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9章 鬼信號

  自從離開部隊之后,我經常發噩夢,要不整晚整晚地失眠,在北京做起古玩生意之后,精神上有了寄托,這才慢慢好轉,一倒下就著,不睡夠了雷打不動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忽然被人輕輕推醒。

  我雖然困乏,心中卻隱隱覺得有一絲不安,此刻被人一推,立刻醒了過來。這時天空上厚重的云層已經移開,清冷的月光灑將下來,把我喚醒的人正是Shirley楊。Shirley楊見我睜開眼,立刻把手指放在自己唇邊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示意我不要大聲說話。

  我看了看四周,胖子仍然在睡袋里睡得跟死豬一樣,我身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張薄毯。這時我的大腦剛剛從深度睡眠中醒過來,還有點不大好使,但是隨即明白了,有情況。

  只見Shirley楊已經把六四式手槍握在了手中,用另一只手指了指那兩株纏在一起的夫妻樹,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讓我仔細聽那樹中的聲音。

  我立刻翻身坐起,側耳去聽,雖然我沒有鷓鴣哨那種犬守夜的順風耳功夫,但是在這寂靜無比的森林中,離那大樹又近,清楚地聽到樹內傳來緊一陣慢一陣的輕輕敲擊聲。

  那聲音不大,卻在黑夜中顯得甚是詭異,完全不成節奏,是什么東西發出來的?絕對不是啄木鳥,而且那聲音是從上邊的樹干中傳來的,難道樹里有什么東西?

  想到這我不免有些許緊張,傳說獻王墓周邊設有陪陵和殉葬坑,還有那些倒懸著做“痋引”的人俑,天知道這片老林子里還有什么邪性的東西。

  我沒敢出聲,慢慢把“劍威”步槍的槍栓向后拉開,又把攜行袋掛在身上。攜行袋中有僻邪鎮尸的黑驢蹄子,還有捆尸索、糯米等物,不論是什么情況,有這些東西,都可以同它斗上一斗。

  這時那沉悶的敲擊聲又一次響起,像是水滴,又像是用手指點擊鐵板,時快時慢。我向那聲音的來源處看去,視線都被樹上的枝葉遮擋住了,看不清楚上面的情況,月光夾雜在枝杈間閃爍不定,更顯得上面鬼氣逼人。

  Shirley楊在我耳邊低聲說道:“剛才你睡著了,我靜下心來才聽到這聲音,好像樹中有什么人……”

  我也低聲問道:“人?你怎么肯定就不是動物?”

  Shirley楊說:“這聲音微小怪異,而且沒有規則,我開始也以為是動物發出的,但是剛剛仔細一聽,從中聽出了一小段摩斯通訊碼的信號,然而這個信號只出現了一遍,后邊就開始變得不太規律了,也許是因為信號聲比較小,我極有可能漏聽了一部分?!?/p>

  我一頭霧水,但是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,我小聲對Shirley楊說:“摩斯碼?就是那個只有長短兩個信號的國際電碼?你聽到的是什么內容?”

  Shirley楊說:“三短三長三短,也就是嘀嘀嘀、嗒嗒嗒、嘀嘀嘀,翻譯出來便是國際通用的求救信號———SOS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你別是在自己嚇自己吧,這摩斯碼雖然在世界上普及得最廣,但是畢竟是用英文壓碼的密電碼。這片林子除了民國那陣子瞎子等人來過,再就是有幾個采石頭的工人來過,他們也只是出于好奇心,穿過山洞,進來在森林邊轉了轉就回去了。當地人非常迷信,是不敢來這遮龍山后的森林的,因為他們怕撞到鬼……鬼?!?/p>

  我說到最后一個字,自己也覺得不太吉利,急忙啐了一口,心中默念道:“百無禁忌?!?/p>

  Shirley楊對我一擺手,讓我不要說話,再仔細聽,那聲音又從樹中傳了出來,這回聽得真切,有短有長,果真是三短三長再加三短,短的急促,長的沉重。

  這時Shirley楊已經把狼眼從包中取了出來:“我到樹上去看看?!?/p>

  我一把拉住她說:“去不得,你看空中的月色泛紅,林中妖霧漸濃,樹里必定是有死人,這聲音就是傳說中的鬼信號?!?/p>

  Shirley楊問道:“什么是鬼信號?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道:“你有所不知,部隊里一直都有這種傳說,有些邊遠山區駐防的部隊,經常在電臺里收到莫名其妙的信號,這些信號斷斷續續,有求救的,還有警告的,總之內容千奇百怪。部隊接到這樣的電波,會以為是有遇難者在求援,多半都會派人去電波信號來源的地方進行搜索,但是去了的人就再也回不來了,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,那些鬼魅般的信號,也就隨即消失不見,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勾魂信號?!?/p>

