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52章 康巴阿公

  Shirley楊輕嘆一聲說道:“若言琴上有琴聲,琴在匣中何不鳴?若言聲在指頭上,何不于君指上聽,不知手法,即便有琴有指,也解不開其中的奧秘?!?/p>

  胖子也感慨道:“看來那蘇東坡也是個解碼專家,不過咱們現在琴和手指都有了,只是這手指不分溜兒,仍然彈不成曲子,這些玉環終究是沒有用了,價值上也難免要大打折扣?!?/p>

  如此看來,極有可能暗合上古失傳的“十六字天卦”,如果我家傳的殘書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有全本,那我應該可以知道這十六枚玉環的排列方式,但現在我只知十六字之名,除非是我祖父的師傅,陰陽眼孫先生復活,可以問問他那十六卦如何擺演,否則又上哪里去學?

  怕就怕“雮塵珠”與天書中的信息有重大關聯,若不解開,就不能消除無底鬼洞的詛咒,不過究竟怎樣,還要等回北京從人頭中取出“雮塵珠”方能知曉,我們無可奈何之余,也無心再去擺弄那些“明器”。

  胖子去餐車買回些飯菜啤酒,Shirley楊在吃飯的時候對我說:“老胡,我一直在想獻王的雮塵珠是從哪里得來的,有兩種可能,一是秦末動蕩之際,從中原得到的,其二可能得自藏地,據外史中所載,那套痋術,最早也是源自藏地?!?/p>

  我喝了些啤酒,腦子變得比平時要清醒,聽Shirley楊說到這件事,便覺得“雮塵珠”多半最早是藏邊的某件神物。獻王希望成仙后能到他在湖景中看到的地方去,還把那里奇裝異服的人形造成銅像,擺放在天宮的前殿,目的是先過過干癮,肉槨最隱秘處的壁畫,詳細的描繪了觀湖景時所見的地點,那座城中就供奉著一個巨大的眼球,但這與新疆沙漠中的鬼洞,相互之間又有什么聯系?實在是令人費解。

  我想最后的關鍵也許要著落到壁畫中所描繪的地方,那個地方具體在哪,我們毫無頭緒,甚至不知世上是否真的存在這么一個地方,也許以前曾經存在過,現在還不能找到。

  但我的的確確見過那些奇裝異服的人形,于是我對Shirley楊講了一些我在昆侖山當兵的往事,這些事我始終不愿意去回憶,太悲壯慘烈,一想起來就像被剪刀剜心一樣的痛苦,但那一幕幕就好像發生在昨天般歷歷在目,清晰而又遙遠。

  一九七零年冬天,我和我的戰友“大個子”,以及女地質勘探員洛寧,從死亡的深淵中逃脫出來,多虧被兵站的巡邏隊救下,地底和地面環境,一熱一冷,導致我們都發燒昏迷不醒,被送到了軍分區的醫院里。

  洛寧的病情惡化,第三天就不得不轉院了,后來她的情況如何,我就不清楚了,始終沒再得到過她的音訊,我和大個子只是發了兩天高燒,輸了幾天液,吃了幾頓病號飯,就恢復了過來。

  住院的第六天,有一個我們師宣傳隊的徐干事來找我們,徐干事說我和大個子,是我們師進昆侖山后,最先立下三等功的人,要給我們拍幾張照片,在全師范圍的宣傳宣傳,激發戰士們的革命斗志。

  我當時的情緒不太好,想盡快出院,一個班,就剩下我們兩個幸存者了,最好能夠早點回到連隊里,免得躺在病床上,整天一閉眼就看到那些犧牲的戰友在眼前晃悠。聽徐干事說,我們師的主力很快就要開進昆侖山了,他給我拍完照片,就要先去“不凍泉”的兵站找先遣隊。

  我一聽是去“不凍泉”兵站,立刻來了精神,因為我們連就是全師的先遣隊,便和徐干事商量,讓他去和醫生商量商量,把我和大個子,也一并捎回去,讓我們早些重新投入到革命斗爭的洪流中去。

