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19章 化石森林

  隧道被照明彈的軌跡照亮,可以看見左右兩端,在不對稱的位置上,各有一個洞口。主道兩側堆滿了森森白骨,只能分辨出有大量錐弧形狀的巨大象牙,照明彈射到盡頭,還可以見到那邊有水波的閃光,應該是蛇河的地下水系。

  雖然這條隧道十有八九有厲害的機關,但是與那無邊無際的山瘴毒霧相比,冒險從地底隧道中進入獻王墓還是可行的。反正我們三人身手都還不錯,也不像上次去新疆的沙漠,帶了一群知識分子,做起事來束手束腳的十分累贅。

  于是我們在洞口處稍作休整,打點裝備,由于沒了竹筏,如果有地下河的話,就需要進行武裝泅渡,所以一切不必要的東西,都要暫時留在供奉山神的神殿之內。

  先換上了鯊魚皮潛水服,戴上護肘和護膝,登山頭盔上的射燈調整到側面,重新替換新的電池,頭盔上再裝備潛水鏡,簡易的小型可充填式氧氣瓶掛在后背,每人只帶一個防水攜行袋,分別裝有應急藥品、備用電池、冷煙火、防毒面具、熒光管、蠟燭、僻邪之物、狼眼手電筒……

  胖子的那套潛水緊身衣穿著不太合適,就不打算穿了。我對胖子說:“你不穿也沒事,反正你是傻小子睡涼炕,全憑火力壯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不穿不行,你不記得遮龍山下的水有多冷了?在水中時間一長,就容易患上低體溫癥,就算衣服窄了點也得湊合穿上,不然你就留下等我們,不準你進去?!?/p>

  胖子想起Shirley楊在遮龍山掉下竹筏的那一幕,游回來的時候嘴唇都凍紫了,看來這附近雖然潮濕悶熱,但是地下水陰冷異常,不是鬧著玩的,更何況那獻王墓的大批明器已經距離不遠,如何肯留在這里等候,只好吸氣收腹,強行把那套潛水服穿了下去,穿上之后連連抱怨:“他媽的鞋小褲襠短,誰難受誰自己清楚?!?/p>

  等到一切都準備就緒,已經是金烏西墜,宿鳥歸巢,借著黃昏的暮色,我們三人進了隧道。

  Shirley楊帶著金剛傘,舉著狼眼,在前邊開路。我和胖子合力,抬著那一大堆裝進防水膠袋中的裝備走在后邊,順著這條略陡的斜坡緩緩下行。

  入口處這段坑道明顯是人工修建的,兩側都是整齊的大塊青條石壘砌,石縫上都封著丹漆,地面的大方磚非常平整,倒像是古墓中的甬道。

  在坑道的兩邊,整整齊齊地碼放著全象骨,就是整具大象的骨架,很明顯是在外邊宰殺后運來的。在殉葬坑中安放全象骨或者象牙,是為了取象的諧音“祥”。早在商湯時期,便已將象骨象牙作為陪葬品了,在殷墟就曾出土過大量象牙。

  這些殉葬的白骨都特意半埋,而不是像殉葬溝那樣全土掩埋,這是說明墓主是為得道成仙,已經不太在乎世俗的東西,殉葬品半埋,表示有隨駕升騰之意。

  我數了數,單這一個殉葬坑,便一共有六十四副全象骨,象牙更是不計其數。還有一些散落的小型動物骨骸,由于時代久了,都腐朽得無法再分辨那究竟是什么動物了,據Shirley楊推斷,有可能是獵犬和馬骨,還有奴隸的人骨。

  我們再一次領略到了獻王墓規模的龐大和陪葬品的奢華,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:“似古滇這種南疆小國的王墓都這么排場,為了一個人,數十萬百姓受倒懸之苦,到頭來那死后升天成仙,保得江山萬年,也不過是黃粱一夢,這些東西也留在深山之中,與日月同朽?,F在看來有多荒唐,像這種用民脂民膏建造的古墓,就應該有多少便倒它多少?!?/p>

  Shirley楊說:“我也沒想到獻王墓單是殉葬坑便有這么大?!闭f話間Shirley楊已經當先行至“╣”形坑道的交口處,只聽她奇道:“這些是做什么用的?”

  我和胖子用狼眼手電筒往那拐彎的地方一照,只見里面并不是坑道,而只是石墻上凹進去的一塊,只有幾米深,散落著幾截長竿,看來是可以連接到一起的。我也覺得奇怪,便想伸手拿起來瞧瞧,誰知這些長竿一碰之下,就爛成稀泥一樣。由于有地下水,兩千年前的東西,一觸即爛。

