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51章 數字

  我內心深處拼命告誡自己:不到萬不得已,一定要把“雮塵珠”帶出去。便和胖子輪番背著Shirley楊逃跑,胖子身體突然失去重心,撲倒在地,好像踩到什么東西被絆了一腳,仗著皮糙肉厚也無大礙,他罵罵咧咧地正要爬起來之時,我發現有數十只“痋人”從黑暗的巖頂上爬了下來,它們顯然是察覺到了我們的存在,無心去和同類爭著去咬那巨蟲,而是悄悄朝我們圍攏了過來。

  子彈已經全部耗盡了,“芝加哥打字機”也都被我們順手扔在路上了,只剩下Shirley楊的一套登山鎬和工兵鏟,我和胖子各執其一,另外還有支小口徑的六-四式手槍握在我手中,憑這幾樣東西如何能抵擋這么多痋人,早聽說人當水死,必不火亡,看來我們命中注定要被蟲子咬死。

  這時胖子發現剛才絆倒人的東西,正是那口被我們稱為“潘朵拉魔盒”的青銅箱子,地上散落著一些事物,都是先前從里面翻出來那幾件當地夷人的神器,山魈的骨骸,內藏玉胎的瓶子,還有那精美華麗的“蟾宮”。

  我想起這鬼蟾是個禍根,先順手除了它,再用炸藥引開那些痋人,當下便抬腳踢開“蟾宮”的蓋子,舉起六-四式便打,連發五彈,將里面那只藍幽幽的三足怪蟾打得粉碎。這塊影響到空氣濃度的上古隕石一碎,整個“葫蘆洞”里的空氣仿佛也跟著顫抖了一下。

  痋人們莫名地驚慌起來,它們似乎也知道那“蟾宮”的重要性,感覺到了大難臨頭,它們對空氣的變化極為敏感,雖然暫時還不至于死在當場,卻都變得不安起來,頓時亂了套,顧不上我們三人,各自四處亂躥,有的就糊里糊涂地跳進了“尸洞”里。

  胖子對我說:“這可真是歪打正著,咱們趁早開溜?!闭f著話順手拾起地上的玉瓶扔進破背囊里。我見有了空隙,便同胖子背了Shirley楊,抄起背囊,奪路而逃。

  地上到處都是作為痋卵母體的夷女尸體,層層疊疊,難計其數,一具具面目扭曲,又兼數量奇多,使人觀之欲嘔,我們踩著一層層的女尸,爬到了“葫蘆洞”中間的缺口處,魚貫而入。

  “葫蘆洞”的另一邊,是被地下水吞沒的化石森林,這里的水位依然如故,并未有什么變化。我們跑到此處,一路上馬不停蹄,而且還背著個大活人,這也就多虧在谷中吃了多半支木精,那成形的萬年木蓕,畢竟不是俗物,吃后感覺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和精力,但到了現在也開始頂不住了。

  我和胖子都是上氣不接下氣,Shirley楊意識已經完全清醒了,力氣也恢復了一些,我抓緊時間給Shirley楊腿上中了尸毒的地方換了些新糯米和木蓕敷上,替換下來的糯米都已變得如黑碳一樣干枯漆黑,看來果然能拔出尸毒,混以木蓕竟似有奇效。

  借這換藥的機會,喘息了片刻,正要動身下水,身后洞口中,突然躥出一條火龍般的多足肉蟲,這條蟲比大水缸還要粗上幾圈,長近十米,我和胖子立時醒悟,這就是那只披著龍鱗銅甲的老蟲子,它被痋人啃成兩半,又被那烏頭肉槨吸住,把全身的銅甲都吞噬掉了,露出里面裸露的蟲體,它躥到這里,似乎也在趕著逃命。

  我見它身體上有幾只白花花的痋人咬噬著,便忙對胖子說:“王司令,干脆咱也搭個順風車吧,再他媽跑下去,非累吐血不可!”

