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46章 觀湖景

  我覺得呼吸困難,手足俱廢,右手的沖鋒槍說什么也舉不起來。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楊應該很快就到,但是恐怕再有兩秒鐘,我就得先歸位了。

  脖頸被緊緊箍住,頭被迫仰了起來,只看到上面白花花的石英巖,完全看不到對面是什么東子在掐我。這是背后猛然被人拍了一巴掌,我“啊”的一聲叫出聲來,手腕和脖子痛得快要斷了,然而那掐住我脖子的手卻像夢魘般消失了。

  原來身后拍我肩膀的人是胖子,胖子問道:“胡司令你剛才那造型擺得不錯??!抬頭挺胸的,有點當年大躍進時抓革命促生產的那副勁頭?!?/p>

  這時Shirley楊也跟了上來,見此情形,便也問發生了什么事。

  我摸著脖子茫然若失,根本不知該怎么形容,只是大口地喘著粗氣。我緩了半響,才把剛才那短短幾秒鐘發生的事情對他們說了。

  胖子不失時機地譏笑我又在做白日夢,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要是做夢,這他娘的又是什么?”說著平舉手臂,讓他們看我胳膊上烏青的手印。我繼續說道:“我早就覺得這獻王墓形勢詭異,有很多不應該在仙穴中有的東西。這面墻中必定有鬼?!?/p>

  Shirley楊問道:“你不是帶著一些開過光的護身符嗎?”

  我拍了拍胸口那些玉佛掛件:“這些東西蛋也沒有,要不是老貴,我早就扔路邊了,留著回去打給那些洋莊算了。以后我再戴我就是他媽孫子?!?/p>

  這一來胖子也笑不出來了,仔細一看,那壁畫上的婦人比平面凸出來一塊,似乎畫像下就是砌有一具尸體,而且好像是和白色的石英巖長為一體了?!笆撬诨顒訂??”胖子對我:“反正這面墻壁也擋住了通往墓室地的去路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咱不是還有炸藥嗎?給它放個土飛機,墻里就算有什么東西,也都炸個干凈?!闭f著就放下身后的背囊,準備炸藥。

  一路上不停地消耗物資,胖子的背囊本已空著一多半,他在墓里看見什么抄什么,這時仍然是鼓鼓囊囊的。最上面放地就是那面銅鏡。我心想這面鏡子既然能鎮尸,用來照照鬼不知能起什么作用,于是一彎腰順手拿起銅鏡,轉身用銅鏡去照那婦人的繪像。

  剛一轉身,還沒等將那面鏡子舉起,立刻覺得脖子上一緊,又被死死掐住。這次力量比先前更狠,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,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了。胖子和Shirley楊在我身后翻找炸藥,對我被無聲無息地掐住,竟然絲毫也沒察覺到。但是我這次看清楚了,掐住我脖子的手,正是這面墻上的婦人。

  脖子一被掐牢,手腳都使不上力,所以上吊的人一踹倒凳子,雙手就抬不起來了,這時候我想發個輕微的信號求救都做不到了。

  就在我被掐到失去意識的時候,突然覺得面前的這堵墻塌了,從墻中躥出一個東西,巨大的力量將我撲倒,順著空洞中的旋轉坡道倒轉了下去。我脖子上稍微一松,終于倒上來了這口氣,往后滾倒的同時,將那掐住我不放的東西向后蹬開。

  對方用力太狠,竟然破壁而出,否則再過個幾秒,我就已被它掐死。這時我的身體也在不由自主地往后翻倒,忽然有只手將我拉住,我定睛一看,原來是胖子。他和Shirley楊避開了先頭滾下去的東西,見我也翻倒下來,就順手將我拉住。

  這些情形發生得過于突然,誰都沒搞清楚狀況。我脖子和臂骨痛得火燒火燎,忙問Shirley楊和胖子:“剛才掉下去的是什么東西?”

  Shirley楊和胖子一起搖頭:“太快了,都沒看清楚,只見眼前白影一閃,要不是躲得及時,也都一并被砸下去了?!蔽覀兊奈恢锰幵诎咨罂斩吹捻敹?,下面黑得已經看不到來路,剛才那白色的東西就翻落到下面的黑色之中。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剛才……獻王老婆的繪像突然活了,險些將我掐死,快打顆照明彈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?”