  Shirley楊已經把登山頭盔戴到了頭上,對我說道:“這種捕風捉影的謠傳,又怎作得準?這里已經進入了獻王墓的范圍,所以任何不尋常的狀況,都可能會與獻王墓有關,我們必須查個水落石出。再說萬一真是有被困住的人在求救,總不能見死不救?!?/p>

  Shirley楊說完就用登山鎬掛住樹干上的粗大藤蔓,攀援而上,動作非常輕快,幾下就爬到了一半的地方。這兩棵糾纏在一起的夫妻老樹,高有二十來米,直徑百余米的樹冠遮住了月光,再加上樹上枝葉太過茂密,在樹下用狼眼手電筒最多能看到十米之內的高度。

  我們的探照燈已經毀了,現在最強力的照明就是用信號槍發射照明彈,此地尚未進入蟲谷,途中又不會再有補給,所以不能在這里盡情使用。我見Shirley楊在樹上越爬越高,非常擔心她的安全,急忙把睡袋里的胖子弄醒,讓胖子在樹下接應,然后也戴上登山頭盔,打開頭頂的戰術射燈,抓住藤蔓,跟著爬上了樹。

  胖子剛剛被我叫醒,還沒搞清楚狀況,舉著“劍威”在樹下不停地問我是怎么回事。我剛爬到三分之一的高度,見胖子在樹下跟沒頭蒼蠅似的舉著槍亂轉,便用登山鎬掛住樹縫,停下來低頭對胖子說道:“你別把槍口朝上,當心走了火把我崩了。這樹里好像有東西,我們爬上去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在下邊警戒,不要大意?!?/p>

  這時已經爬至老榕樹高處的Shirley楊突然叫道:“樹頂上插著半截飛機殘骸,好像是美國空軍的飛機?!?/p>

  我聽到她的話,急忙手足并用,尋著Shirley楊登山盔上的燈光爬了上去,見Shirley楊在樹冠中間的部分,正用手摸著一塊深色的東西,我離得遠了,也瞧不清那是植物還是什么飛機的殘骸。

  我攀到Shirley楊身邊,這才看得清楚,幽靜如霜的月光下,有一段巨大飛機的機艙倒插在兩樹之間,機翼與尾翼都不知去向,機身上破了數個大洞,破洞里面塞滿了東西,無法看見里面的狀況。艙門已經與機身脫離,撞得完全變了形,到處都是銹跡斑駁,長滿了厚厚的苔蘚和藤蔓,幾乎已經同樹干長為了一體,起落架卡在了樹縫之中。

  我轉頭看了看另一端高大蒼茫的遮龍山,心想這飛機八成是撞到了山上,碎成了數段,這一截機艙剛好落到樹冠上。這么大的沖擊力,附近的樹木也就這兩棵罕見的巨大夫妻樹可以承受。

  Shirley楊指著用傘兵刀刮開的一大片覆蓋住機身的綠色植物泥,讓我觀看,那里赫然露出一串編號C5X-R1XXX-XX2(X為模糊無法辨認的字母),我不太懂美國空軍的規矩,便問Shirley楊:“美國空軍的轟炸機?抗戰時期援華的飛虎隊?”

  Shirley楊道:“我還沒發現機身上有飛虎隊的標記,應該是一架美國空軍的C型運輸機殘骸,可能是二戰期間從印度加爾各答基地起飛,給在緬甸密支那作戰的中國遠征軍輸送物資的。如果是支援中國戰區的飛虎隊,機身上應該還另有青天白日的標記?!?/p>

  我點頭道:“這里距離緬甸不遠,看新聞上說,怒江大峽谷一帶和離這很近的高黎貢山,已經先后發現了幾十架美軍運輸機的殘骸。1942年到1945年這三年之中,美軍在中緬邊境和后期的駝峰航線上,墜毀在中國西南境內的飛機不下六七百架,想不到也有一架墜毀在這里了?!?/p>

  胖子在樹下等得心焦,大聲叫道:“老胡,你們倆在樹上干什么投機倒把的勾當呢?還讓我在底下給你們倆站崗,樹上面到底有什么東西?”