  胖子口中答應一聲,已經掄出登山鎬,一鎬鑿進了蟲身,我讓Shirley楊緊緊摟住我,把我們承重帶上所有的快掛都互相鎖住,緊跟在胖子之后,在巨蟲從我面前穿過的一瞬間,用工兵鏟和傘兵刀狠狠扎了下去,一股巨大的前沖力,將我們扯了起來。

  “霍氏不死蟲”呼嘯著躥入水中,濺起無數水花,驚得化石森林中的各種巨型昆蟲紛紛逃竄,我只聽見耳中風聲呼呼作響,完全看不清究竟身在何方,Shirley楊在背后緊緊摟著我,絲毫不敢放松。我在心里暗暗祈禱,摸金祖師爺們保佑,千萬別讓我們撞到化石樹。剛念及此,便覺得全身一涼,身體跟著巨蟲沉入了水中。

  我心中一驚,便攜式氧氣瓶早就不知道丟哪兒去了,這樣下去,我們不得不撒手游上水面,我感覺到Shirley楊用手掐我肩膀,知道她身體中毒后身體虛弱,不便在水底多待,當下便準備放手,誰知那巨蟲躬起軀體猛向水面上游去,我隨即醒悟,它比我們更需要氧氣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這趟驚心動魄的特快亡命列車終于開始逐漸減速,最后停了下來。由于蟾宮被我毀了,也不知過了多久,這趟驚心動魄的特快亡命列車終于開始逐漸減速,最后停了下來。由于蟾宮被我毀了,這半條老蟲子失去了它賴以維生的根本,到了兩側布滿全象骨的殉葬坑道中就再也無法行動了。我們進谷之時的一頓狂打使它吐盡了體內的紅霧,直到我們撤出來的時候它才恢復過來。此時它筋疲力竭,網狀神經在逐漸僵硬壞死,雖然還沒死透,卻也撐不了幾時了。等后面的尸洞跟上來,就會把它徹底吞噬。

  我把Shirley楊從霍氏不死蟲的背上抱了下來,見她臉上的尸氣又退了幾分,心中倍感寬慰。這時我們早已經疲憊不堪,自入遮龍山到現在為止尚且不滿三天,卻感覺比過了三年還要漫長。

  我估計后面那烏頭肉槨雖然仍是緊追不舍,但應該被我們甩下了一段距離,而且附在其上的尸洞逐漸擴大,它的速度也會減下來;殉葬溝里的這條巨蟲也可以再拖慢它的速度。于是和胖子一起架著Shirley楊爬回了山神廟前的暗道入口,先休息五分鐘,把這口氣喘勻了,然后還得接著跑。

  胖子一邊揉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,一邊問我道:“老胡,咱得跑到什么時候才算完?我現在倆腿都跟灌了鉛似的,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地方不疼。再跑下去,怕是要把小命交代到這了?!?/p>

  我喘著粗氣對他說:“那個他媽的尸洞大概是一種附在肉槨上的腐氣,形成清濁不分的惡壆,碰到什么就把什么一起腐爛掉。我覺得只有把它引到谷口,才有一線機會解決掉它?!?/p>

  這蟲谷的入口就是地勢行止起伏對稱的所在,在風水中叫作“青龍頓筆”之處,左為牛奔,右有象舞,中間形勢如懸鐘星門,是一處分清濁、辨陰陽、抹兇砂的“扦城位”。尸洞一旦移動到那里,其中的混沌之氣就會被瓦解但這個理論能不能管用完全沒有把握,只好冒險一試;反正除此之外,再無良策了。

  我簡短扼要的對胖子說了我的計劃,拿起水壺把剩下的水喝個涓滴無存,然后把水壺扔在一旁,這時候得盡量輕裝了。還剩下一點炸藥,讓胖子去把山神廟前的入口炸掉,盡一切可能多爭取一點時間。我則去山神廟里取了一些我們事先留在那的食品、電池、手電筒等應急之物。