  經過徐干事的通融,當天我們三人便搭乘給兵站運送給養的卡車,沿公路進了昆侖山口,半路上下起雪來,四下里彤云密布,大雪紛飛,萬里江山,猶如粉壁。

  世界上沒有比在青藏川藏兩條公路上開車更冒險的職業了,防滑鏈的聲音讓人心驚,卡車上的帆布和車頭的風馬旗,獵獵做響,凜冽的寒風鉆過車內,把我們凍得不得不擠在一起取暖,水壺里的水都結成了冰,牙關打著顫,好不容易挨到了“不凍泉”,立刻跑到圍爐邊取暖。

  徐干事是個南方人,雖然也算身體素質不錯,但比起我們基層連隊士兵的體格來說,身體仍然略顯單薄,不過這個人和那個年代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他的血液里流淌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動力,稍稍暖和過來一些,就立刻張羅著給我和大個子拍照。

  我們承他的說情,只好聽他擺布,我舉起一本毛選,在火爐邊擺了個認真閱讀的造型,徐干事按動快門,閃光燈一亮,晃得我差點把書掉進爐子里。

  徐干事對我說:“小胡同志,不用等底片沖印出來,憑我的經驗來看,這張照片一定拍得很好,因為你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神情很專注?!?/p>

  我連忙謙虛道:“我一學習起來就很容易忘記我個人的存在,完全忘了是在拍照,相片拍得好,那還是你的攝影技術好?!?/p>

  大個子在旁邊說道:“老胡這造型確實整得不錯,我也整跟他一樣的姿勢得了,將來通報的時候,是不是可以給我個整孜孜不倦這個評語?”

  徐干事笑道:“那不合適嘛,這四個字林總已經用過了,廢寢忘食則被用來形容雷鋒同志了,我看你們兩人用聚精會神,怎么樣?”

  正說著話,我們連的連長回來了,連長是四川入伍的老兵,他聽說我們那個班唯一活下來的兩名戰士歸隊了,頂風冒雪跑進了屋,我和大個子趕緊站起來,立正,敬禮。

  連長在我們每人胸口搗了兩拳:“回來就好,可惜指導員和你們其余的同志……,算了……不提了,你們兩個趕緊去吃飯,日他先人板板的,一會兒還有緊急任務?!闭f完就又急匆匆地轉身出去了。

  我和大個子加徐干事,聽說有緊急任務,又見連長那匆忙的樣子,知道可能出什么事了,現在也不便打聽,只好趕緊去吃飯,吃飯的時候才發現,先遣隊的大多數人都不在,原來繼我們之后,先遣隊又分頭派出數支小分隊進昆侖山,現在的不凍泉兵站是個空殼子,沒剩下多少人手。

  我察覺到了空氣中緊張的氣氛,便問通訊員陳星是怎么回事,原來在三天前,這附近的山體又發生了一次余震,有兩個牧民在山埡荒廢的大鳳凰寺中躲雪,地震使他們的牛受了驚,跑進了寺后,寺后有個臭水潭,那個水潭好象和不凍泉一樣,即使冬天也不結冰,眼睜睜地看著寺后的水潭里伸出一只滿是綠毛的大手,將那牦牛硬生生扯進了水里,他們兩個忙趕過去,想把牦牛拉回來,但扯上來的時候,那牦牛已經成……牛肉干了,這前后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,牛就只剩下皮和干肉了,牧民頓時害怕起來,認為是鬧鬼了,就來報告大軍。

  牧民的事,解放軍不能不管,當時就把可以機動的一些人員,混編成一個班,由那兩個牧民帶了,去大鳳凰寺,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東西在挖社會主義的墻角,當時打狼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,一切危害牧民的動物,都在被打之列。

  但是這些戰士,去了已經兩天兩夜了,包括那兩名牧民,全都下落不明,通訊也中斷了,不凍泉兵站把這事匯報了上級,引起了調試重視,就是剛才,作出了如下指示,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,階級斗爭的形勢很復雜,也許那兩個牧民報告的情況有詐,他們實際上是特務,特別是我們先遣隊在昆侖山執行的任務又高度敏感,必須立刻派部隊去接應。

