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15章 鎮陵譜

  糾纏在一起的老榕樹,由于樹中全是大小窟窿,平時全指著從玉棺中生長出來的紅色肉線支撐,此時失去依憑,頭重腳輕,被地下的龐然大物一拱,便從側面轟然而倒。

  樹中那口被我用湯普森沖鋒槍打爛了的玉棺也隨著掉落到地面上。玉棺中的積液已經全部流盡,只剩下赤身裸體的白胡子老頭尸體,還有那被剝了皮寄生在棺主身體上的痋蟒。這一人一蟒完全糾結在一起滾了出來,瞬間萬變,還不到三秒鐘的時間,就化為一堆焦黑干枯的木炭。

  我們不知下面究竟會出來什么東西,都向后退了幾步。我拉開槍栓把槍口對準樹根,胖子則早已從背包中拿了丙烷噴射器,想要演一場火燒連營。

  旁邊的Shirley楊卻用手壓住我的槍口:“別急著動手……好像是個石頭雕像,看清楚了再說?!?/p>

  只見老榕樹的根莖緩緩從泥土中脫離,這兩株老樹的樹冠之大,在這片森林中已經極為罕有,而延伸在地下的根莖,更大過樹冠三倍有余。這些根蔓樹莖全部從土中脫離,那是多大的動靜,地面就好像是裂開了一張黑洞洞的大嘴。忽然間天地抖動,陰云更加厚重低垂,黑云滾滾直壓在叢林上方,轟隆隆雷聲已經沒有了界限,響成了一片。

  隨著老樹的倒塌,從泥土中升起來一只巨大的石頭赑屃,身上負著一截短碑。這只赑屃之大,我們三人平生從所未見,粗一估量,恐怕不下數千斤,老榕樹的根莖都裹在赑屃身上,看來它是被人為地壓在樹下。

  這只赑屃舉首昂揚,龜尾曲伸,四足著地,作出匍匐的姿勢,隆起的龜甲上是云座,短碑就立在這云座之上,一股黑氣從赑屃身下冒出,直沖上青天,過了半天方才散盡。天上的烏云也隨之散去,此時四周的空氣中,充滿了雷暴過后的臭氧味道。

  我們在遠處望著,直到地面徹底恢復了平靜,確認不會再有危險了,這才走到近處察看。胖子奇道:“老胡,這么一只大赑屃,當初咱倆串聯到泰安逛岱廟的時候,也未曾見過如此大的。這幾千年前的古物,要拉回去雖然費些力氣,卻也算件寶貝?!?/p>

  我笑道:“小胖,我發現你的審美觀有點接近于德國納粹,只要個兒大就全他媽是好的。這么大的東西就算你弄回去,也不會有人愿意買,誰家有這么大地方盛得下它?!?/p>

  胖子不以為然地說:“你真是不了解現在的經濟形勢,虧你還自稱祖上是大戶人家,我看你爺爺那輩兒,也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地主老財?,F在這世界上,雖然還有三分之二的勞苦大眾沒翻身得解放,可畢竟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屬于有錢人,人家那有錢人家里宅子大了去了,千百畝良田算個鳥毛,還騰不出放赑屃這么點地方嗎?不信你問問那美國妮子,她在加利福尼亞的宅子有多大,說出來嚇死你,咱們國家所有兵團級的高干住房加起來,都沒他們家后院大?!?/p>

  我大吃一驚,忙問Shirley楊:“真的假的?我聽著可真夠懸的,要按胖子這么說,你們家后院都打得開第三次世界大戰了……”

  胖子不等Shirley楊答話,就搶著說:“那還能有假,他們家祖上多少代就開始玩明器了,倒過多少大斗,順手摸上幾樣,也夠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奮斗小半年的。老胡,也就你是土老帽兒,聽大金牙那孫子說這赑屃專門有人收藏。不是有那么句老話嗎,摸摸赑屃頭,黃金著地撿;摸摸赑屃尾,活到八十九。這是最吉祥的東西,宅子里擺上這么一只,那真是二他媽媽騎摩托———沒擋了?!?/p>

