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18章 九曲回環朝山岸

  谷中昆蟲的舉動頗為異常,它們為什么不敢向深處活動?我急忙跳上夯土和石條壘成的殘墻,站在高處往溪谷里望去,只見前面的地形逐漸變低,大概再往里走,就進入了毒瘴氣之境。

 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再向深處走,連昆蟲都沒有了,說明可能里面存在有毒物質,為了安全起見,咱們還是把防毒面具都準備好,以便隨時戴上?!?/p>

  在繼續前進之前,三人還分別吃了些減低心率和呼吸的“紅奩妙心丸”。這是按摸金校尉的秘方,由大金牙找專家配制的,管不管用目前還不清楚。

  我取出人皮地圖,在圖中尋到獻王墓殘墻的標記,相互對照了一番,確認無誤,照此看來,那鎮陵譜上的蟾口標記就應該在距離這道殘墻不遠的山谷左側。

  向前走了七八米,Shirley楊見有一段地面光禿禿的,在這藤蘿密布的溪谷中,顯得不同尋常。于是用工兵鏟在地面上挖了一個淺坑,蹲下身看那泥土中的物質,原來這里像茂陵一樣,為了避免蟲蟻對陵寢的破壞,在主墓附近埋設了經久不散的驅蟲秘藥。這個方法在漢代帝王墓葬中非常普遍,最簡單的是埋琉磺和水銀,加上毒麻散、旬黃芰、懶菩堤等相調和,由于有屬性對沖,可以埋在土中,千百年不會揮發干凈。

  Shirley楊問我道:“這里距離獻王墓的主墓尚遠,為什么在此就埋設斷蟲道?”

  我想了想說:“從外圍的一些跡象看來,獻王深通奇術,最厲害的就是會改風水格局,這么大規模的王墓,不僅主墓的形勢理氣要有仙穴氣象,在附近也會改設某種輔助穴眼?!?/p>

  這些輔佐主陵的穴眼和星位,如果改得好,對主墓的穴位如猛虎添翼、蛟龍入水一般。自古風水秘術中,最艱難的部分便是改格局,這需要對世間天地乾坤、山川河流、斗轉星移都有宏觀的認識。許多欺世盜名的風水先生,也自稱能改格局,其實他們只不過略懂一些枝節而已,要改地脈談何容易。

  另外改風水格局的工作量也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,除非那些割據一方,大權在握的王侯才有實力如此大興土木。

  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的“化”字卷,便是盡述改風換水的手段,其中“易(易者換也)龍經”有記載,龍脈改形換勢,轉風變水,至少需要動地脈周圍九個相關的主要穴眼。第一個穴眼,化轉生氣為纏護;第二個穴眼,兩耳插天透云霄;第三個穴眼,魚為龍須聚金水;第四個穴眼,高聳宮為護持;第五個穴眼,裝點天梁明堂開;第六個穴眼,水口關攔設朝迎;第七個穴眼,砂腳宜做左右盤;第八個穴眼,幕帳重重穿龍過;第九個穴眼,九曲回環朝山岸。

  改動了主脈附近的這九處穴眼星位,可以保持風水關鎖纏護綿密,穴位形勢氣脈萬年不破。這口訣看似古奧難懂,其實只要研究過《地經匫①》就會知道,其實只不過就是在特定的位置上埋金魚缸,種植高大樹木,挖深井等等,難就難在位置的選擇之上。

  這里植被太厚,別的暫時看不出來,但是其中最后一個九曲回環朝山岸,卻十分明了。

  蟲谷綿延曲折,其幽深之處,兩側山岡繚亂,同溪谷中穿行的“水龍脈”,顯得主客不分,真假莫辨,有喧賓奪主之嫌,想必在水龍的“龍暈”中,地形將會更低,坐下低小者如坐井觀天,氣象無尊嚴之意而多卑微之態,所以就要在這條龍脈的關鎖處,改建一個九曲回環朝山岸的局。

  在山谷中每九個轉彎的地方,各建一座神社、祠堂或廟宇之類的建筑物,來給這條“水龍脈”平添個勢態,讓脈絡彰顯。如果是山神廟一類的建筑,必多土木結構,而木頭則是最怕蟲啃蟻噬,肯定要采取一些驅蟲的措施,所以我猜測這條斷蟲道是用來保護那座山神廟的,而且最少有三道這樣的屏障,山神廟中還會另有防蟲的結構。

  Shirley楊喜道:“這么說那鎮陵譜和人皮地圖中的蟾蜍標記,應該是某處神祉了,看來你的風水學理論還真有大用?!?/p>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魚兒離不開水,瓜兒離不開秧,倒斗尋龍離不開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?!?/p>

  胖子不屑一顧地說:“瞧瞧,說他胖他還就喘上了,你要真有本事,不妨說說獻王老兒的地宮里,都有些什么布置?更有哪些陪葬的明器?”

