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鬼吹燈之云南蟲谷>第21章 異底洞

  我反問Shirley楊道:“咱們三個人越變越???這話從何說起?”

  Shirley楊對我說:“附近可以參照的物體,包括植物和昆蟲,還有大量的古樹化石,都大得異乎尋常,所以我才想會不會這葫蘆形的山洞里,有什么奧妙把進來的人身體逐漸變小?!?/p>

  這件事聽上去實在是匪夷所思,一時也難以斷定。我對Shirley楊說:“就算是身體可能被變小了,難道連衣服鞋子也一同可以變小嗎?我看這里是由于環境特殊,所以整個生態系統都比外界要大?!?/p>

  不過我這話說的是半點把握也沒有,這山洞倒真是極像山神殿中的紅葫蘆,洞口小肚子大,而且呈喇叭圓弧形,往深處走會逐漸擴大。沒有人為加工修造的痕跡,渾然天成,說不定這是個比獻王墓更古老的遺跡。當地人可能是把這葫蘆形的山洞當作圣地,才在山神殿中供奉個葫蘆造像,至于這個山洞是否真有什么特異之處,實屬難言。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,所見的范圍只不過大約二十米,對稍遠環境的變化很難察覺。

  附近的一切都比正常的大了許多,特別是樹木的化石,更是大得嚇人,一株株張牙舞爪地探出水面,與上面垂下來的藤蘿糾結在一起,像是一只只老龍的怪爪。

  我想應該找些參照物,確認我們的身體并沒有因為進了這葫蘆形山洞而逐漸變小,否則就不能繼續前進,只好先按原路退回去,再作理會。

  目前最直接的辦法,便是潛入水中,以水草為參照,藻類有其自身獨特的屬性,不會因為環境的變化而生長得大小有異。

  但是我一想起水下那具突然出現,又突然消失,好像鬼魅般的女尸,心里多少有幾分發怵,當下只好把安全鎖掛在充氣囊上,對胖子和Shirley楊打個招呼,讓他們兩人暫時先不要向前移動,等我下水探明情況再說。

  我把登山頭盔上的潛水鏡放下來,硬著頭皮鉆入幽暗的水底。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即使在水中也應該有十五米的照明范圍。但是這里的地下水中雜質很多,有大量的浮游生物、微生物以及藻類,可視范圍低到了極限,只有不到五米。

  水很深,摸不到底,我覺得現在還沒到使用氧氣的時候,只憑著水性,閉住一口氣不斷向下潛去。透過潛水鏡,水下的世界更加模糊,隱約見有一大團黑乎乎的物體在水底慢慢漂浮,有車輪大小,看不清楚是動物,還是水草。

  這時水底那團黑乎乎的物體離我越來越近,我細細辨認,魚類沒有這樣的體形,應該是某種水生植物,難道是水草糾纏在一起,長成了這樣一大團?倘若水草也是這般大,那我們可真就遇到大麻煩了。

  我想到這里,便把手伸向那團漆黑的物體,準備抓一把到眼前看一看究竟是不是大團的水草。誰知剛一伸手,那東西忽然猛地向前一躥,斜刺里朝頭上的水面彈了出去,在距離水面一兩米的位置停住,靜靜地潛伏在那里。

  這時,我已經瞧得清清楚楚,不是大團的水草。那東西縮在一起時圓滾滾的,劃水的時候則伸出兩條弓起來的后腿和前肢,身上纏繞了不少水草,原來竟然是一只碩大的紅背蟾蜍。而且四周好像不只這一只,另有不少都聚集到距離水面約一米的地方,漆黑一團的水底之中,很難分辨究竟有多少大型蟾蜍,也不知是否還有更大的東西。

  怎么會有這么大的癩蛤???我一驚之下,險些喝了口地下水,感覺這口氣有些憋不住了,急忙向上浮起。我頭一出水,趕緊深吸一口氣,對胖子與Shirley楊說:“水底下有東西,咱們趕快離開這里,先爬到那棵橫倒下來的化石大樹上去?!?/p>

  在這座化石森林中有些倒下的化石樹,橫架在周圍的化石上,形成了一條條天然石橋。

  三人急忙把剛才取出來的武器重新裝回防水袋中,迅速向那橫倒的化石樹游去。等到我們游到近前,Shirley楊伸手抓住化石樹的樹杈,我和胖子托著她的腳,先協助Shirley楊爬上了橫倒的化石樹身,然后我也跟著爬了上去,垂下登山索給胖子。留在水中的胖子把充氣氣囊中的空氣迅速放盡,用登山索將背包掛在自己身上,我連拉帶拽,把胖子也弄上了樹干,最后再把裝備背包吊了上來。

  腳下踩到了石頭,心中方覺稍微安穩,但是我們三個人仍然不敢懈怠,以最快的速度把武器重新從防水袋中取出。胖子問我道:“一個李向陽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,水底下究竟有什么東西?”

  Shirley楊也問我道:“是看見那具沉在水底的女尸了嗎?”