  稍微休整了幾分鐘,就匆匆忙忙的出發了。山神廟已經離谷口不遠,但林密難行,兩側山坡陡峭,地勢艱難,可謂“一線中分天做塹,兩山峽斗石為門”。谷中的大量密集植物,加上谷底水路錯綜復雜,溪石嶙峋;一進山谷,我們行進的速度就立刻慢了下來。

  現在唯一的優勢是對于地形的掌握,我們從外向里進入獻王墓的時候,里面的一切皆是未知,所以必須步步為營;此時原路返回,摸清了底細,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了。

  蟲谷中的這片植物層足可以用“綠色地獄”來形容,最讓人頭疼的還是滋生其中的無數毒蟲。胖子在前頭開路,我攙著一瘸一拐的Shirley楊走在后邊。撥藤尋道,正在向前走著,胖子突然停住,掄起工兵鏟將一條盤在樹上的花蛇蛇頭斬了下來,蛇身晃了兩晃,從樹枝上松脫掉落下來。胖子伸手接住,回頭對我說:“一會兒出去,看本司令給你們露一手!做個鐵鏟翻烤蛇肉段,這還是當年在內蒙插隊時學的手藝?!?/p>

  我催促胖子道:“現在都什么時候了,還惦記著吃蛇肉!你快往前走,等出了谷,你想吃什么都管你夠!”

  我們正要前行,便見頭頂有大群受驚的鳥雀掠過,后邊遠遠的傳來大片樹木倒塌的聲音。我趕緊讓胖子先扶住Shirley楊,自己爬上近處的一棵老樹向前張望,離谷口已經不遠了,但后面的烏頭肉槨也已經追了上來。

  我對胖子叫道:“快走!幾分鐘之內就會被追上!”隨即跳下樹,和胖子把Shirley楊橫抬了起來,發足便奔。轉過兩株茂密的紅橡,谷口那兩塊畫有眼睛的巨石便在眼前。身后樹叢嘩啦嘩啦的猛響,聽聲音,尸洞與我們的距離也不超過二十米了。

  我突然想到,如果直接從谷口出去,萬一有個閃失就沒辦法抵擋了。于是停下腳步,讓胖子背起Shirley楊折向谷側的山坡。這谷口處的山坡已不似深處那般陡峭,但我們已筋疲力竭,腦袋里疼得好象有無數小蟲在噬咬,耳鳴嗡嗡不止。勉強支撐著爬上一半,我就從攜行袋中掏出了獻王的人頭。人頭那模糊扭曲的五官,在白天看來也讓人感覺那么的不舒服,而且這人頭似乎又發生了某些變化。我沒有時間再去端詳,用飛虎爪揪住獻王的頭,準備利用離心力將它從谷口拋出去能否擺脫尸洞無休無止的追擊,能否將這顆重要的首級帶回去,皆在此一舉。

  以我所在地山坡向下看,古中違也數里,皆是一片烏蒙蒙的景色,這尸洞一路不斷擴大,幾乎要把后面的山谷都填滿了,也不知道這狹窄的谷口能否瓦解如此多的混沌惡氣,但此時上天無路,入地無門,只有按預先的計劃行事,成功與否,就看老天爺是否開眼了。

  把飛虎抓當作流星錘一般,一圈圈地輪將起來,估摸著力量達到了極限,立即一松手,獻王的人頭被巨大的離心力甩向了谷口外邊。

  我本打算死死盯住那人頭落霞的方位,但是剛才用力過猛,腳下沒踩結石,竟從山坡上滾了下去,下邊不遠,生長著一叢雨蕉,剛好掛在其中,耳中只聽悶雷般的聲音響徹山谷,眼前一黑,就此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昏迷中也不知道時間短長,只是不想睜開眼睛,盼望著就此長睡不醒,但是肚中越來越俄,還是醒了過來。剛一睜眼就覺得陽光奪目,竟然還是白天,再往四周一看,自己是躺在山坡上,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,頭下枕著一個背包,Shirley楊正在旁邊讀著她的圣經,腿上仍然裹著繃帶,先前籠罩在臉上那層陰郁的尸氣卻不見了。

  我頭腦還不是太清醒,迷迷糊糊地問Shirley楊我昏迷了多久了?是不是受了什么重傷?