  我們不想耽擱時間,便循著斷蟲道,偏離開穿過蟲谷中間的溪流,斜刺里向深處搜索顯露“水龍脈”的廟址。

  我邊走邊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:“我說這山谷側面有個山神廟之類的建筑物,這是肯定不會錯的,因為這些東西,雖然看似稀奇古怪,但是一法通則萬法通,只要掌握風水秘術,便不難看出個所以然來。至于獻王墓的地宮是什么格局,不到了近處,我可說不出來,隨便亂猜也沒個準譜。不過古滇國自從秦末開始,就閉關鎖國,斷絕了與中原文明的往來,雖然后來也多少受了一些漢文化的影響,但是我估計王墓的構造一定繼承先秦的遺風比較多?!?/p>

  胖子問道:“咱們上次去陜西,聽大金牙那孫子說過一些秦始皇陵的事跡,說什么人油做蠟燭,萬年不滅,可當真有此事?”

  Shirley楊說:“不是人油,是東海人魚的油膏作為燃料,萬年不滅,‘四門射伏弓弩,機相灌輸,有近者輒射之’?!?/p>

  我聽了Shirley楊的話,笑道:“這是《史記》上唬人的,長明燈這種裝置,在很多貴族帝室的墓中都有,不過這些事在倒斗摸金的眼中看來,是個笑話。且不論海魚油脂作為燃料,得需要多少才能燒一萬年,古墓的地宮一旦封閉,空氣便停止流通,沒了空氣,長明燈再節能,它還燃個蛋去,如果讓空氣流通,這古墓地宮不出百余年,便早已爛成一堆廢墟了?!?/p>

  秦漢時期的古墓即使保留下來,如果不是環境特殊,已經很難維持舊觀了,現在還不知道獻王墓在這密林幽谷的深處,究竟能保存到什么程度。

  我們已經找到了參照物,雖然在叢林里植物繁多,但不久便發現了第二、第三道用防蟲秘藥鋪設的斷蟲道。由于在這深谷之中,遮風避雨,那蟲藥中又含有大量硝磺,所以表面寸草不生。

  山谷到了這里,地勢已經越來越開闊,呈現出喇叭狀,前邊已經有若隱若現的輕煙薄霧,越往深處走,那白濛濛的霧氣越顯濃厚,放眼望去,前邊谷中,盡被云霧籠罩,里面一片死寂,沒有任何的蟲鳴鳥叫和風吹草動。

  我們雖然距離山瘴還有一段距離,但是為了以防萬一,不得不將防毒面具戴上。胖子望了望前邊白濛濛一片的瘴霧,對我和Shirley楊說道:“既然咱們裝備有防毒設備,不如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直接沖過這片白霧,豈不比在這亂樹雜草叢中費勁拔力地找尋什么廟址,來得容易些?”

  我對胖子說:“你這人除了腦子里缺根弦之外,也沒什么大的缺點。你知道這片山瘴范圍有多廣?那白霧如此濃重,一旦走進去,即使不迷失方向,在能見度降低到極限的情況下,也要比平時的行進速度慢上數倍。萬一走到天黑還走不出去,也不能取下防毒面具來吃飯喝水,那便進退兩難了?!?/p>

  說著話,我們已經來到山谷左側的山腳下,這里已經偏離了蛇溪很遠一段距離,卻幾乎是三道斷蟲墻的正中地帶。走著走著,忽然身邊的一片花科類灌木一片抖動,我們都吃了一驚,誰也沒去碰那片蔥郁的花草,又無風吹,怎么植物自己動了起來,莫不是又碰到被痋蟒附著的怪樹怪草?我和胖子都舉起芝加哥打字機,拉動槍栓,就要對那片奇怪的植物掃射。

  Shirley楊舉起右手:“且慢,這是跳舞草,平時無精打采,一旦被附近經過的人或動物驚動,變會弄姿作態地好像在跳舞,有聞聲而動伴舞的異能,對人沒有傷害?!?/p>

