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1章 車禍

  回到北京之后,我們在北京的老字號美味齋中,勝利召開了第二屆代表大會。會議在胖子吃掉了三盤老上海油爆蝦之后,順利通過了去云南倒斗的決議。

  胖子抹了抹嘴上的油對我說道:“我說老胡,云南可是好地方啊。我當年就被天邊飛來金絲鳥那段刺激得不輕,早就想過去會會那批燃燒著熱烈愛情火焰的少數民族少女了?!?/p>

  我對胖子說道:“云南沒你想象的那么好,少數民族少女也并非個個都是花孔雀,反正以前我去云南沒見過幾個像樣的。那時候我們部隊是部署在離邊境不遠的老山,在那進行了一個月的實戰演練。那地方是哈尼族、彝族、壯族的交匯點,有好多少數民族,我看跟越南人長得也都差不多。什么五朵金花阿詩瑪的,那都是屬于影視劇里的藝術加工,當不得真的。你還是別抱太大的幻想,否則會很失望的?!?/p>

  大金牙說:“怎么呢?胡爺,你去的那地方大概是山溝,當年我去云南插隊,正經見過不少漂亮的傣族景頗族妞兒。個頂個的苗條,那小腰兒,嘖嘖,簡直……這要娶回來一個,這輩子就算知足了?!?/p>

  瞎子吃得差不多了,聽了我們的話,一拍桌子說道:“諸位好漢,那云南的夷女,有甚稀罕,更兼苗人中隱有蠱婆。她們所驅使的情蠱歹毒陰險,防不勝防,爾等還是少去招惹那些婆娘為好?!?/p>

  大金牙點頭道:“老先生這話倒也有理,我當年去云南插隊,聽說這眾多的少數民族之中,就單是苗人最會用蠱,而且這苗人又分為花苗、青苗、黑苗等等。青苗人精通藥草蟲性,黑苗人則擅長養蠱施毒?,F在黑苗已經很少了,不過萬一要是招上了苗女中的蠱婆,可真叫人頭疼?!?/p>

  胖子笑道:“老金,你也太小瞧咱哥們兒的魅力了,苗女中沒有好的就算完了,只要有,我非給你嗅回來幾個不可。到時候咱們還是這地點,一人發你們一個苗蜜?!?/p>

  我喝得有點多了,舌頭開始發短,鉤住胖子的肩膀笑話他:“讓那七老八十的老蠱婆,看中了胖爺您這一身膀子肉,非他娘的把你的臭皮剝下來繃鼓不可。咱們這次去的那地方是白族最多,白族姑娘可好啊,長得白?!?/p>

  Shirley楊今天的食欲也不錯,從她祖上半截算的話,她老家應該在江浙一帶,所以這家飯店的淮揚菜式很合她的口味。她見我和胖子與大金牙等人在一起,再加上個瞎子,說來說去,話題始終離不開云南的少數民族少女,最后實在忍無可忍了,輕咳了一聲。

  經過Shirley楊一提醒,我這才想起來,還有正經事要說,酒意減了三分,便舉起酒杯對眾人說道:“同志們,明天我跟胖子、Shirley楊就要啟程開拔,前往云南。這一去山高路遠,這一去槍如林彈如雨,這一去革命重擔挑肩頭,也不知幾時才能回來。不過男子漢大丈夫,理應志在四方,騎馬挎槍走天下。高爾基說,愚蠢的海鴨是不配享受戰斗的樂趣的。毛主席說一萬年太久,只爭朝夕。此刻良宵美酒當前,咱們現在能歡聚在一起,就應該珍惜這每一分每一秒,等我們凱旋之時,咱們再重擺宴席,舉杯贊英雄?!?/p>

  眾人也都同時舉起酒杯,為了祝我們一路順利碰杯。大金牙飲盡了杯中酒,一把握住我的手說道:“胡爺,老哥真想跟你們去云南,可是這身子骨經不起折騰,去了也給你們添累贅。你剛才那一番話,說得我直想掉眼淚,要不我給你們唱段《十送紅軍》怎么樣?”

  我心中也很是感動,對大金牙說:“金爺說這話,可就顯得咱們兄弟之間生分了。我們去云南,多虧了你在后方置辦裝備,這就是我們成功的保障啊。你盡管放心,倒出來的明器,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?!?/p>

  大金牙把買到的與沒買到的裝備跟我說了一下,我跟大金牙還有Shirley楊三人,商量著都需要帶什么東西。一邊的胖子與瞎子也沒閑著,不斷騷擾飯店中一個漂亮女服務員,非要給人家算命。出發前的一夜,就在喧鬧之中度過。