  我順手折了根樹枝,從上邊投向樹下的胖子:“你瞎嚷嚷什么,我們在樹上找到一架美軍運輸機,等我探查明白了就下去……”

  這時我突然想起剛才從樹中發出的求救信號敲擊聲,看了看這運輸機的殘骸,撞成這樣,怎么還可能有人幸存下來,那信號究竟是怎么回事?難道是機組飛行員的亡靈,陰魂不散,還在不停地求救……

  這時天空中云層忽然把月亮遮住,樹上立刻暗了下來,我屏住氣息,對Shirley楊打個手勢,與她一起把耳朵貼在機艙上,探聽里面是否還有那個詭異的摩斯碼求救信號。

  這一聽不要緊,我剛把耳朵貼在機艙上,就聽里面“當當當”三聲急促的敲擊聲。這聲音來得十分突然,我吃了一驚,若不是左手用登山鎬牢牢掛住,就險些從樹冠上翻滾著掉下去。

  我們自始至終沒敢發出太大的動靜,除了我對樹下的胖子喊了兩句之外,都是低聲說話,從上樹開始,就沒再聽到那個“鬼信號”,這時那聲響突然從機艙里傳了出來,因為離得太近,聲音異常清晰,怎能不叫人心驚。

  我和Shirley楊對望了一眼,見她也滿臉盡是疑惑的神情:“真見鬼,莫非里面真有什么東西?我剛才看到機艙最上面有塊破鐵板,咱們把它啟開,看看里面的情況?!?/p>

  Shirley楊不怕,我自然也不能表現出恐懼,便點頭同意:“好,里面如果還有美軍飛行員的尸骨,咱們就設法把他們暫時埋葬了,再把身份牌帶回去,剩下的事就是通知美國領事館了,讓他們來取回遺骨。美國人不講究青山處處埋忠骨那一套,肯定是要把他們蓋上國旗帶回老家去的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我也是這樣打算的,咱們動手吧,機艙里萬一要是……有些什么東西,便用摸金校尉的黑驢蹄子對付它?!?/p>

  我故作鎮定地笑道:“有什么咱們也不用怵它,這是一架軍用運輸機,說不定里面有軍用物資,最好有炸藥之類的,倒獻王的斗也許會派上用場?!?/p>

  我看準了一片可以落腳的樹杈,又在樹縫中裝了個利用張力固定的巖釘,再用登山繩把自己和巖釘固定住,以登山鎬去撬機艙頂上那塊變了形的爛鐵板。

  Shirley楊在旁邊用傘兵刀割斷纏在鐵板上的植物藤蔓,協助我把那塊鐵板打開。由于隔了四十多年,飛機毀壞又比較嚴重,被不斷生長的老榕樹擠壓,這鐵板被我一撬之下,只掉了半塊,另一半死死卡住,在樹上難以使出全力,無法再撬動了。

  我趴在機艙的破洞中,想瞧瞧究竟是什么東西在不停地發送信號,Shirley楊則拿著六四式手槍和黑驢蹄子在我身旁掩護。登山頭盔的戰術射燈在夜晚的叢林中,遠遠比在深手不見五指的地洞里好用,用來看清楚機艙中的情況那是足夠了。

  我的心也是懸到嗓子眼兒了,慢慢地把頭靠過去,這時森林中異常安靜,機艙里面“騰騰騰”的敲擊聲,一下一下地傳來,每響一聲,我的心都跟著懸高一截。

  頭燈的光柱射入漆黑一團的機艙內部,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駕駛員頭盔,好像這具飛行員的尸骨剛好掛在被我撬開的鐵板下,不過他低著頭,可能是飛機墜毀的時候頸椎摔折了,腦袋懸掛在胸前。機體變形比較嚴重,那缺口又狹窄,我一時看不清那頭盔下尸體的好壞程度,但是可以肯定,腦袋和身體呈現的角度根本不可能是活人能做出來的姿勢。

  待要伸手去把那頭盔抬起來,誰想到那原本低垂著的飛行員頭盔,突然輕輕動了兩下,似乎想用力把頭抬起來。他每動一下,就傳來當的一聲撞擊鐵皮的響聲。

  我此刻已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,暗叫一聲:“苦也?!边@回絕對是碰上僵尸了,我小時候最怕聽的就是僵尸在棺材里敲棺材板那個故事,今天真碰到了,卻不知摸金校尉自古用以克制僵尸的黑驢蹄子是否管用。

  我硬著頭皮用登山鎬揭掉那只殘破的飛行員頭盔,另一只手舉起黑驢蹄子就塞了過去,然而那頭盔下忽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強光……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87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