  我忍不住笑道:“你聽大金牙跟你扯淡,他那套詞還是去年我幫他抄來的。別說摸赑屃了,摸雞毛都是這兩句,這是專門打洋莊唬老外使的。你要不信,就去摸摸這赑屃頭,以后也不用跟我鉆山溝倒斗了,天天出門遛個彎,轉轉腰子,一彎腰就能拾一塊狗頭金?!?/p>

  胖子被我說得一怔,隨即罵道:“我說這幾句老詞兒怎么土得掉渣,他媽的,鬧了半天是你編的?!?/p>

  Shirley楊不管我和胖子在一旁拌嘴,只是仔仔細細觀看那只巨大的石頭赑屃,想看看它究竟是怎么從樹底下突然冒出來的,反復看了數遍,對我和胖子道:“你們別爭了,這根本就不是赑屃……而是長得和赑屃酷似的椒圖?!?/p>

  胖子不明所以,問道:“只知道椒鹽雞塊,這椒圖什么的卻不知是哪個館子的……”

  我卻知道一些椒圖的事,但這不是負碑的赑屃嗎?便對Shirley楊說:“我這人有個習慣,在胖子這種無知的人面前,怎么也謙虛不起來。對于這些東西我實在太熟了,據我所知龍生九子,各不相同,赑屃、椒圖,各為其一,另外還有狻猊、、狴犴、螭吻、睚眥、饕餮、蒲牢。椒圖是用來鎮門戶的,我覺得這只石獸,應該是長得好像老龜一樣的赑屃?!?/p>

  Shirley楊點頭道:“沒錯,這石獸外形確實像負碑的奇獸赑屃,但是你看它整體都是圓雕手法制造,龜甲紋路清晰,但是唯獨四只爪子形狀尖銳,像是鋒利的武器,口中全是利齒,這些都和椒圖的特征吻合,只不過可能由于古滇國地域文化不同,使得這只椒圖與中原地區的有些區別?!?/p>

  Shirley楊說罷,又取出孫教授所拍的照片讓我們看,照片中是獻王祭天禮地的六獸,其中有一只與這石頭椒圖十分相似。我仔細對照,果然這只椒圖頭頂也有個眼形圓球,不過先前被樹根遮擋,沒有發現。

  Shirley楊接著說道:“古書中記載,椒圖好閉,有鎮宅僻邪之意。這椒圖的作用,主要是用以鎮壓王墓附近邪氣,在王墓完工后埋在外圍,就像是現代建筑儀式中的奠基典禮。我之所以推斷它是椒圖,最重要的原因是它背上的短碑,這根本不是普通的石碑,有可能是獻王墓的陵譜?!?/p>

  三人都登上石獸后背的龜甲,用傘兵刀輕輕剝落陵譜上的泥土,上面雕刻的文字和圖案逐漸顯露出來,果然不出Shirley楊所料。此刻我和胖子也不得不服,今天露了怯,只好將來有機會再找回這個場子。

  Shirley楊用照相機把刻在石碑上的陵譜,一一拍攝下來。這陵譜上的信息多得出乎意料,詳盡地敘說了獻王墓建造的經過,甚至包括陪陵的部分也都有記述。不過文句古奧,有些字它認識我,我不認識它,只好再由Shirley楊加以說明,三人一起,逐字逐句地看了下去。

  陵譜上首先說的是古滇國是秦始皇下設的三個郡,秦末楚漢并起,天下動蕩,這三個郡的首領就采取了閉關鎖國的政策,封閉了與北方的交通往來,自立一國。后來漢朝定了天下基業,但是從漢代立國之始,便受到北方匈奴的威脅,自顧不暇,一直沒工夫理會滇王。

  古滇國的末期,來自北方漢帝國的壓力越來越大,國事日非,天心已去,漢武帝向滇王索要上古的神物雮塵珠,國內為此產生了激烈的分歧。獻王帶了真正的雮塵珠從滇國中脫離出來,遠涉至滇西的崇山峻嶺之中。滇王只得以一枚“影珠”進獻給漢武帝。