  那一大叢跳舞草,像是草鬼般一陣抖動,漸漸分作兩叢,其后顯露出半只火紅的大葫蘆。

  那火紅的葫蘆,是用石頭雕刻而成,一米多高,通體光滑,鮮紅似火。如果它是兩千年前便豎立在此的,那么歲月的流逝,滄海都可能變為桑田,但這石頭葫蘆卻如同剛剛完工。

  我們初見這只葫蘆,心中俱是一凜,它的顏色竟然鮮艷如斯,這可當真有些奇怪,待到撥開那叢跳舞草,走到近前一看,方知原來是用紅色赭石作為原料。赭石是天然生就的火紅顏色,最早時的紅色染料便是加入赭石粉末制成。

  這只石頭雕成的葫蘆,表層上也被涂抹了一層驅蟲的材料,以至于雜草藤蘿生長到這附近,也各自避開了它。這么多年來它始終孤零零地擺放在這山谷毫不起眼的角落中。

  我不禁奇道:“為什么不是蟾蜍的雕像,而是個葫蘆?若要把這條水龍脈風水寶穴的形與勢完全地釋放出來,這里應該建座祭壇或者蓋一座宗祠之類的建筑,才是道理?!?/p>

  山谷的邊緣嶙峋陡峭的山壁上,垂下來無數藤蘿,三步以外便全部被藤蘿遮蔽。胖子性急,向前走了幾步,用工兵鏟撥開攔路的藤蘿,回頭對我們叫道:“快過來這邊瞧瞧,還真有癩蛤蟆?!?/p>

  我和Shirley楊聞聲上前,只見在無數條藤蘿植物的遮蓋下,正對著紅石頭葫蘆的地方有座供奉山神的神邸,依山而建,但應該是建在背后這道山峰的中軸線上,采用楔山式大木架結構,分為前后兩進,正前神殿的門面被藤蘿纏繞了無數遭,有些瓦木已經塌落。

  頂上的綠瓦和雕畫的梁棟,雖然俱已破敗,但是由于這里是水龍脈的穴眼,頗能藏風聚氣,還算保留住了大體的框架。山壁上的那幾層斷蟲道由于水土的變化失去了作用,所以雖然神殿的木料朽爛不堪,但仍然未倒,也算得上是奇跡了。

  這座供奉山神的古樸建筑靜靜地在這人煙寂寞的幽谷角落中,安然度過了無窮的歲月,這都要仰仗于特殊的木料和構架工藝,以及谷中極少降雨的特殊環境。

  只是不知神殿門前擺放的那只紅石葫蘆是做什么用的,可能和這山神有關。古人認為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,皆有司掌的神靈,每座山每條河流都是如此,但是根據風俗習慣和地理環境、文化背景不同,神祇的面目也不盡相同。

  我們舉目一望,見那神殿雖然被層層藤蘿遮蓋,卻暫時沒有倒塌的隱患。這附近有不少鳥雀,都在殿樓上安了窩,說明這里的空氣質量也沒問題,不用擔心那些有毒的山瘴。于是我們摘掉防毒面具,撥開門前的藤蘿,破損的大門一推即倒。

  我舉步而入,只見正殿里面也已經長滿了植物。這神殿的規模不大,神壇上的泥像已經倒了,是尊黑面神,面無表情,雙目微閉。身體上也是泥塑的黑色袍服,雖然被藤蔓拱得從神座上倒在墻角,卻仍舊給人一種陰冷威嚴的感覺。

  山神泥像的旁邊分列著兩個泥塑山鬼,都是青面獠牙,像是夜叉一般,左邊的捧個火紅葫蘆,右邊的雙手捧只蟾蜍。

  我看到這些,方才醒悟,是了,原來那蟾蜍與葫蘆,都是山神爺的東西,只不知這山神老爺要這兩樣事物做什么勾當。

  胖子說道:“大概是用葫蘆裝酒,喝酒時吃癩蛤蟆做下酒菜。大金牙那孫子不就是喜歡這口兒嗎?不過他吃的是田雞腿?!?/p>

  我見這山神廟中荒涼凄楚,雜草叢生,真是易動人懷,不免想起了當初我們和胖子窮得賣手表的日子,心里覺得有些不是滋味,便對胖子與Shirley楊說道:“山神本是庇佑一方的神祇,建了神殿應該受用香火供奉,現在卻似這般荒廢景象,真是興衰有數。就連山神老爺也有個艱難時候,更別說平民百姓了,果然是陰陽一理,成敗皆然?!?/p>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你說這許多說詞,莫非是又想打什么鬼主意?難不成你還想祭拜一番?”