  第二天大金牙與瞎子把我們送到火車站,雙方各道保重,隨著火車的隆隆開動,就此作別。

  我和Shirley楊、胖子三人,乘火車南下,抵達昆明。先在昆明住了三天,這三天之中有很多事要做。我按照大金牙給的聯系地址,找到了潭華寺附近的迎溪村,這里住著一個大金牙插隊時的革命戰友,他與大金牙始終保持著生意上的聯系。在他的協助下,我買到了三支精仿六四式手槍,槍身上還有著正式的編號,是緬甸兵工廠仿中國制式手槍造的,然后又流入中國境內。從制造工藝上看,算得上是出口轉內銷了。那溪谷深處,杳無人蹤,要是有什么傷人的野獸,沒有槍械防身,頗為不便。

  Shirley楊同胖子買了兩支捕蟲網和三頂米黃色荷葉遮陽帽,按照事先的計劃,我們要裝扮成自然博物館的工作人員,進森林中捉蝴蝶做標本。瀾滄江畔多產異種蝴蝶,所以借這種捕蟲者的身份作為掩護,到蟲谷里去倒斗,這一路上就不至于被人察覺。

  其余的裝備我們盡量從簡,這云南的山區中不像沙漠戈壁,水和食物不用太多,把背包中空出來的部分,盡可能多地裝了各種藥品,以便用來應付林中的毒蟲。

  我把三支六四式手槍分給胖子二人,胖子不太滿意,這種破槍有個蛋用,連老鼠都打不死,一怒之下,自己找東西做了個彈弓。當年我們在內蒙大興安嶺插隊,經常用彈弓打鳥和野兔,材料好的話,確實比六四式手槍的威力大。

 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后,我們乘車沿320國道,從哀牢山無量山與大理點蒼山洱海之間穿越,來到了美麗的瀾滄江畔。我們的目的地是云南省境內山脈河流最密集的地方,那里距中緬邊境尚有一段距離。

  最后這一段坡陡路窄,長途車只能在懸崖上行進。司機是個老手,開得漫不經心,路面狀況很差,高低起伏,又有很多碎石和坑洼,一個急彎接著一個急彎,車身上下起伏,屢屢化險為夷,驚得我和胖子出了一身身的冷汗,只恐那司機一不留神,連人帶車都翻進崖下的瀾滄江中。

  車中其余的乘客們,大概都是平日里坐慣了這種車的,絲毫不以為意,有的說說笑笑,有的呼呼大睡,加之車中有不少人帶著成筐的家禽,老婆哭孩子叫,各種氣味混雜,刺鼻難聞。我不是什么嬌生慣養之人,卻也受不了這種環境,實在不堪忍受,只好把車窗打開,呼吸外邊的新鮮空氣。

  我探出頭去只見山崖下就是湍急的瀾滄江,兩岸石壁聳立,真如天險一般,江面并不算寬,居高臨下看去,江水是暗紅色的,彎彎曲曲地向南流淌。

  胖子恐高癥犯了,全身發抖,也不敢向車窗外看上半眼,只是連聲咒罵:“這操蛋司機也真敢做耍,這是……開車還是他媽耍雜技呢?這回真是想要去了胖爺啊,老胡咱們再不下車,哥們兒就要歸位了?!?/p>

  Shirley楊也坐不習慣這樣的過山車,干脆緊閉著眼睛,也不去看外邊,這樣多少還能放心一些。

  我對胖子說:“革命尚未成功,咱們還要努力。你再堅持堅持,現在下了車,還要走上好遠。你想想紅軍爬雪山過草地的時候,是怎么堅持的,你眼下這點困難算得了什么?實話告訴你,我他媽的也快讓這破車顛散了架了?!?/p>

  旁邊一個當地販茶葉的人告訴我們:“看你們嚇得咯樣,搞點暈車藥片來甩,多坐咯幾趟就覺得板扎嘍。你們要克哪點噶?”

  云南當地的方言繁雜,并不好懂,我們這次又不想與當地人過多接觸,所以茶葉販子說的什么,我根本沒聽明白,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  那賣茶葉的見我不懂他的話,就用生硬的普通話對我說:“我是說看你們難受的樣,還坐不習慣這種車,習慣就好嘍。你們是要到哪個地方去?”

  我看這人是當地土生土長的,正好可以找他打聽一下路程,便對茶葉販子說:“我們是倒……倒……倒博物館的,不不,我們是自然博物館的,想去蛇河捉大蝴蝶。跟您打聽一下,這里到遮龍山還有多遠?我們在哪里下車比較好?”

  茶葉販子一指遠處江畔的一座高山:“不遠了,轉過了那個山彎下車,就是遮龍山下的蛇爬子河。我也要到那里去收茶葉,你們跟著我下車就行?!?/p>

 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灰蒙蒙的巨缽形山體聳立在道路的盡頭,山頂云封霧鎖,在車里看過去,真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。雖然已經在望,但是望山跑死馬,公路又曲折蜿蜒,這段路程還著實不近,看來我們還要在這輛破車上多遭一個小時的罪。

  我們都是坐在車的最后邊,正當我跟茶葉販子說話的時候,車身突然猛烈地搖晃,好像是壓到了什么東西。司機猛地剎住車,車上的乘客前仰后倒,登時一陣大亂?;靵y中就聽有人喊壓死人了,胖子咒罵著說這神經病司機這么開車,他媽的不壓死人才怪,同我和Shirley楊一起從后邊的窗戶往來路上張望。

  我只往后一看,便覺得頭皮發麻,趕緊把視線移開,再看下去非吐出來不可。他娘的,被壓死的這究竟是什么鬼東西?