  我指著那片水面說:“沒有李向陽,也沒有女尸,水下有只大癩蛤蟆,也就是大蟾蜍。大的跟車轱轆一樣,小的也有斗大。他媽的,這些家伙背后疙疙瘩瘩的地方,有很多毒腺,千萬不能和它們接觸,否則一旦中了癩毒,便有一百二十分的危險?!?/p>

  Shirley楊舉起狼眼手電筒,將光柱掃向我們剛才停留的水面,那里已經靜悄悄的,只有我們剛才快速游動時留下的幾絲水紋,黑沉沉的水面下,看不到任何跡象。Shirley楊看了兩眼,便轉頭對我說道:“以前做實驗的時候,經常會用到蟾蜍,我記得這種動物應該是白天隱藏在陰濕的泥土中、石塊下或草叢間,黃昏和夜間才出來活動,怎么會出現在水這么深的地方,你有沒有看錯?”

  我搖頭道:“這么大只的蟾蜍,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見到。但是我絕對不會看錯,我想你的本本主義,用在這里恐怕不太合適,我在水底和那大癩蛤蟆相距不過三米,看得十分清楚,它們都浮在離水面不遠的地方,不知要做什么。這片被地下水淹沒的化石森林太古怪了?!?/p>

  胖子忽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讓我們看前邊不遠處那片蠓蚊聚集的地帶,無數大蜻蜓一樣的蠓蚊正發出“嗡嗡嗡……”的刺耳噪音。那里離我們落腳的地方不遠,用狼眼手電筒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。那些聚成蟲墻一樣的蠓蚊沒有眼睛,所以對光線并不敏感,仍然像無頭蒼蠅似的圍著植物根莖最密集的地方打轉。

  Shirley楊低聲對我們說:“地面上的植物過于密集,造成養料和水分的缺乏,所以延伸下來的植物為了掠取水分,都拼命地向下生長,以便直接吸取這里的地下水。那些飛蟲……它們像是正在產卵?!?/p>

  剛才我潛入水中發現有不少大魚,這些魚不同于終身生長在地下的盲眼魚類,都有眼睛,這說明這片地下水,雖然從洞穴中流過,卻是條明水,和外界相通。

  忽然水面上傳來一陣騷動,一條條數尺長的大舌頭從水下伸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襲向那些水面上的大蠓蚊。長舌一卷,就裹住上百只蠓蟲,水面上緊接著浮出無數大嘴,把那些被血紅長舌卷住的蠓蚊吞入口中。原來是那些潛在水下的大蟾蜍等到時機成熟,都紛紛從水下躍出,捕食那些正聚集在一起的大群蠓蚊。

  這一刻,水面亂成了一鍋粥,就在蟾蜍的大口一張一合之際,無數的蠓蚊丟掉了性命。那些怪蟾大得驚人,雙眼猶如兩盞紅燈,密密麻麻的,數不清楚究竟有多少。

  我們三人伏在橫倒的化石樹上,瞧見那些大蟾蜍背上疙里疙瘩的癩腺,頓覺惡心無比,只好把趴在樹身上的身軀盡量壓低,只盼著那些蟾蜍盡快吃飽了就此散去,我們好再下水前進,速速離開這個古怪的洞穴,在天亮前抵達最后的目的地。

  我發現化石樹上有很多細小的沙孔,這化石樹在水中浸泡了千萬年,被水流沖出了無數的沙孔,恐怕經不住我們三人的重量,不久便會從中斷裂。

  于是我關掉了手中的狼眼手電筒,打開了登山頭盔上更加節省能源的射燈,隨后招呼Shirley楊和胖子,打個手勢,帶著他二人推進到左側比較平整的一個石臺上。

  左側的這片石臺十分堅固平穩,面積也不小,容下三個人綽綽有余。在這片枝杈縱橫的化石森林中,這塊四方形石臺顯得有些與眾不同。四四方方的頗為整齊,很明顯是人為修鑿過的,不過表面都爬滿了藤蘿,還生了不少濕苔。

 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道:“不知道這地方是不是造獻王墓時留下的遺跡,如果是的話,這里又是做什么用途的?會不會和咱們看到在水底出現的女尸有關?”

  胖子說道:“眼再拙也能瞧出來,這是塊人工建造的石臺。咱們先前不是見到有個都是象牙的殉葬溝嗎?八成這也是什么擺放貴重明器的地方?!闭f著話就拔出工兵鏟,動手把石臺上的濕苔鏟掉,想看看下邊是不是有什么裝明器的暗閣。

  我和Shirley楊見胖子已經不管不顧地動上手了,只好幫他照明。不遠處那些大蟾蜍還在大肆吞食蠓蚊,攪動得水聲大響, 看來一時半會兒也完不了事。

  胖子出手如風,轉眼間已經清理出小半塊石臺,只見下面沒有什么機關石匣,而是一幅接一幅的浮雕,構圖繁復,但是只看一眼便會知道,這些浮雕記錄的是古代某種秘密的祭祀儀式。這是個我們從未見到過的,十分離奇,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古老儀式,儀式就是在這葫蘆里進行的,而這塊石臺,是一處特殊的祭臺。


本章節地址:http://www.clovesc.com/yunnanchonggu/99.html

如果您喜歡本站,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,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!