  Shirley楊笑道:“昏迷了還一直打鼾?你只不過是勞累過度,在樹上撞了一下,就借機會足足睡了一天一夜?!?/p>

  聽Shirley楊講,原來我倒撞入雨蕉叢中之后就睡著了,山谷下邊的“烏頭肉棺犉”也沖到谷口,被“青龍頓筆,屏風走馬”的形式擋住,附在其上的混沌兇砂頓時煙消云散,留出無數污水,最后谷口只剩下一個有一間房屋大小的肉芝尸殼,從上望去,其形狀如同一個花白地大海螺。

  被尸洞腐蝕掉的全部事務,則都成了爛泥,那腐臭的氣息被山風一吹,也自散了,胖子把我和Shirley楊分別拖上了坡頂。跟著倒地就睡,緊繃著的神經一旦松懈下來,就再也難以支持,好在那時候Shirley楊身上的尸毒退了大半,動手給自己換了最后一次糯米和木桂,現在看來這長成了形的木桂精確實有奇效,最多再有一天,Shirley楊就能恢復如常。

  胖子早上提前給餓醒了,便去谷前找到了人頭,然后去山神廟拿來了我們的東西,估計再過一會也該回來了。

  我見大事已定,就等胖子回來做飯了,然后扎個木排順水路回去,這次行動就算成功了,但只是不知道這人頭里是否就藏著我們苦苦搜尋的“鳳凰膽”,評估這次來云南倒斗摸金的成果,主要就取決于此。

  Shirley楊說:“現在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,這玉化了的人頭口中,就含有鳳凰膽。不過咱們在云南沒辦法取出鑒定,這些事都要回去之后才能做?!?/p>

  這時,胖子從背著我們的行李,從谷中返回,路上又抓了幾條花蛇,見我已醒了過來,便生火烤蛇,三人都餓得不輕,狼吞虎咽地吃喝完畢,便下到谷底,覓路返回“遮龍山”。

  Shirley楊問我要不要把那萬年肉芝的干殼燒毀了,我說沒那個必要,除非再有大量的尸體堆積到它體內,否則用不了多久,就被這里的植物和泥土埋住了,這里也并非什么風水大沖的穴眼,不會再產生什么變化了,如果一用火燒,咱們免不了要拉上十天肚子。

  沿著“蛇爬子河”,很容易就摸到了“遮龍山”山洞的入口,我讓Shirley楊留在洞前看著東西,我和胖子去附近找了幾株紅橡,用剩余的繩索加以老藤,扎了個很小的簡易木筏,拖到洞口。

  從“遮龍山”內的水路回去,雖然有可能會碰到那些牙勝刀鋒的“刀齒鮭魚”,但只要木筏上沒有沾染鮮血,就不成問題,唯一的麻煩是回去是逆水行舟,最近水勢又大,著實需要出些力氣。

  待到我們乘著木筏駛出“遮龍山”,我已是兩膀酸麻,在古墓中跌跌撞撞,身上的淤痕少說也有十幾處,由于環境潮濕,都隱隱作痛,把登山頭盔摘下,只見頭盔上全是刮痕和凹陷,回想之幾天的經歷,真是險——險它鄉做鬼,幾乎間兩世為人,不過總算帶著東西從蟲谷里出來了,而且同去同歸,這是最令人值得欣慰的。

  回到彩云客棧,我真覺得對不起老板娘,把人家免費借給咱們的“劍威”氣步槍給弄丟了,出來的時候光顧著走,甚至已經想不起來是在什么地方丟的,只好跟人家說,我們在山后捉蝴蝶的時候,遇到了蟒蛇,一番搏斗,東西全丟了,蝴蝶也沒捉到。

  老板娘卻說東西只是死的,只要人平安就好,遮龍山原本就多出大蟒,即便是本地的獵手碰上,也難保周全,只是這些年,巨蟒已經不太多見了,你們遇上了沒出意外,這就比什么都好。

