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8章 密林

  聽到胖子說發現了蟲谷的入口,我和Shirley楊也舉起望遠鏡,順著胖子所說的方向看過去,只見遠處山坡下有一大片黃白相間的野生花樹,花叢中有成群的金色鳳尾蝶穿梭其中。這些蝴蝶個頭都不小,成群結隊地飛來轉去,始終不離開那片花樹。

  Shirley楊贊嘆道:“那些花應該是蝴蝶蘭,想不到吸引了這么多黃金鳳尾蝶……還有金帶鳳蝶……竟然還有罕見的金線大彩蝶,簡直像是古希臘神話傳說中,在愛琴海眾神花園里,那些被海風吹起的黃金樹樹葉?!?/p>

  我對蝴蝶一竅不通,用望遠鏡看了半天,除了蝴蝶和野花樹之外,卻并沒見到什么山谷、溪谷之類的地形。這里的植被層實在是太厚了,所有的地形地貌都被遮蔽得嚴嚴實實,根本無法辨認哪里是山谷,哪里是溪流,從上面看去,起起伏伏,皆是北回歸線附近特有的濃密植物,與我們熟悉的大興安嶺原始森林大不同。

  常言道: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。大興安嶺中樹木的樹冠高度都差不多,樹與樹互相之間,可以協力抵御大風。而這里地處兩江三山環繞交加之地,中間的盆地山谷地勢低洼,另外云南四季如一,沒有季風時節,地勢越低的地方,越是潮氣滋生,全年氣溫維持在25~30℃左右,一年到頭都不見得刮上一次風,所以各種植物都盡情地生長。森林中厚莖藤本、木質和草質附生植物根據本身特性的不同,長得高低有別,參差錯落,最高的是云南有名的望天樹,原本這種大樹是北回歸線以南才有,但是這山凹里環境獨特,竟然也長了不少頂天立地的望天樹。

  只有少數幾處面積比較大的水潭上面才沒有植物遮蓋,深幽處,更有不少地方都是云霧繚繞,在遠處難以窺其究竟。

  總不能憑幾群金色大蝴蝶就貿然進入森林,這里環境之復雜,難以用常理揣摩。

  人皮地圖繪制于漢代,傳到今日時隔兩千年,地圖中標注的地形地貌特征早已面目全非,除了一些特定的標識物和地點之外,無法再用人皮地圖進行更加精確的參照。

  據瞎子所說,幾十年前,他們那一批卸嶺力士,帶著土質炸藥進入蟲谷,在蟲谷,也就是蛇河形成的溪谷前邊一段,見到了大群的蝴蝶。

  但是誰能保證蟲谷外的其他地方不會出現蝴蝶,所以暫時還不能斷定那里就是蟲谷的入口,必須找到瞎子所說的特征———蟲谷中有一段殘墻。那是一處以人力在蛇河上修筑的古墻遺跡,好像是個堤壩,修造獻王墓時截斷水流,獻王入斂后,就被拆掉,重新恢復了獻王墓前的“水龍暈”。

  只有找到那道殘墻,才可以作為確認蟲谷位置的依據,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同當年那伙卸嶺力士一樣,出了遮龍山,先不進森林,而是沿著山脈的走向,向北尋找蛇河,然后順著蛇河摸進山谷,就可以確保不誤入歧途了。

  胖子說還有一個方法,就是要重新找到遮龍山中的那條人工運河,沿著古河道,尋找蛇河。不過由于瀾滄江上游大雨的原因,各條大小水路相互連通,已經變得錯綜復雜,甚至有可能改道流入地下,舊河道早已被植物泥土徹底遮蓋,所以胖子所說的方法并不可行。

  三人稍作商議,看了看時間,此時下午三點三十分。我們從上午九點左右乘坐竹筏進入遮龍山,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休息,所以決定就地作為中繼點,先休息二十分鐘,然后向北,爭取在日落前找到蟲谷的入口,然后在那里扎營,明天一早進谷。