  這個在坑道石壁上的凹坑,似乎是專門用來放這些長竿的,難道是用來測量水深的?三人不得其解,想不出究竟是做什么用的。

  走到坑道的盡頭,已經距離地面約有數十米落差了,從這里開始,就不再是人工開挖修建的坑道,而是地下天然的山洞,而且無路可循,想從這里繼續向前,就必須下水游泳了。

  水邊排列著幾條木制古船,可能去明樓祭拜王墓的人就是乘這些船過去,但是年代久遠,這些木船也都爛得差不多只剩下船架子了,再也難以使用。

  我們把大背包上捆綁的氣囊拉開,讓它填滿空氣,漂浮在水面上,沖鋒槍等武器就放在最上面,以便隨時取出來使用。把狼眼手電筒收起,打開頭盔上的戰術射燈照明,然后也跟著下水,扶著背包上的大氣囊,涉水而行。

  在水中走出十幾米,雙腳就夠不到地面了,冰冷刺骨的地下水越來越深,我看了看指南針,水流的方向正好是和蟲谷平行。

  水中有許多巨大的天然石柱,好像海底的珊瑚一樣,千枝百杈,由于洞中漆黑,看不大清楚這些奇怪的石柱是怎么形成的。

  洞頂距離水面的位置很低,顯得格外壓抑,我抬頭向上一看,有很多植物的巨大根莖都從上面生長了下來,有些甚至直接伸進了水里,形成一個罕見的植物洞頂。

  地形逐漸變低,水面和洞頂的距離也逐漸拉高,呼吸較剛才順暢了不少,而頭頂垂下來的植物根莖,與那些古怪的石頭珊瑚,卻越來越密集。水中還有一些魚兒,不時在水下碰到我們的身體,隨后遠遠游開,我暗中慶幸,還好不是食人魚。

  為了確認前進的方向,Shirley楊讓胖子把信號槍取出來,再次向前方發射了一枚照明彈,胖子數了數剩余的照明彈數量:“還有八發,這次帶得太少了,得悠著點用?!闭f完在信號槍中裝了一發,調了一下射程,向前發射出去。

  照明彈劃出一道閃亮的弧線,最后掛在不遠處交纏在一起的植物藤蔓上,這一瞬間,白光把四周的山洞照得雪亮,一副罕見而又可怕的自然景觀呈現在我們面前。

  原來那些珊瑚狀的石柱,都是遠古時代樹木的化石。

  化石是埋藏在地層里的古代遺物,由千萬年泥沙掩埋所形成,最多見的是動物化石,因為動物的骨骼和牙齒有機物較少,無機物較多,被泥沙掩埋后,腐爛的程度就會放慢,被泥沙空隙中緩慢流動的地下水沖刷,將過剩的礦物質沉淀下來,形成晶體,在骨骼徹底腐爛前,這些礦物的晶體如果能徹底取代有機物,就會形成真正的化石。

  但是植物的化石少見得多,這是由于植物腐爛的速度遠遠快于動物的骨骼。Shirley楊興奮地說:“遮龍山在億萬年前可能是一座巨大的活火山,在最后一次末日般的火山噴發過程中,附近還發生了泥石流,巖漿吞沒了山下的森林,被高溫在瞬間碳化了的樹木立刻被隨之而來的泥石流吞沒,溫度也在瞬間冷卻?!?/p>

  過了千萬年的漫長歲月,隨著地殼下陷,又經過地下水系的反復沖刷,在泥沙中封存了無數年的森林,又在地下顯露了出來。

  我卻沒覺得這些石頭樹有什么稀奇的,當年我在昆侖山也挖出來過,不過最近Shirley楊一直都顯得憂心忡忡,神色間始終帶著憂郁,也難得見她高興,便對Shirley楊說:“咱們來云南這一路雖然沒少擔驚受怕,卻也見了些真山真水,看到些平常人一輩子都看不到的東西,也算得上是不虛此行,得到了不小的收獲?!?/p>

  胖子插口道:“只看些破石頭,未免顯得美中不足,再摸上幾件驚天動地的明器回去,在潘家園震大金牙那幫孫子一道,然后殺出潘家園,進軍琉璃廠,才差不多算是圓滿?!?/p>

  我剛想說話,那枚懸掛在前方的照明彈卻耗盡能量,慢慢暗了下來,洞中又是一片漆黑,只剩下我們頭盔上戰術射燈的微弱光亮。我感覺我們仿佛正漂流在一片黑色的海洋中,全世界只剩下了我們三個活人,一種突如其來的孤獨和壓抑,傳遍了我的全身神經。

  我對自己會產生這種感覺,感到非常的奇怪。從光明到黑暗的那個過程中,我仿佛被一陣微弱的電流擊中,隨后便有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失落感,心情頓時變得沮喪。我看了看Shirley楊和胖子,他們兩個人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的地方,但是這種微妙的變化是如何產生的,它究竟預示著什么,為什么會突然感到一陣恐慌?

  這時那枚被發射到了正前方的照明彈,終于完全熄滅,然而我們發現在照明彈最后的一線光芒徹底消失的同時,在那黑暗的地下水深處,慢慢出現了一個微弱的白色人影,雖然洞穴中非常黑暗,但是那個人影上的白光卻越來越清晰。那仿佛是個全身素縞的女尸,她似乎是從水中漂過來的。隨著那女尸離我們越來越近,女尸那如冰霜般的容顏也漸漸清晰。我的心跳開始加快,夢魘般的恐慌也愈發強烈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97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