  但是兵站里沒剩下幾個人,還要留下些人手看護物資,別的兵站又距離太遠,短時間內難以接應,但軍令如山,上級的命令必須服從,連長沒辦法,只好讓一個人站兩個人的崗,包括連長自己在內,總共才湊了三個人,算上我和大個子,還有徐干事,和一名軍醫也自告奮勇地要去抓特務,還有一名因為高山反應比較強烈的地堪員,也加入進來,這就有八個人了,仍然感覺力量太單薄,但沒別的辦法,來不及等兄弟連隊增援了,就這么出發。

  外邊的雪下得不緊不慢,剛一出兵站,碰上一位老喇嘛,這老中下游是山上廟里的,經常來兵站里,用酥油巴同炊事員換一些細鹽,連長一想這喇嘛跟大軍關系不錯,又熟悉這一帶,不如讓他帶路。

  老喇嘛一聽我們是要去大鳳凰寺,頓時吃了一驚,當地人都不知道,他們都忘了,老喇嘛卻記得,大鳳凰寺,乾隆年間修的,供著大威德金剛的寶相,但五十年后就荒廢了,因為那個山埡,是幾千年前“領國”的國君“世界制敵寶珠大王(即格薩爾王)”,封印著魔國的一座神秘古墳地方,是禁地。

  連長不以為然,說道:“說啥子古墳嘛,藏區都是天葬,哪里有得啥子古墳,一定是那些特務龜兒們搞出來駭人的,你們就不會動動腦殼想一下,格老子的,我就不信?!?/p>

  老喇嘛久跟漢人打交道,漢話說得通明,見大軍的官長不信,便決定跟著我們一道去,免得我們驚動了兇山鬼湖,藏族是個崇拜高山大湖的民族,在他們眼中,山和湖都是神明的化身,除了神山與圣湖,一樣有邪惡的山,與不吉的湖,但是這些地方,都被佛法鎮住了,喇嘛擔心我們這些漢人不明究竟,惹出什么麻煩,但是這些話不能明著從嘴里說出來,只好說是帶路,協助大軍。

  連長見這老喇嘛自愿帶路,當然同意,說了句:“要得?!北銕е覀冞@支臨時拼湊起來的增援分隊,從“不凍泉”兵站出發了。

  我在旁聽了他們的話,心想我們這位連長打仗是把好手,來昆侖山之前,雖然也受過民族政策的培訓,但對于西藏這古老而有神秘的地方,了解程定還是太低了。

  當時我年歲也不大,對陵墓文化與風水秘術只窺皮毛,但我知道,在藏地,火、水、土、天、塔這五種葬俗并存已經有幾千年了,土葬并不是沒有,只不過非常特殊,在西藏是最不祥的一種墓葬,為正常人所忌諱,犯有大罪的人才會被在死后埋入土中,永遠不得轉世,說不定荒廢的大鳳凰寺中,當真會有這么一座古墳。

  十年后我才完全了解,原來藏地的土葬,也并非是我當時所了解的那么簡單,古時有很多貴族受漢化影響,也樂于接受土葬的形式,在瓊結西南的穆日山上。有大量公元七八世紀前后,土蕃王朝歷代宗普的墓葬群,大約有三十座。被世間統稱為“藏王墓”,均為方形圓頂,高達數十米,以土石夯砌而成,里面埋的最有名的,就是松贊干布,有很多人說這就是塔葬地形式,但其本質,與唐代的山內陵無異。

  不過在當時那個時代,這些話自然是不能在部隊里講的。身為革命軍人。就是要服從命令聽指揮,上級讓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

  從我們出發地地方,到山埡處的“大鳳凰寺”,距離并不遠,但沒有路,山嶺崎嶇,極其難行,海拔落差度很大。千里不同天,山梁上還在下雪,山下卻又是四季如春?;臎龅摹按篪P凰寺”一帶,本是無人區,只因為這里的山門前,有一片一年到頭長綠的荒草甸子,偶爾會有些藏族牧民到那里打些冬草應急,因為那里的山不好,湖也不好,以前經常有人和畜牲莫名其妙的失蹤,所以牧民們能不去的話,還是盡量不去。