  我們找了塊稍微平整的山坡坐下,取出些餌餅牛肉稍稍充饑。胖子說起那些食人魚,想起那山中水潭,滿是鮮紅的血液,跟傳說地獄中的血池差不多,搞得我也沒了胃口。我突然心中一凜,萬一那些牙齒比刀鋸還快的魚群,也順路游進了蛇河卻如何是好?有那些家伙在水里,我們不可能從水中鉆進獻王墓。

  Shirley楊說:“不用擔心,我以前在地理雜志做攝影記者,曾看過許多關于動物植物的相關資料,刀齒蝰魚在亞洲的印度、密支那、老撾以及美洲靠近北回歸線附近及20度地區內的水域都有存在?!?/p>

  其中古印度最多,佛經中記載印度阿育王時期,曾有一年,刀齒蝰魚釀成大災。當時正值百年不遇的恒河大洪水,東高止山脈中的一條地下河倒灌進了附近的一座城市,城中無數人畜葬身魚腹。

  這刀齒蝰魚的祖先,可以追述到后冰河時期的水中虎齒獂魚。那種魚生活在海洋中,身體上有個發光器,大群的虎齒獂魚可以在瞬間咬死海洋中的霸主龍王鯨。后來由于次冰河時期的巨大洪荒,這些生物就逐漸被大自然殘酷地淘汰,其后代刀齒蝰魚也演變成了淡水魚類。

  刀齒蝰魚雖然十分厲害,但是它們有一個巨大的弱點。這些魚只能生活在溫度比較低的水中,北回歸線附近只有巖洞中陰冷的水域適合它們生存,那些水中產有一種沒有眼睛的硬殼蝦,數量很多,但是仍然不夠它們食用,所以經常會發生自相殘殺的狀況。數量龐大的刀齒蝰魚在每年的九月之后,僅僅會有百分之一的幸存下來,活到最后的產卵期。

  每年中秋月圓的時候,是刀齒蝰魚產卵期,它們本身無法在太熱的地區生存,但之所以生活在偏熱的北回歸線附近,就是為了到水溫高的地區產卵。產卵之后刀齒蝰魚就會立刻死亡,魚卵在溫度較高的水流中孵化,又洄游到陰冷的水域繼續生存。

  刀齒蝰魚奇特的生存環境使它們的數量稀少,生存空間狹小。

  這個季節并不是產卵期,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它們游出山洞,不過回去的時候需要小心謹慎了。由于大量降雨的原因,遮龍山的水路全部變成相互貫通的水網,如果按原路返回,指不定在山洞的某段河道中還會碰上它們。

  聽了Shirley楊對刀齒蝰魚的詳盡解釋,我和胖子才略微放心。胖子覺得自己剛才有點露怯,希望把面子找回來,于是對我和Shirley楊說:“這些臭魚爛蝦能搞出多大動靜,我之所以覺得它們有點……那個什么,是因為主席他老人家曾經教導過我們說,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這些魚倒不足為慮,我只是反復在想,河道中倒懸著的人俑好像不會是用來喂蟒那么簡單……但是痋術十分詭異,實在是猜想不透,好在有群誤打誤撞冒出來的刀齒蝰魚,否則會發生什么事,還真不好說。未進蟲谷就已經遇到這么多麻煩,咱們一定要步步為營,小心謹慎?!?/p>

  大家都面色凝重,這回倒斗是關系到生死存亡的舉動,懸崖上跑馬沒有退路可言,只能成功不能失敗。

  我們休息了一段,取出有遮龍山等高線的地圖,這地圖極其簡單,誤差非常大,將指北針清零,重新確定了海拔和方位,對地圖進行了修正,標記好出口的方位,三人便繼續動身,出發尋找蛇河。

  瀾滄江最小的一條分支,就是我們所要尋找的蛇河,繞過遮龍山的一段,奔流湍急,落差非常大,有些流段穿過地下或者叢林中的泥沼,又有些河段順著山勢急轉直下,一個瀑布接一個瀑布,河中全是巨大的漩渦,各種舟船均無法通過,又由于其極盡曲折蜿蜒,故名蛇河,而當地白族稱其為“結拉羅漤”,意為“被大雪山鎮壓住的惡龍”。