  胖子見我神色慌張,知道并非作耍,立刻從背囊中取出家伙,將信號槍裝填,Shirley楊一指右下方:“在那邊,五點鐘方向?!?/p>

  胖子將照明彈射了出去,空蕩蕩的洞中立刻一亮,只見白森森的光線中,在下方的窄坡上,倒著一具女尸,看身形十分肥胖,靜靜地一動不動。她被刺眼的白光一照,突然像是被通了電,在原地騰地坐了起來。

  胖子嚇得原地蹦起多高,我心中也是一凜,已把“芝加哥打字機”對準了目標,這女尸怎么會嵌在墻里?我對胖子說:“這婆娘乍尸了……”

  而話還沒說完,才看清楚,原來那婦人的尸身并非是坐了起來,而是因為身體在逐漸膨脹變鼓,象是個正在不斷充進空氣的氣球,顯得那女尸越來越胖。

  Shirley楊見此情形,對我說道:“人死后尸氣憋在體內,會腐爛腫脹,這具尸體至少死了有兩千年,就算保存得再完好,也不應現在才開始被尸氣所脹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怎么現在你還有空關心這些問題,不過她好象不是尸氣膨脹,而是……體內有什么東西?!?/p>

  那女尸脹得極快,皮肉在頃刻之間,已被撐得半透明了,尸身終于砰然破裂,無數飛蛾從里面噴散飛將出來,這些蛾子有大有小,撲扇著翅膀,都涌向附近的照明彈,立即就將光線埋沒。

  死人體內生出的蛾子比起尋常的飛蛾,具有很高地侵略性,生命力也極為頑強,見光就撲,體內都是尸粉,沾到皮膚上活人也會起尸癍。從那婦尸體內涌出的“尸蛾”數以千計,她生前一定被人做了手腳,體內才會生出如此之多的尸蛾。憑我們的裝備,根本無法消滅它們。

  這時洞中的光源僅剩我們三人身上地射燈,大群“尸蛾”裹夾著尸粉的煙霧,都朝我們這里飛了過來。雖然我們配備有防毒面具,但是胳膊腿都露在外邊,碰上一點尸粉就會中毒,只好扭頭往上奔逃。原本攔住去路的白色石墻,赫然露出個人形缺口,這個缺口似乎是天然形成,為了封閉上,所以才用那婦人的尸體填了上去。那里可能就是最后一層的墓室,我抄起落在門口的銅鏡,招呼胖子二人向里退去。

  由于尸蛾飛得很快,片刻就已經撲到背后,胖子只好用最后的炳烷噴射器,噴出一道火墻阻擊,不料這些尸蛾極為悍惡,被火焰燒著,仍然向前猛沖,直到翅膀燒盡,才落到地上,還在不停的撲騰。

  這許多撲火的飛蛾來勢洶洶,而且四散分布,難以大量殺傷,特別是在近距離一看,那些蛾子身體似乎還有幾分酷似人形,更是令人毛發森森俱豎。胖子手下不免也有些發軟,待炳烷消耗光后,打算頭也不回地躥入盡頭處的墓室,不料慌亂中腳下踩了個空,從最高處的坡道上掉了下去。饒是反應夠快,才有胳膊架住土坡的邊緣,沒有直接摔到空洞下方,這種小小情況,本奈何不得他,不過胖子腳才踩不實,便覺得心虛,立刻大叫:“胡司令,看在黨國的份上,快拉兄弟一把?!?/p>

  我本已退入盡頭的墓室,見胖子失足踩空,掛在了半空,只好和Shirley楊又掉頭回去,邊對他喊:“請再堅持最后兩分鐘?!边呥B拉帶拽將他拖了上來。這時候繼第一波被燒得七零八落的尸蛾之后,第二波剩余的數百只又席卷而至。

  我們躥入人形缺口后的墓室中,也來不及細看四周地環境,只是急于找東西擋住那個缺口,左側有口不大的梯形銅棺,三人顧不上多想,搬起來就堵到了缺口上,大小剛剛合適,有兩個略小的縫隙被胖子用黑驢蹄子塞了上去,雖然我們動作已經快到了極限,仍然有數十只尸蛾前后腳鉆了進來,不過數量不多,便不會構成威脅,都被用工兵鏟拍成了肉餅。

  我們檢視身體裸露的地方并沒有沾到尸粉,這才安心,打量四周,置放著數件奇特的器物,看來這確是最后的一間墓室了,但那些東西都是做何用途,一時無法辨明,想起剛才慌亂中搬了附近一口銅棺擋在墓室入口,均想那該不會就是獻王的棺槨吧?不過體積很小,形狀奇特,重量尚不足兩百斤,極為奇怪,于是舉著“狼眼”回身去看適才那口銅棺。