  我們在彩云客棧里休息了幾天,直等到Shirley楊身體痊愈,加倍給了店錢,又對老板娘千恩萬謝,這才動身離開,到昆明上了火車,在臥鋪車廂里,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,便跟Shirley楊建議,研究研究從獻王墓里倒出的幾樣東西,究竟都是做什么用的,這里面似乎還有很多玄機未解。

  我看了看外邊沒人偷看,便關起了門,讓胖子把那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,當時時間緊迫,都沒來得及仔細查看,在列車上的漫長旅途中,剛好可以鑒定鑒定。

  胖子首先取出來的是玉瓶,這是從葫蘆洞里得來的,瓶中本有一弘清水,浸泡了一個小小的白玉胎兒,但這瓶里的清水,在混亂中不知道怎么都淌凈了,其中的玉胎失去了這清水的浸潤,竟也顯得枯萎了,再用平常的水灌進去,卻怎么看都沒有以前那水清澈剔透了,也許那玉胎就是一種類似標本的東西,用真正的胎兒泡在里面,就逐漸變成了這樣,但不知道里面的液體有些什么名堂,何以能起到這種作用。

  這件遮龍山的生殖崇拜祭器,與鳳凰膽毫無關聯,所以我們沒多想,讓胖子收了,繼續查看下一件,胖子取出幾十枚黑色的玉環,這便是我從獻王手里摳出來的,絕對是凌駕于所有陪葬品之上的重要明器。指環一取出來,我們三個人立刻堵住了鼻子,“臭”,這些玉環,被尸臭所侵,臭不可近,在客棧里已經借了些沉腦,熏培了好幾天,仍然沒有去盡,只好扔進透明的密封袋里,隔著塑料袋看。

  三個人看了許久,都瞧不出什么倪端,這些玉環既非精雕細刻,也不是什么價值連城的重要材料,只是年代一定久遠,而且經常使用,被磨娑得十分光潔。

  我突發奇想,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獻王的追求很單純,成仙求長生,咱們在肉槨里見到有只丹爐,爐中有五色藥石的殘留物,看樣子有辰砂、鉛粒、硫磺一類,這些在古代合成五石散,修仙的人除了煉丹之外,還有一項活動也很重要,那就是和神仙交流?!?/p>

  胖子自作聰明的說:“噢,這些玉環原來是往天上扔的,看這意思跟求簽的差不多?!?/p>

  我說:“不對,我估計除了觀湖景的大型儀式之外,一定還有一種日常的活動,古人最喜歡扶乩,雖然真仙未必應念而來,但也不失為一種精神寄托,我想這些玉環應該是配合一個乩盤,乩盤上有很多雜亂的文字,這玉環是用來扶乩套字的,是一種占卜用的器物?!?/p>

  胖子問道:“一個人有多少只手,用得到這許多枚玉環?”

  我無言以對,只好分辨道:“也許是看天上星月變化,再選擇究竟用哪一枚與神仙交流?!?/p>

  Shirley楊忽然開言道:“確是用來套字的,不過這是一套類似于加密密碼解碼器的東西,龍骨天書上字體的大小,剛好可以跟這玉環相近,只有用這十幾枚玉環,按某種順序排列,才能解讀出龍骨上的真實信息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真是一語道破夢中人,回去之后只要拿孫教授給咱們譯出來的鳳鳴歧山記,就能知道天書上所記載的秘密了,我就說嘛,那鳳鳴歧山的事誰都不知道,犯得上這么藏著掖著,原來這密文中,另有一層密文,這保密工作算是做到家了?!?/p>

  不過這玉環又是如何排列的呢?想到這里,三人都不覺一怔,面面相覷,這些黑色的玉環各自獨立,互不相聯,我忽然想起來獻王握著指環的手中,似乎還有一些黑色的殘渣,也許連接著玉環的部分,已經朽爛了,那就永遠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如何使用了。

  Shirley楊拿起密封袋,仔細的數了一遍:“玉環的數目總有……十六枚?!?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29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