  按常理找這條蛇河并不算難,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,這山下植被太厚,根本看不到河道,只好順著遮龍山的邊緣,摸索著慢慢前進。

  我這才發現,在這種鬼地方,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完全用不上了。要辨形勢理氣,需要看清楚山川河流的構成,而在這一地區,山頂全是云霧,山下全是各種樹木藤蔓,就如同在山川河流的表面糊滿了一層厚厚的綠泥,上面又用棉花套子罩住,根本無處著手。

  絕壁下的叢林更是難以行走,走進去之后,一只蝴蝶也沒見到,盡是大小蚊蟲毒蟻,而且沒有路,在高處看著一片綠,進去才發現藤蘿蔓條長得太過茂密,幾乎無法立足,只好用工兵鏟和砍刀硬生生開出一條道路,同時還要小心回避那些毒蛇毒蟲,其中艱苦,真是不堪忍受。

  眼看太陽已經落到了山后,大地逐漸被黑暗吞沒,原始森林蒙上了一層漆黑的面紗,而我們并沒有走出多遠,看來想在天黑前找到蛇河已經不可能了,只好先暫時找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過夜。森林中的夜晚是充滿危險的,而且這里又處于大山大川之間,氣壓變化很大,所以我們必須找到一塊沒有太多蚊蟲而又稍微干燥的地方,點燃營火才可以過夜。

  最后在兩棵大樹下找到一塊十分平整的大青石,用手電照了照,附近沒有什么蛇蝎之屬。三人累得很了,便匆匆取出燃料生了個火堆,四周用小石頭圍住。由于空氣過于潮濕,必須取一點火將青石烘干,把石頭縫隙里的苔蘚和濕氣烤干,然后再把睡袋鋪上,免得睡覺時濕氣入骨,落下病根。

  Shirley楊去到附近的泉水邊打了些水回來,經過過濾就可以飲用。我支起小型野營鍋,燒了些開水,把從彩云客棧中買的掛面用野營鍋煮了,什么調料也沒放,免得讓食物的香氣招來什么動物,在煮熟的掛面里,胡亂泡上幾塊餌餅,就當作晚飯。還不知道要在山谷里走上多久,所以沒舍得把罐頭拿出來吃。

  胖子不住抱怨伙食太差,嘴里都快淡出鳥了,說起鳥,就順手抓起那柄“劍威”,準備打點野味,可是天色已經全黑,只好作罷,重又坐下來吃,一邊怪我煮的東西不好吃,沒滋味,一邊吃了三大盆。

  吃完飯后,我們決定輪流睡覺,留下人來放哨,畢竟這原始森林危機四伏,誰知道晚上跑出來什么毒蟲猛獸。

  頭一班崗由我來值,我抱著“劍威”,把六四式的子彈壓滿,把火堆壓成暗火,然后坐在離火堆不遠的地方,一邊哼哼著時下流行的小曲打發困意,一邊警惕著四周黑暗的叢林。

  我對面這兩株大榕樹生得頗為壯觀,樹身如同石柱般粗大,樹冠低垂,沉沉如蓋,兩只粗大的樹身長得如同麻花一般,互相擰在一起,繞了有四五道,形成了罕見的夫妻樹,樹身上還生長了許多叫不出名稱的巨大花朵和寄生植物,就像是森林中色彩絢爛繽紛的大花籃。

  我正看得入神,卻聽躺在睡袋中的Shirley楊忽然開口對我說道:“這兩棵樹活不久了,寄生在兩株榕樹身體上的植物太多,老榕樹吸收的養分入不敷出,現在這樹的中間部分多半已經空了,最多再過三五年,這樹便要枯死了。有些事物到了最美麗的階段,反而就距離毀滅不遠了?!?/p>

  我聽她話里有話,表面上說樹,好像是在說我們背上從鬼洞中得到的詛咒。我不想提這些掃興的事,便對Shirley楊說道:“夜已經深了,你怎么還不睡覺?是不是一閉眼就想到我偉岸的身影,所以輾轉反側,睡不著了?”