  我搖頭道:“祭拜倒也免了,咱們不妨動手,把這倒掉的泥像推回原位,給山神老爺敬上支美國香煙,讓他保佑咱們此行順利,別出了什么閃失,日后能有寸進,再來重塑金身,添加香火?!?/p>

  胖子在旁說道:“我看信什么求什么,根本就沒半點用,老子就是不信天不信地,只信自己的胳膊腿兒。這山神孫子要是真有靈驗,怎么連自己都保不???依我看就讓這孫子躺著最好,俗話說好吃不過餃子,站著不如躺著嘛。走走,到后邊瞧瞧去?!?/p>

  我見沒人肯幫手,只好罷休,跟著Shirley楊和胖子進到后殿。這間后殿已經修建在了蟲谷左側的山峰內部,比前殿更加窄小,中間是道翠石屏,上面有山神爺的繪像,身形跟正殿中的泥塑相仿,只不過比較模糊,看不清楚相貌,兩邊沒有山鬼陪襯。這塊石屏好像并非人工刻繪,而是天然生成的紋理。

  轉過翠石屏,在神殿最盡頭,橫向排開了九只巨大蟾蜍的石像,我一看便覺得眼前一亮,果然應了“九曲回環”之數。這種機關在懂“易龍經”的人眼中一目了然,如果不懂風水秘術中的精髓,只知曉易經八卦,多半會當作九宮之數來作應對,那樣一輩子也找不到暗道。

  我再仔細一看,發現九只石蟾蜍的大口,有張有合,蟾頭朝向也各不相同。這些石蟾蜍的嘴都可以活動,也有石槽可以向四方轉動身體,加上蟾口的開合,如果算出有多少種不同排列,也要著實費一番腦筋,而且這些石頭機關,應該從左至右按順序一一推動,如果隨便亂動,連續三次對不準正確的位置,機括將會徹底卡死。

  于是我讓胖子幫忙,按九曲回環之數,從左至右,先將蟾口分別開合,再以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》中“盾”字卷,配合“易龍經”中的換算口訣,把石頭蟾蜍一只只地按相應方位排列。

  做完這些事之后,內殿中什么反應也沒有,按說這“九曲回環朝山岸”應該是錯不了的,為何沒見有暗門開啟?

  Shirley楊頭腦轉得較快,讓我們到神殿外去看看,我們急忙又掉頭來到外邊尋找,最終找到山神殿外,只見殿前的葫蘆不知什么時候,裂為了兩半,下面露出一道石門。

  這石門被修成了蟾蜍大嘴的形狀,又扁又矮,也是以火紅的赭石制成,上面刻著一些簡樸的紋飾,左右分別有兩個大銅環,可以向上提拉。

  原來這道機關設計精奇,縱然有人知道那九只蟾蜍是開啟石門的機關,只要不懂破解之法,就算亂敲亂炸也找不到設在外邊的入口。

  Shirley楊問道:“這道石門修得好生古怪,怎么像是蟾嘴?不知里面有什么名堂,其中當真就有通往主墓的地道嗎?”

  我對Shirley楊說:“鎮陵譜上的標記沒錯,這應該是條地下通道,而且一定可以通到離水龍暈最近的那個穴眼星位,去明樓祭祀,似乎只有從這里經過才能抵達。至于為什么用蟾蜍作為標記,我也猜想不透?!?/p>

  蟾蜍在中國古代,有很多象征意義。有種年畫,就畫的是個胖小孩,拿著漁竿,吊個金錢和一只三腳蟾蜍戲耍,叫作劉海兒戲金蟾。俗話說三條腿兒的蛤蟆難尋,就是從這個典故引申出來的。但是也有些地方的傳統風俗中,特意突出蟾蜍身上的毒性。不過現在咱們對面的這兩只蟾蜍石像,既不是三條腿的,身上也沒有疣狀癩疙瘩,可能只是這山神爺的玩物。

  胖子拍了拍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機說道:“大不了在下邊碰上只大癩蛤蟆,有這種槍,還怕它不成,就是癩蛤蟆祖宗來了,也給能它打成蜂窩?!?/p>

  自從有了美式沖鋒槍,我們就像是多了座大靠山。不過我還是提醒胖子:“獻王墓布置得十分嚴密,這石門雖然隱蔽已極,但是難保里面還有什么厲害的機關,咱們下去之后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倒也不用懼怕?!?/p>

  說罷三人一起動手,用繩索穿過石門一側的銅環,用力提升,隨著“砰”的一聲石門開啟,顯露出一個狹窄的通道。我用信號槍對準深處打了一發照明彈,劃破了地下的黑暗,慘白的光芒照在洞穴深處,我們看見那里邊有無數巨大的白骨和象牙,是條規模龐大的殉葬溝。

 ?、?匫,音hū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96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