  銅棺是木銅相混合,整體呈棕黑色,是楨楠木打造,嵌以構造復雜的銅飾,四面都有鏤空的微縮庭臺殿閣,頂部鑄有一只巨大的銅鳥,棺蓋沒有封死,里面沒有任何尸體,只有一套雀翎玉衣。

  胖子順手把雀翎玉衣掏了出來,發現質地精美絕倫,都用金絲穿成,我見棺內更無多余地東西,便用傘兵刀在里面刮了一下,連尸泥也沒有,看來這確是一口空棺,如果是尸解腐爛盡了,至少也會留下很薄一層朱紅色的泥土。

  Shirley楊說:“空棺有可能是件擺設,我想其象征意義遠大于實用意義,但是它是用來象征什么的呢?這只大鳥象是鳳凰,也許這是裝鳳凰膽的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道:“也可能就是裝獻王他老婆的,按影骨的位置推測,獻王的棺槨就在這墓室地東面,而且你看這墓室中的器物和壁畫,獻王全部的秘密,應該都在這里了,咱們立刻給這里來個地毯式搜查?!?/p>

  這間墓室沒有太多人工的雕造痕跡,是一個天然的白色洞穴,空間也不甚大,四周地白色石英巖造型奇特,有不少窟窿,洞中也非通達,白色的天然石柱林立,有些地方極為狹窄,這時我們一心想找獻王的棺槨,暫時也沒去考慮怎么回去,在這“獻王墓”最隱秘的核心墓室中,鬼知道還有什么東西,三人沒敢分散,逐步向前搜索。

  外端的墓室中有幾副簡單的壁畫,與外邊那些精美的大形彩繪截然不同,構圖用筆都極為簡單,似乎都是獻王本人親自描繪,內容令人大為震驚……

  開始的部分,都是關于“獻王墓”的建造經過,據畫中所繪的是獻王如何在遮龍山剿殺邪神,降伏當地夷人,畫中邪神身著竹葉般的服飾,面貌猙獰兇惡,遍體生有黑毛,躲在一個很深的山洞里,大概就是我們見到的那些“山神”骨骸了。

  被獻王開竅成妖邪的山神,有幾件神器,其一是個玉胎,如同我們推測的那樣,玉胎象征著一種古代生殖崇拜,據說每月逢月圓之時,當地夷人都要貢奉給山神一名女子。

  胖子看到此處說:“月亮圓的時候,確實是林中猴子們的發情期,它們不要母猴,卻專要女人,我看這也是叫當地人慣的,原來咱們還錯怪獻王了,看來他也是一心救民于水深火熱之中,是位好領導啊?!?/p>

  我罵道: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你的原則和立場還要不要了?我發現你現在有點人妖不分了,你這種傾向是很危險的呀,你好好想想,他是干掉了兩只一個月吃一個女人的山魈,但他把兩萬多夷女都做成了蟲子它媽的事怎么不畫?”

  Shirley楊說道:“山神的骨骸,加上蟾宮、玉胎等神器,都被封入了遮龍山的毒龍體內,這毒龍肯定就是那只大蟲子了,畫中的內容和咱們推測的幾乎相同,后邊就是些改換風水格局的內容了,這也沒什么,最奇特的就是這里,描繪的是獻王占卜天乩,還有他所見到一些異象的內容,他癡迷長生之道,恐怕其根源就在這里了?!?/p>

  我見墓室中并沒有顯眼的棺槨,雖然真尸與影骨的位置理應重疊,但這最后的墓室地形奇特,極難判斷準確位置,如果獻王的棺槨藏在某處,倒也不易發現,只好奈著性子,仔細尋找線索,這時聽到Shirley楊的話,舉目望向那“天乩圖”,頓時一怔,忍不住奇道:“這不就是西藏密宗的觀湖景?”

  相傳昔日秦始皇出巡,曾于海邊見到海中出現仙山,仙人手持長生朱丹,故此才對神仙不死之說深信不疑,終其一生都在尋找三神山上的長生不老藥。

  我想這件事在歷史上多半是真實存在的,我自幼在福建沿海長大,聽海邊老漁民講,在海上有三大奇景,謂之海滋、海市、平流霧。

  其中“海市”又名“蜃氣”,最為奇幻奧妙,在浩渺的海面上空憑空浮現出城市、高山、人物等奇觀,但是這些沒有任何人能找到與“海市”奇景相對應的地點,當年始皇帝大概就是看到了三神山的“海蟞”,否則以他的見識怎么會輕易聽信幾個術士的言語?