  Shirley楊說道:“要是我閉上眼睛想到你就好了,現在我一合眼,腦子里就是遮龍山山洞中的人俑,越想越覺得惡心,連飯都不想吃了,到現在也睡不著?!?/p>

  我打個哈欠,對Shirley楊說:“既然你睡不著,就發揚發揚國際主義精神,把我的崗替換了,等你困了再把我叫起來?!?/p>

  Shirley楊笑道:“想得挺美,你跟胖子一睡起覺來,打雷都叫不醒。我睡不著,也不和你輪換,免得后半夜你裝死不肯起來放哨?!?/p>

  我搖頭嘆息道:“你可太讓我失望了,我以為你不遠萬里的,從美國趕來支援我們國家的四個現代化建設,本來都拿你當作白求恩一樣來崇拜了,從內心深處認為你是一個有道德的人,是一個高尚的人,是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,是一個放棄了低級趣味的人,沒想到你竟然這么自私自利,一點都不關心戰友的感受,平時那種平易近人的態度都是偽裝出來的?!?/p>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你口才不錯,只不過太喜歡說些大話,總吹??刹缓?。反正也睡不著,不如你陪我說說話,但是你可不許再跟我說什么語錄上的內容?!?/p>

  森林里靜悄悄的,一絲風都沒有,所有的動物植物仿佛都睡著了,只偶爾從遠處傳來幾聲怪異的鳥叫。我困得兩眼皮直打架,看了看睡在一旁的胖子,這家伙把腦袋全鉆進睡袋里,呼呼憨睡,就別提多香了。但是Shirley楊又偏偏不肯替我值勤,我只好有一句沒一句地強打著精神跟她瞎聊。

  也不知怎么,聊著聊著就說起這森林中的大蟒蛇,我說起以前在北京遇到一個連隊的戰友,聽他說了一些在前線蹲貓耳洞的傳聞。那時候戰爭暫時進入了相持階段,在雙方的戰線上,都密布著貓耳洞,其實就是步兵反沖擊掩體,挖貓耳洞的時候,就經常挖出來那山里的大蟒。他們告訴我最大的蟒跟傳說中的龍一樣粗,我那時候還不相信,如今在遮龍山里遇到才知道不是亂蓋的。

  不過大多數蟒蛇并不主動攻擊人,它們很懶,成天睡覺。有些士兵在貓耳洞里熱得受不了,光著腚還覺得熱,只好找條在樹上睡覺的大蟒拖進洞里,幾個人趴在涼爽的大蟒身上睡覺,還別說,比裝個冷氣機都管用。

  后來那條蟒干脆就在貓耳洞里安家了,天天有人喂它紅燒肉罐頭,吃飽了就睡,后來有一天戰事突然轉為激烈,連天的炮擊封鎖了我軍運送給養的通道。那炮打的,有時候掩體修的位置不好,一個炮群蓋上,里面整一個班就沒了。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的炮,陣地周圍連螞蟻都沒有了。貓耳洞中的紅燒肉罐頭沒了,短時間內,人還能堅持,但是大蟒餓起來就忍不住了,它在貓耳洞里住習慣了,天天聞著士兵們抽煙的味道,也染上了煙癮,怎么趕也不走,餓得紅了眼,就想吞人,最后只好開槍把它打死了。把蟒皮剝下來放在貓耳洞里,蚊蟲老鼠都不敢進洞。有一天敵人趁天黑來掏洞子,放哨的戰士當時打瞌睡,沒發現敵人。那敵人打算往洞里扔炸藥包,結果忽然覺得身上被蟒纏住一樣,動彈不得,骨頭都快被那巨大的力量勒碎了,但是身體上明明空空如也,什么都沒有。第二天貓耳洞里的士兵們發現那張蟒皮……

  我跟Shirley楊侃到后來,連自己也不知道說的是什么了,倦意上涌再也無法支持,不知不覺就抱著“劍威”睡了過去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86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