  這時司機也從車上跳下來,去查看車后的狀況,后邊路上有兩道醒目的綠色痕跡,痕跡的盡頭卻不是什么人,而是一段被車撞斷的石人俑,跟真人一般的大小。石俑并不結實,只有外邊一層石殼,中間全是空的,被撞得碎成了若干殘片,里面爬出來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白色蛪蟲①。無數的蛪蟲被車輪碾得稀爛,地上有很多死蟲身體里流出的綠汁,那種惡心的情景,叫人看得想要嘔吐。

  司機在下邊看了一遍,抬腳踩死幾只,大罵晦氣,從哪里冒出來這么個里面生滿蛆的爛石頭,把車都撞癟了一大塊。

  Shirley楊從車窗中指著地上的一塊石片,對我說道:“老胡,你看這石俑是仿漢制的造型,會不會是獻王時期的產物?”

  我點頭道:“確實有些像,不過石俑怎么只有層殼?里面裝了這么多蟲子,又被車碾碎了,單從外形上來看,已經不太容易辨認出來,所以也不能就此斷定是漢代的東西?!?/p>

  我抬頭從車窗中向上看了看,萬丈高崖,云霧環繞,也瞧不出是從哪處山崖掉落下來的,也許這附近的山上,有什么古跡,看來我們已經進入當年獻王的勢力范圍了,不過這俑人里怎么長了這么多的蛆蟲?

  我心中越想越覺得不安穩,就問茶葉販子以前有沒有遇見過這種情況。茶葉販子說:“這樣的石俑在遮龍山附近更多,都埋在土里,有時候趕上山體滑坡,偶爾會顯露出來,里面都長滿了肥蛆。有人說這是種古代人形棺材,但都是風傳,也不知道確切是做什么用途的。當地人都很厭惡這種東西,認為是不吉的征兆,預示著疾病和死亡。今天乘車遇到了,算咱們倒霉,過些天要去玉皇閣請個保平安的銀符才行?!?/p>

  我擔心太過熱切地關注這些事會被人看出破綻,便不再多問,只同茶葉販子談些當地的風土人情。遮龍山已經是白族自治州的邊緣,有白族、漢族,也有極少一些景頗族同傣族,最熱鬧的節日在三月,屆時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到點蒼山下,有各種山歌對唱廟會節目,十分熱鬧。

  我對這些半點不感興趣,跟他聊了幾句,把話鋒一轉,又說到遮龍山,我借著抓蝴蝶的名義問茶葉販子那里的地形。

  茶葉販子說他雖然是當地人,但是遮龍山就像是這里一個界碑,很少有人翻過山去。那邊毒蟲毒霧很多,蚊蟲滋生,山谷中潮濕悶熱,瘴氣常年不散,已經在那里失蹤過很多人了,當地人沒有人愿意去那里。另外一個就是遮龍山太高,上面又有雪線,天氣變化多端,冰雹、大雨、狂風等等,說來就來,剛剛還響晴白日,轉瞬間就會出現惡劣的天氣,如果沒有大隊人馬,想爬遮龍山是十分冒險的。

  司機自從撞碎了石俑之后,車速就慢了下來,想必他也是擔心撞到那種東西不吉,所以盡量把車開得平穩一些,加之已經漸漸離開了那段山崖上的險路,我們總算松了口氣。胖子也活了過來,正好聽見茶葉販子那幾句話,忍不住問道:“哎,這什么山,聽上去有幾分像是當年紅軍爬的雪山?不知是不是同一座?”

  我對胖子說:“紅軍爬的是夾金山,跟這遮龍山不是一回事,還要往北很遠。不過你剛才看見瀾滄江的懸崖激流,與不遠處的金沙江差不多。你要是想加強傳統思想學習,可以跳下去游一圈,體會一下主席詩詞中金沙水拍云崖暖的意境,然后再攀越遮龍山,就只當是重走一回長征路,爬雪山過草地了?!?/p>

  胖子說道:“戰士的雙腳走天下,四渡赤水出奇兵,烏江天塹重飛渡,兵臨貴陽抵昆明,這都是在冊的。要走長征路,就得實心實意地從頭開始走,從半截走哪成?你這明顯的是投機主義傾向?!?/p>

 ?、?蛪,音qiè;蛪蟲,古書上的一種成蟲似蟬的小蟲子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79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

1 人評論 TO "第1章 車禍"

  1. 回復

    你都說

    2019/09/07 10:14:13

    的第三代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