  Shirley楊看到這里,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:“我最擔心的一個問題終于澄清了,因為在歷史上埋葬漢武帝的茂陵,被農民軍挖了個底朝天,墓中陪葬的雮塵珠就此流落世間。這段歷史同獻王墓的時間難以對應,原來茂陵中只是一枚冒充的影珠?!?/p>

  陵譜接下來記述道:雮塵珠是地母所化的鳳凰,自商周時代起,就被認為可以通過這件神器,修煉成仙,有脫胎換骨之效,但是需要在特殊的地點,才能發揮它的作用。周文王曾經把這些內容,詳細地記錄在了天書之中。

  不過這些機密始終掌握在統治階級手中,幾乎所有的君主都夢想能夠成仙得道,長生不死,永葆萬年江山,所以都竭盡全力去破解雮塵珠的秘密。秦末之時,這件神物流落到了滇南,獻王就是因為舍不得這件雮塵珠,所以才離國而去,準備到山里找個地方修煉成仙,而獻王墓的位置,就選在了一處風水術士眼中的神仙洞府。

  獻王墓前后總共修建了二十七年,修建的人力始終維持在十萬左右,幾乎是傾國之力,除了奴隸還有許多當地的夷人……

  我們看到這里,都不禁咋舌,原來獻王這輩子沒干別的,把全部的精力都花在修造他的陵墓上了,想要死后在“水龍暈”中尸解成仙,這事多少有些讓人難以相信。雮塵珠的傳說我們已經掌握了不少,但是至今也沒有確切的內容,至于獻王死后有沒有成仙,陵譜上沒有任何記載,這恐怕要等我們摸進了獻王墓才能揭曉謎底。

  然而陵譜上只有對獻王墓修建經過的記錄,至于古墓地宮等等一個字也沒有。

  其次記錄的是陪陵的狀況。除了殉葬坑,真正的陪陵只有一位主祭司,在獻王入斂之后,從深谷中找來兩株能改風水格局的榕樹,先將鎮陵譜埋入地下,榕樹植到其上,然后捉來以人俑飼養的巨蟒。這種蟒在陵譜中被描繪成了青龍,極其兇猛殘暴,是遮龍山一帶才有的猛獸。當巨蟒吃夠了人俑之后,就會昏睡過去,這時候再動手活剝了蟒皮,和大祭司一起裝進棺中,蟒肉人體,加上桐木棺底,與這株老樹就會逐漸長為一體,得以長久地維持肉體不腐不爛。

  由于那口玉棺破損了,這里的風水格局一破,壓制在地下幾千年的地氣得以宣泄,雷暴黑云,都是地脈產生了變化,這才把埋在樹下的鎮陵譜拱了出來。

  最后,鎮陵譜上還有些弘德頌功的描寫,都沒什么大用。胖子見并沒記載獻王墓中都有何種珍奇的陪葬品,不免有些許失落,而在我看來,這些信息已經足夠讓我們順利找到目標了,既然知道了這里的風水格局,只需要用羅盤定位,就算找不到蛇河,也盡可以找到目標倒斗。

  我見再也沒什么內容值得看了,就收拾東西,連續一天一夜沒睡,人困馬乏,今天爭取盡早找到溪谷的入口,然后好好地休息一下。

  Shirley楊見我和胖子準備要收拾東西出發,便說道:“別急,鎮陵譜背面還有一些內容,咱們再看看,別落下了什么才好?!?/p>

  我只好又轉到另一邊,看那鎮陵譜后邊還有什么內容。Shirley楊已經把上面的泥土刮凈,我們湊過去一看,都做聲不得。原來鎮陵譜背面,是整面的浮雕,一座窮天下之莊嚴的壯麗宮殿懸浮在天空的霓虹云霞之上,難道那獻王墓竟是造在天上不成?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93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