  另外在西藏也有種充滿神秘色彩的秘密活動,每當活佛圓寂,喇嘛中的首腦人物都會到神山圣湖邊“觀湖景”,那“湖景”也是一種類似于“海螫”的奇觀,從中得到啟示,尋找活佛的轉世靈童。

  我們此刻所見到的獻王占卜天乩圖,幾乎就是一副密宗“觀湖景”的場面,只不過地點變做了蟲谷的深潭,潭上霓虹籠罩,浮現出無窮異象。

  不過獻王看到并非仙山,而是一座城堡,建在一座高山絕頂,山下白云環繞,正中的宮殿里,供奉著一只巨大眼球形的圖騰,四周侍奉著一些服飾奇異的人物。

  這大概就是獻王眼中的仙境了,他希望自己死后能去到這座真正的天宮里,Shirley楊自言自語道:“這城市……不是精絕國,但這又是什么地方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道:“這里可能是西藏禁地,我雖未見過這座神宮,但我曾經在康巴青普見過穿這種奇特服裝的古尸,自從在凌云宮看了那些銅人銅獸,我就覺得好像在哪見過,當時覺得像又不像,所以沒往那方面多想,因為古尸和銅人畢竟是有好大區別的,現在看這壁畫,絕對是在藏地,不過此事說來話長,咱們先找雮塵珠。詳細的經過,等回去之后我再講給你們聽?!?/p>

  也許正是因為獻王在類似“觀景湖”中的異象中,見到了這巨眼的圖騰,所以才會相信那形如眼球的“鳳凰膽”是成仙不死之道必須的祭品。

  不過到了這一步,我心里也已經沒底了,還不知道能否在獻王墓中尋到“雮塵珠”,就已隱隱感覺不妙,說不定不久之后,還要再去趟西藏。

  當年始皇帝大概就是看到了三神山的“海螫”。

  三人便又向前走了幾步,步換景移,墻壁上依然描繪著“譚景”的場面,不過這就與凌云宮正殿中的壁畫相似了,表現的是獻王乘龍升天,只不過構圖簡單了許多,圖中多了三個接引童子,看到這里我立刻出了一身冷汗,這圖中的三個童子或是使者都長跪不起,趴伏在地上,背后露出的脖頸上,各有一個眼球形的標記。

  這絕不是巧合,我們幾乎同時伸手云摸自己的后頸,心中暗道不妙,八成真被胖子的烏鴉嘴說中了,那三盞接引童子“長生燭”是代表了我們這三名摸金校尉。

  胖子指著那畫說:“真他媽夠教人上火的,竟然這么丑化咱們,趴著跟三條狗差不多,我操他祖宗的,本還想摸了金之后給那老賊留具全尸,現在看來既然他不仁,也別怪咱們不義了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這倒證實了一件事情,扎格拉瑪的先知在鬼洞附近可以精準地預言千年以后的事情,但是離開了神山鬼洞,這能力就失去了,傳說雮塵珠是從無底鬼洞中取出的,可能也會在某種特殊環境下,表現出一些特別的預示,也許正因為如此,獻王才能通過觀湖景看到一些異象,我想雮塵珠一定就在這墓室中?!?/p>

  我四下里看了看,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你們有沒有覺得這里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?咱們跟犁地似的,跟這墓室里轉了整整一圈了怎么就沒見著有獻王的棺???”

  這白色石英巖的天然洞穴,在陵制中類似這樣保持洞穴原貌的墓室被稱為“洞室墓”,這“洞室墓”已經是獻王墓的最后一間墓室了,按葬經和地脈結構,不可能再有額外的密室,但這墓室中卻偏偏沒有裝斂獻王的棺槨,僅有的幾樣東西,無非是古劍兩柄、散落的竹筒數卷,偌大的王墓中,在這最后的墓室里竟然連件像樣的明器都沒有。

  胖子又自作聰明地對我說:“我看可能棺槨藏在墓室的墻里了,那生滿蛾子的女尸不正是那樣嗎?”