  喇嘛牽著他那匹托東西的老馬,在最前邊帶路,走了將近半天的時間,轉過了幾個山彎,雪下得突然大了起來,天空鉛云低垂,鵝毛般地雪片,鋪天蓋地地撒將下來,四周綿延起伏的昆侖山脈,如同一層層凝固住了的白色波浪,放眼望去,到處披銀帶玉,凝霜掛雪,大雪紛飛的氣象雖然壯觀,卻給在山脊上跋涉的人們,帶來了很多困難。

  徐干事、以及地堪員盧衛國這兩個人,是我們這隊人里,體力稍遜的兩名成員,路越走越高,天色卻漸漸暗了下來,他們不約而同的出現了輕度高原反映,看樣子要還翻過前邊的山脊,才能到埡口的大鳳凰寺,連長就傳達命令,先找個避風地地方,讓大伙稍微休息休息,吃點東西補充體力,然后一鼓作氣進發到目的地。

  于是我們這支小分隊暫時停了下來,隨隊而來的女軍醫尕紅,是德欽藏族,原名叫做格瑪,在藏語里是星辰地意思,尕紅給徐干事他們檢查了一下,說不要緊,就是連續走的時間太長了,心肺功能有所下降,導致出現了這種情況,這里是山凹,海拔還不算太高,喝上幾碗可以減輕高原反應的酥油茶,再休息一會兒,就沒任何問題了,藥都用不著吃。

  老喇嘛找塊大石頭,在背風的一面,碎石搭灶,用干牛糞生起了一小堆火,把酥油茶煮熱了分給我們,最后發到我和大個子這里,老喇嘛一手抽著轉經筒,一手提著茶壺,將茶倒入碗里,然后說一句:“愿吉祥?!?/p>

  我本就凍得夠戧,謝過了喇嘛,一仰脖把整碗酥油茶喝了個底朝天,抹了抹嘴,以前從未覺得這用芝麻、鹽巴、酥油、茶葉等亂七八糟東西,混合熬成的飲品有什么好喝,現在在這冰天雪地中,來上這么熱呼呼的一碗,忽然覺得天底下沒有比它更好喝的東西了。

  女軍醫格瑪見我喝得快,便找喇嘛要了茶壺,又給我重新倒了一碗:“慢點喝,別燙了嘴,藏區的習俗是喝茶的時候,不能喝得太干凈,要留個碗底,這樣才能顯得主人大方嘛?!闭f完沖我笑了笑,就轉身幫喇嘛煮茶去了。

  我望著她的背影,對身旁的大個子說:“我覺得袼瑪軍醫真好,對待同志象春天般溫暖,特別象我姐姐?!?/p>

  大個子奇道:“你老家還有個姐姐???咋沒聽你說過呢?長啥樣???整張照片看看唄?!?/p>

  我剛要對大個子說我就做夢時才有這么美麗可親的姐姐,卻聽放哨的通訊員忽然叫道:“有情況!”

  原本圍在火堆旁取暖的人們,立刻象全身通了電一樣,抬腳踢雪,將火堆壓滅,迅速臥倒在地,同時發出來的,是一片短促而有力的拉動槍栓聲,然而只見四周白雪飄飛,靜夜沉沉,只有寂寞的冷風嗚嗚掠過。

  連長趴在雪地上警惕的注視著四周,張口罵道:“哪里有啥子情況?陳星你個龜兒,敢謊報軍情,老子先一槍嘣了你信不信得?”

  通訊員陳星低聲叫屈:“連長,我以人頭擔保,確實沒看錯,剛才就在那邊山頂,突然亮起了幾盞綠色的燈光?!?/p>

  我對連長說:“會不會象羊城暗哨里演的一樣,是敵特發出的聯絡信號,不知道咱們有沒有暴露。干脆讓我過去偵察偵察?!?/p>

  連長點頭道:“要得,你去的時候匍伏前進,要小心一點。最好抓個活的回來,哎……不太對頭噢?!?/p>

  只見在距離我們數十米遠的地方,突然露出五盞碧綠的小燈,由于天色已黑,荒山地地表,又被白雪覆蓋,已經難以分辨那邊的地形,這五盞綠燈隨著風雪慢慢的飄忽移動,象幾盞鬼火一樣,忽明忽暗,圍著我們轉起了圈。

