和陰宮外墻相似的花白石英,大約就在“影骨”的正上方,若是不知上邊可能還有一層墓室,根本不會察覺這微小的痕跡。

  我又利用Shirley楊的飛虎爪,上到墓頂剩余的那段銅梁,將遮住里面白色巖石的破碎墓磚清除,著實費了不少力氣,上方白色的巖石面積逐漸增加,露出一個又長又窄的橄欖形入口,摘下手套伸過去一試,有嗖嗖的陰冷氣流,再用“狼眼”手電筒往上照了照,上方墓穴的高度難以確認。

  粗略一看,似乎上面是個圓形大空洞,與外邊水潭處的漏斗地形相似,不過這是人工修的,規模要小得多,大空洞的直徑只有十幾米,有條盤旋的土坡蜿蜒而上,再往上就超出了“狼眼”的射程,一片漆黑。

  我心中暗罵不止:“獻王既使死了,也仍然要把自己放在陰宮的最高處,他對權力和仙道的執著程度,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?!蔽倚睦锶匀挥洅熘澳緲 敝械耐?,見已確認了入口,便縛好繩索和巖楔,重新回到中層墓室的地面,只見下邊的“木槨”中火光閃動,知道胖子他們也得手了。

  不一會兒,胖子和Shirley楊就從底下爬了上來,那面銅鏡算是到手了,這是繼天宮后殿的玉函后,第二件最有價值的戰利品,胖子見面就問:“青銅槨里的干尸的確沒有腿,有石腿代替的,怎么樣胡司令,你在上邊見到有值錢的明器嗎?”

  不過此時我正盯著“木槨”中的火光發愣,對胖子的話充耳不聞,隔了半晌才回過神來,總覺得有一件重要的事,始終卻想不起來,其實我也不知是想不起來,還是不忍心去想,越想頭就越疼,便盡量不去想了,我轉身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中層墓室上方,是個大空洞,獻王就肯定在最上邊懸著,位置與木槨中的影骨相對應?!?/p>

  誰也不想在死人長眠的陰宮中多做停留,說完便分頭用繩索攀上三米多高的墓頂,鉆進我先前清理出來的入口,圓形的空洞太高了,在下面根本望不到頂,這里沒有任何其余的磚木材料,一水的全是白色石英巖,環繞著空洞的墻壁。

  環壁四周都畫滿了大型彩色壁畫,漢夷色彩與宗教色彩兼容并蓄,王者之風與仙道的飄逸虛幻共存,這是從未流傳于世的一種繪畫風格,近距離一看,更覺得布局周密,用意嚴謹,直教人嘆為觀止,我估計就沖著這么精美的墓內壁畫,獻王墓的核心也該不遠了。

  畫中人物都是怒目天神,幾乎與常人比例相等,皆是俯首向下凝視,似乎正在注視著洞底的來者,他們的眼睛全是三層水晶,瑩石鑲嵌,流光紛呈,隨著我們位置的移動,畫像的眼神光芒也在跟著移勸,總之這種被眾多畫像盯著看的感覺非常不好。

  胖子被那些畫中人物看得發毛,拿工兵鏟去胡亂挖下來幾只水晶石眼,但是壁畫規模龐大,人物上百,一時又哪里挖得過來,只好盡量不去看那些畫像的眼睛,免得心生懼意。

  我心中一直反復在想那灼熱的火焰氣息,造型奇異的銅人,也沒怎么去注意大空洞中的畫像,順著盤旋的坡道向上行了一段,在終于想了起來,大約十年前的事了,人道是:“十年彈指一揮間,尤憶當年烽煙里,九死一生如昨……”

  我的確是曾經見過這種服飾姿勢奇異的銅人,只不過它們……那是在昆侖山下飛雪滿天的康巴青普……

  一時各種雜亂的思緒紛至沓來,不知不覺間,已經走到了空洞最高處,領先了胖子和Shirley楊一個轉彎的距離,盡頭被一堵白色石墻封死,我抬眼一看,面前那墻壁上繪著一位婦人,這八成是獻王老婆的繪像吧?

  我心里這么想著,甚至還沒看清那畫中婦人的服飾相貌,便覺得手腕上突然一緊,如同被鐵箍牢牢扣住,急忙向后縮手,但是被扣得極緊,根本掙脫不開,頓時覺得疼入骨髓,低頭一看,只見一只白生生的人手,從對面那婦人繪像中伸了出來,捉住了我的手臂。

  那人手五指細長,而且白淅沒有半點血色,是只女人的手,但是力量奇大,難道這堵墻是獻王老婆埋骨之處,劇疼之下,來不及抬頭再看對面壁畫有什么變化,只好忍著疼吸了口氣,用另一只手舉起“芝加哥打字機”,MIAI的槍口還沒抬起,從壁畫中冷不丁又伸出一只手,如同冰冷的鐵鉗,死死掐住了我的子,窒息的感覺頓使眼前發黑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23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