  我對胖子說:“那個洞口是后來人為堵上的,像這種白色石英巖少說也要萬年以上才能形成,沒有鑿損的痕跡,所以不可能藏在巖石里,咱們先再找找,實在找不到的話就得按影骨的位置鑿開石頭了?!?/p>

  Shirley楊扯了扯我的胳膊,讓我看墓室的角落,我舉起“狼眼”將光束照將過去,角落那里有只半人高的大肚青銅丹爐,由于是在墻角又比較低矮,剛才沒有注意到,這可能不是丹爐,說不定是某種特殊的棺槨,于是三人并肩上前查看。

  不過到了近處,才發現這應該不是棺槨,丹爐下有三足,腹大口寬,裝兩個成年人沒有什么問題,但是其中都是些紫白相間的泥土,估計是什么丹藥腐爛所化。胖子心中逐漸開始焦躁,運起蠻力,抬腳踢翻了那口丹爐,那些朽爛的金丹都撒在地上。

  看來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了,獻王墓中并沒有獻王的骨骸,只有一具影骨,更沒有雮塵珠?;厥讈砺返豆鈩τ?,都是白白忙碌一場,除了一口無主鳳棺和這丹爐之外,就只有那些南夷和夜郎的器物,都是獻王的戰利品,再也找不到多余的東西。

  這角落的白色石英上,也有些彩色墓繪,我們正沒理會處,只好看看這些彩繪中有無線索,不過這里風俗明顯不同,Shirley楊判斷說這應該是大祭司所繪,其中的內容是祭司們將殉葬的王妃體內種入尸蛾防腐,并將尸體封住“洞室墓”的人形缺口,這樣做是因為主墓室內不能夠有王室以外的殉葬者,而且似乎是為了保持“洞室”地形的天然狀態,里面只有一具空置的鳳棺,王妃就在門中,等候獻王尸解成仙。

  我越看越奇,這些內容似乎深有隱意,首先那女尸在門中封了千年,并沒有棺槨防護,她何以至今未腐?就算是口中含著防腐的珠子,身找孔雀玉玲匣,再裝入密封的棺中,隔了兩千年,一見空氣也就該變黑成為枯樹皮一般,但是剛才見她尸體膨脹之前,那模樣與活人并無兩樣,而且她既然已經死了,又怎么會用尸蛾來防腐,尸體內的蛾卵又靠什么為生?

  Shirley楊的話將我的思路打斷了:“獻王墓是王與后的合葬墓,老胡的這個判斷現在也得以證實了,咱們進來之前墓室一直完好封閉著,說明獻王的尸體應該還在此間,但就算尸解了,也應留下些痕跡才對,身為一國之主,至少也該有套棺槨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說道:“有件事情咱們給忽略了,記不記得中層墓室那十盞長生燭?”

  其中的三盞長生燭做成接引童子的樣子,那可能是用來嚇唬咱們的,還另有七盞長生燭,有六盞是黑鱗鮫人,它們則分別代表了獻王前三世的遺骸,獻王歷經三獄的影骨,還有他的婆娘。雖然獻王真正的尸體咱們還沒找到,但這樣數來就一一有了對應。

  只剩下那盞最大的,造型蒼勁古樸的銅牛燈,根據前邊兩類長生燭來看,這盞牛頭長生燭一定代表著什么特殊的東西,它就是這墓中的第十具尸體,我想也許要先找到這第十具尸體才能找出獻王的真骨。

  胖子說道:“胡司令我得給你提點意見了,誰讓我就這么耿直呢,我認為你這種說法太不舍邏輯了,你說這墓中有十具尸體,那豈不是連咱們三人也都算了進去……”

  我趕緊攔住胖子的話頭,否則他說起來就沒完了,但這時候不是扯蛋的時候,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要提意見留到開會的時候再提,就算是我用詞不當,那咱們就姑且先把這謎一般的第十具尸體稱作一個代號,我想這具對應牛頭長生燭的尸骨一定不普通,也許是一個凌駕于咱們意識之上的存在,正是因為有它的存在,咱們才好像被蒙住了眼睛,對獻王的真骨視而不見……”

  我正要再接著往下說,忽然登山頭盔上被撞了一下,像是被人用小石頭砸到了,聲音卻非常沉悶,Shirley楊好像也受到了攻擊,猛地一低頭,晃動的燈光中,我看見有十余只尸蛾飛撲過來,紛紛撞向頭盔上的燈口,我急忙用手套拍打,百忙中問Shirley楊:“是不是入口沒有堵死,留下什么縫隙了?”

  Shirley楊奇道:“不可能,咱們不是都檢查過了?”說著趕開幾只尸蛾,隨手折這了一只綠色熒光管,向那被鳳棺堵住的人形缺口投了過去。

  手電筒一照是一條線,適合在黑暗中前進的時候使用,而熒光管、冷煙火這種照明道具,能照一個面,熒光管一擲到墻上,冷綠色的光芒反射到白色的巖石上,立刻照亮了大片區域,原本堵住洞室的入口鳳棺不見了,人形狀的洞口大敞四開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24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