  這一來。我們都把半自動步槍舉了起來。對準目標瞄準,但連長表示沒在搞清楚情況前,誰都不準開槍,喇嘛地那匹老馬這時突然嘶鳴起來,不停得撂撅子,喇嘛急忙將馬牽住,捋著它的鬃毛念經安撫,然后告訴我們說:“司掌畜牧的護法神被驚動了,是狼群?!?/p>

  我看了看那飄飄忽忽。時隱時現的五個綠色亮點,難道有一只獨眼的?剛進昆侖山,就聽兵站的老兵講過。附近的莫旃草場,有只獨眼的白毛狼王,但是最近軍民配合,打狼打得極多,稂群幾乎銷聲匿跡了,想不到竟然躲進了山里,它們突然出現,恐怕不是什么好征兆,不知道又會帶來什么災難。

  三條狼圍著我們轉了幾圈,連長讓大個子朝天放了一槍,把它們嚇走,免得引來更多的餓狼,給我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,當前地緊要任務不是打狼,而是火速搜救失蹤地那些同志,于是大個子對空鳴槍,國產五六式半自動步槍,那獨一無二的槍聲劃破了夜空。

  周圍的幾只狼,似乎知道我們這些軍人手中武器的厲害,不敢再繼續逗留,不久便借著夜色,消失在了風雪之中,連長說也許前邊的那個班,在回來的路上,遭到狼群的襲擊了,不過隨即便想到,這種可能性不大,十幾條半自動步槍,有多少狼也靠不到近前,現在天氣惡劣,比起狼群來,更可怕的還是滲透進山區的敵特,潛在地威脅也很多,必須立刻找到下落不明的那支小分隊。

  我們即刻動身,翻過了一道大山脊,走下很陡的山坡,下邊就是荒草甸子,這里沒有下雪,氣溫相對高了一點,仍是十分寒冷,到處荒煙衰草,殘破荒涼地“大鳳凰寺”就掩映在荒草叢中。

  草甸子四周盡是古木狼林,面積也著實不小,我們人數不多,要搜索這么大的區域,并非易事,于是當下分做兩組,連長帶著通訊員、炊事員、地堪院的盧衛國、軍醫尕紅這五人為一組,其余的剩下大個子、喇嘛、徐干事,再連同我在內這四個人,為第二組,連長安排第二組暫時由我負責。

  兩組分別從左右兩翼進行搜索,我帶著第二組,撥開將近一人高的亂草,端著槍向深處摸索著前進,撥開荒草,可以見到下掩蓋著,一段段模糊的古代條石殘道,這都是清代寺廟的遺跡,我心想這些遺跡正好可以確認方向,便要向前繼續走,卻被那老喇嘛一把扯住,他對我說:“哎,普色大軍,這條道可不是用來給人走的?!保ㄆ丈耗贻p人)

  我心想不是給人走的,那還是給鬼走的不成?便對那喇嘛說:“人民的江山人民座,人民的道路人民走,在中國不管大路小路,都是社會主義的道路,為什么不讓走?”

  徐干事覺得我說話太沖,便攔住我說:“地方上的同志是配合咱們執行任務,我想咱們應該多聽取他們的意見?!?/p>

  喇嘛從花花綠綠的挎囊中,取出一根古舊的鐵棍說:“我為兩代活佛做了四十年鐵棒喇嘛,對這廟里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,那條路絕對不能走,你們就只管跟在我后邊,這座棄廟的來歷可不一般?!闭f罷從側面繞了過去,邊走邊唱經文:“喏,金鋼降伏邪魔者,神通妙善四十五,給我正修已成就,于諸怨敵發出相,一切魔難使皆熄……”

  我們誰也沒聽明白他唱的咒什么意思,心想這要在內地,早讓紅衛兵揪去批斗了,也就是在藏區,我只好跟在后邊,沒話找話的問那喇嘛:“老同志……喇嘛阿克,你既然對這破廟如此熟悉,那你能不能給我們說說,當初這廟為什么建成不久便荒廢了?”

  喇嘛聞言止步回身,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陰云:“傳說魔國最后一代鬼母與大蟬滅法擊妖缽埋在此地,連寺里供著的大威德金鋼都鎮它不住,事情鬧得兇了,人和牲口死的太多,不得不荒了?!?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130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